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四章 重蹈覆辙

时间:2018-05-18作者:曳光

    感谢:s53的月票支持!

    已亲眼所见,盘龙山有妖人出没。既然山上没有异常,地下必有蹊跷。

    一行六人,奔着地下深处遁去。

    百丈之后,依然没有发现。

    而丝丝缕缕的灵气,却从地下涌来,即使裹着法力,催动遁法,亦能清晰感受到黑暗中的气机变化。

    无咎放缓去势。

    五位同伴,修为不一。为免有人落下,他要稍等片刻。此外,地下深处,天虎剑阵排不上用场,一道遭遇妖人的贴身缠斗,极为凶险,不得不多加小心。

    “诸位,听我说”

    无咎以神识传音,有心交代两句,而话刚出口,三道人影已擦肩而过。少顷,又是两道人影,高云庭与木叶清。

    高云庭匆匆点头,不及应声,又是擦肩而去。

    木叶清则是稍稍停顿,尴尬道:“四位道友的遁法神速,本人远不及也!”却又挥手示意,催促道:“无先生,事不宜迟”

    本想带路,而转瞬之间落在后头。

    无咎的眼光微微闪烁,跟上木叶清,好奇道:“哦,缘何这般匆忙?”

    “呵呵!”

    木叶清笑得很腼腆,而笑声中却透着掩饰不住的振奋——

    “愈是往下,灵气愈是浓郁。勿容置疑啊,盘龙山藏着灵脉。而无先生也不愧为前辈高人,竟能想出如此发财的妙招。几位道兄又非愚钝之辈,岂肯怠慢”

    “这般莽撞,遇到妖人”

    “遇见妖人,自有无先生应对啊。我兄弟人多势众,也不吃亏,数以万计的灵石呢,即使遭遇凶险也值得”

    无咎没有话说,也无言以对,跟着木叶清,继续往下遁去。

    这五个家伙的精明、狡诈、狠辣,以及拼命时的疯狂,已远远超出他的想象。唯有木叶清,尚算老实,却也足够机敏,绝非泛泛之辈。如此五人,若是与鬼妖二族为敌,远远胜过寻常的修士,只是太难管教

    须臾,深入地下千丈。

    神识可见,一座三五里大小的巨石,静静躺在黑暗之中,有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

    “呵呵,灵脉——”

    木叶清抬手示意,全力往下冲去。

    吴昊、李远与万争强,更快了一步,早已抵近灵脉,旋即身形闪烁而失去了踪影。片刻之后,高云庭、木叶清,以及无咎,随后而至,相继一头扎入灵脉之中。而不过眨眼之间,惊呼声响起——

    “这是”

    “三位道友呢”

    “陷阱,糟了”

    “哎呀,无先生”

    无咎最后一个遁入灵脉,立足未稳,也不禁瞪大双眼。

    分明置身于灵脉之中,却没有黑暗,不见灵石,而是一方空旷、朦胧的天地,四周有点点晶光闪烁,像是一块块灵石,却又远若星辰而难以触及

    “快走!”

    “砰、砰——”

    高云庭与木叶清,从身旁跑过,显然要顺着来路,逃出这古怪的地方。却连声闷响,竟是撞在一堵光芒扭曲的墙壁上。两人踉跄着后退,惊慌失措道——

    “陷阱,果然是阵法陷阱”

    “无先生,你乃高人,快快设法逃出此地啊”

    退路已无,好像灵脉也没了,只有一方诡异的天地,将三人困在其中。

    无咎倒是没有惊慌,带着困惑的神情,一边张望,一边安抚道:“尚无性命之忧,且稍安勿躁!”

    此地虽然空旷、古怪,却无妖人出现,亦无杀机逼来,只有淡淡的灵气弥漫其间,非但感受不到凶险,反而令人感到颇为的舒适。

    “嗯”

    “哦”

    高云庭与木叶清,渐渐安定下来,各自东张西望,依然狐疑不已。

    “莫非是阵法幻境”

    “有个传说,上古高人,以灵脉布阵,营造洞天仙境,便于安居修炼”

    “应该没差!盘龙山,有仙门传承,于此构造阵法,再也寻常不过。试想,此前的妖人,为何不见了?正是因为盗掘灵脉,误入阵法而困入其中。而你我不明究竟,重蹈覆辙”

    “另外三位道兄呢”

    高云庭与木叶清,恢复常态,也恢复了精明。正如猜测,巨大的灵脉内,藏着一座阵法,营造出了真实的幻境。一旦有外人闯入,不得其法,便将受困,譬如此前的妖人,以及吴昊、李远、万争强,当然还有后来的三人。

    而不管是找寻同伴,还是找寻出路,如此待在原地,终归长久之计。

    无咎抬脚往前走去,说道:“来之安之,且慢慢找寻!”

    高云庭与木叶清深以为然,各自的手上多了一把飞剑。

    走了几步,无咎停了下来。

    落脚所在,倒也平稳,却如踏在湖面上,闪现出微微的涟漪。而抬脚刹那,涟漪消失,只剩下灰蒙蒙的一片,彷如虚空一般而令人不明究竟。

    再一个,法力修为,并无大碍,唯有神识四处碰壁

    片刻之后,高云庭与木叶清也停了下来。

    置身所在,仅有数十丈方圆,十余丈高,像个扁圆的笼子、或洞穴,一目了然,却又空空荡荡,辨不清东南西北,也找不见出路。

    “我呸!”

    高云庭啐了一口,抬手祭出飞剑。剑光呼啸,去势凌厉,而“砰”的一声闷响,又倒滚着弹了回来。几丈之外,有涟漪一闪即逝。而那灰蒙蒙的洞壁好像是浑然一体,见不到丝毫的缝隙。

    “咦?”

    高云庭不甘作罢,抓着飞剑,离地腾空,奔着头顶的洞壁劈去。..

    “既为阵法,且破了它——”

    却没有闪光,没有劈砍的声响,也好像没有阻挡,竟连人带剑,直接穿过洞壁而过。他猝不及防,惊道:“哎呀,我被吞了,救我”眨眼之间,他的半个身子,已没入洞壁,好像真的被怪物吞了,只剩下两条腿在蹬踏。

    木叶清吓了一跳,慌忙飞身往上,一把抓住高云庭的双腿,便想将他扯下来。

    而无咎却神色一动,不作迟疑,踏空而起,伸手从后抓住两人,顺势往上闪遁而去。随即景物变化,天地迥异。他松开双手,微微一怔。

    高云庭与木叶清滚落在地,发出“砰砰"的轻响,溅起淡淡的烟尘。两人翻身爬起,似乎身不由己,竟然轻飘飘的难以着地,禁不住的东倒西歪。便如置身水底,却又触摸不到水的存在。东倒西歪着勉强站立,又各自目瞪口呆。

    所在的地方,足有数百丈的方圆,像个巨大的石坑,被莫名的黑暗所笼罩。而头顶的数十丈外,却有光亮在浮动、闪烁。神识竟然难以穿越,而目力依稀可见,五个粗大的汉子,走在石坑的边缘,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一个个面带焦急而左右张望。

    妖人!

    足有五个呢!

    木叶清慌忙看向无咎,伸手示意。

    高云庭则是俯下身子,挥剑猛刺,指望着找到洞口,以便逃脱险地。而除了溅起的烟尘,什么也没有,方才的洞口,已然消失无踪。他抬起头来,气急败坏道:“无先生,你不出手相救,也就罢了,为何要落井下石呢”

    “嘘——”

    木叶清连连摆手,无奈道:“哎呀,小声些”

    “事已至此,岂能侥幸!”

    高云庭已陷入绝望,嚷嚷道:“都活不成了”

    也不怪他绝望,五个妖人,就在百余丈外,根本无从躲避,接下来只能等死。

    而木叶清不肯坐以待毙,诚恳道:“先生您威名远扬,该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危急关头,他没有忘了身边的地仙高人,无咎,无先生。

    高云庭似乎早有所料,豁出去般讥讽道:“哼,你我又不是美人,指望他出手相救?不被他坑死,已属运气!”

    两人已乱作一团,旋即又诧然不已。

    无咎抬手抓出一道紫色的剑芒,飞身往上遁去。看他的架势,显然要独自对付五个妖人。

    以寡敌众啊,难以想象。

    此前只知道他动粗耍横,还没见过他真实的手段呢。竟然不畏强敌,或也恶名不虚。只是他的遁法,稍显怪异,如同游水,去势缓慢。尤为奇怪的是,那五个妖人,竟然没有发现这边的动静,转瞬失去了踪影。

    木叶清躲过一劫,松了口气。

    高云庭却大失所望,哼道:“如此高人,只会恃强凌弱,满口吹嘘”他与木叶清使个眼色,催促道:“兄弟,你我自寻去路!”

    而离地蹿起的瞬间,他不禁前后张望。法力修为虽然无碍,却无从施展,即使奋力往上,他的去势同样缓慢。

    “适才便已如此,怪不得无先生”

    木叶清摇了摇头,一步一步跟了上来。

    “哦,禁制!”

    高云庭依然离地漂浮,如同人在水中。而他已见怪不怪,恍然道:“整个灵脉,遍布阵法。禁制更是无处不在,故而消融了法力,阻挡了神识,也使得妖人忽略了你我的存在!呵呵”他呵呵一笑,庆幸道:“五位妖人所去,必为出路”

    片刻之后,两人追上无咎,也不理会,擦肩而过。而刚刚抵近大坑的边缘,便被一层无形的禁制阻挡而再难往前。

    与此同时,不远之外,突然有光芒闪烁,竟冒出三道熟悉的人影。

    高云庭与木叶清顿时两眼一亮,出声大喊——

    “哈哈,三位道兄”

    “我二人在此”

    “哎,站住啊”

    “别费力气了,听不见”

    “怎会听不见呢,吴兄”

    喊声倒也响亮,却不得响应。眼睁睁看着吴昊、李远,还有万争强,鬼鬼祟祟远去,又相继消失无踪。

    高云庭与木叶清又是错愕,又是无奈,默然片刻,只得带着求助的神情回过头去。

    “无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