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五章 勘破天地

时间:2018-05-21作者:曳光

    感谢:joemove、秋荻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所在的洞穴,被一层古怪的禁制分成上下两半。而唯有施展法术,或尝试离开,方能察觉禁制的存在。故而,下方的人,出不去,而上方的妖人,或吴昊、李远与万争强,也被禁制阻挡,忽略了近在咫尺的三位同伴。

    如今被困在这古怪的石坑之中,已然无计可施,高云庭与木叶清,终于想起身边的这位前辈。

    而当五位妖人现身,无咎便想着先下手为强,而刚有举动,又不得不打消了念头。环绕着整个洞穴,数百丈方圆,十余丈高的一方所在,均为诡异的禁制所笼罩。不仅使得法力神通难以自如,竟也无从摆脱莫名的束缚。他感到颇为诧异,不免有所猜测。而在脱困之前,也只能随机应变。

    “凡是阵法,必有破绽!”

    无咎凝神四望,出声道:“依我之见,此地的阵法,借灵脉之力,衍五行幻象,只须顺应变化,找到出路不难!”

    “也只得如此!”

    高云庭虽然好色,却心思敏捷,点了点头,道:“来到此间,便是误打误撞。木兄弟,你我慢慢找寻!”

    木叶清答应一声,与他四处寻觅起来。

    无咎依旧是离地十余丈,静静漂浮着,一边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边昂头观望而若有所思。

    头顶之上,覆盖着一层似有似无的淡淡光芒,伸手触摸,仿若并不存在,而探出手去,莫名的威势倾轧而至,竟如同结界束缚而难以穿越。

    不错,正如结界一般,在神洲,在天穹之上,曾经遭遇类似的禁制,彼此或也不同,而束缚的压抑与困惑却极为相仿……

    “高兄——”

    数十丈外,木叶清在大声呼唤。

    却不见了高云庭。

    那家伙刚刚还在四处寻觅,突然没了?

    木叶清又连连招手,并指向头顶,示意道:“无先生——”

    只见百余丈外,洞穴的边缘,多了一个人影,不是高云庭,还能是谁?而他却左右张望,茫然无措的样子。

    无咎抬脚虚踏,伸手划动,身子横斜,就此奔了过去,便如同游鱼,倒也去势不慢。

    转瞬之间,到了近前。

    木叶清依然伸着手指,分说道:“我与高兄寻至此处,刚一回头,他人没了,却已穿过禁制——”

    “随我来!”

    无咎循声看去,凝聚神识,顺势往上,两手左右一分。曾难以逾越的无形禁制,突然裂开一道缝隙。他趁机蹿起,身后传来惊叫声——

    “无先生……”

    木叶清紧随其后,却仅仅露出半截身子,旋即又往下沉去,急忙出声呼救。

    无咎被迫停转,伸手一抓。

    而他刚刚抓住木叶清,便一同往下落去。他暗道不好,却听“哗啦”水响,两人已跌落水中,旋即再次蹿起,这才双脚落地。而回头观望,彼此皆错愕不已。

    曾经空旷的石坑,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乃是一汪湖水,数百丈方圆的水面上弥漫着淡淡的雾气……

    木叶清微微瞠目,道:“你我竟然置身于湖水之中,为何毫无察觉?”

    “呵呵,我还想着回头搭救呢,怎奈不见了两位的踪影!”

    有人顺着水边跑了过来,正是高云庭,笑道:“而木兄弟也不必奇怪,此乃禁制幻象,方才恰如鱼在水中,又岂能察觉湖水的存在!”

    “哦,那一刻,你我便是鱼儿?”

    “嗯,鱼儿的天地,虽一水之隔,却如结界森严,而难以逾越半步!”

    “高兄见解不凡……”

    “相关学说已存在无数万年,典籍更是不计其数。我不过拾人牙慧罢了,呵呵!”

    高云庭又一次寻到禁制的破绽,很是得意,故作谦虚,笑道:“无先生,你才是真正的高人,接下来何去何从,还请多多指教啊!”

    偌大的洞穴,被湖水所占据;湖水的四周,如同石壁所环绕,却又散发着灰蒙蒙的亮光,依然见不到缝隙,也见不到出路。此外,置身此间,脚下沉重。浅而易见,禁制束缚的缘故,致使法力修为难以自如。

    无咎将四周的情景看在眼里,正要说话,而高云庭已转身离去,招呼道——

    “有的高人啊,只懂得在女人面前逞威风,而危急关头,你却指望不上,木兄弟这边来——”

    高云庭带着木叶清,顺着水边往回走去。

    他曾经挨过两脚,对于某位先生,是怀恨在心,又暗暗忌惮。而结伴至今,对方除了吹嘘之外,再不见有神奇之处。即使遇到凶险,也都是兄弟们自己化解,如今摆脱困境,依然离不开他高云庭。与其想来,那位前辈高人徒有虚名罢了。

    而无咎不气也不恼,跟着两人往前。

    数十年来,蔑视他、嘲讽他的人,不计其数,却无一例外,最终都吃了苦头。而收拾一个人,简单,收服五个人,不容易……

    须臾,到了湖水的另一边。

    高云庭停下脚步,说道:“我记得三位道兄,便是由此而去。数丈之内,必有出路!”他伸手触摸着灰蒙蒙的洞壁,并前后挪动脚步。少顷,猛一趔趄,人不见了。木叶清紧随其后,也失去了踪影。

    无咎没有忙着追赶,而是不慌不忙走到近前。

    神识所及,整个洞壁,布满禁制,并散发着杂乱的光芒,而呈现出灰蒙蒙的景象。杂乱的光芒,乃灵气所致,应来自不同的五行灵石。禁制重叠,看似密密匝匝。而法度之间,或是因灵气的匮乏,却存在着一丝微弱的缝隙,并上下左右移动而极难察觉。

    无咎看得清楚,伸手一挥。缝隙闪现的瞬间,他从中横穿而过。

    眼前纷乱,景物变化。

    置身所在,又有不同。应该是一方空旷的山谷,远山环绕,云光朦胧,却见不到山林草木,俨如混沌初生的天地而透着莫名的诡异。

    不远之外,高云庭与木叶清,各自抬头张望,随即又匆匆忙忙而去。至于某位先生,再次被二人给忘了。

    回头看向身后,来时的洞壁与禁制缝隙,果然又没了,只余下无边的沉寂与荒凉。

    而随着心念转动,法力修为无碍,而一旦施展出来,即刻被四周淡淡的灵气所吞噬而消弭无形。也就是说,除了护体的灵力,与一身力气,所有的修为神通,皆无从施展。

    无咎耸耸肩头,抬脚往前。

    虽不能踏空逐风,或御剑而行,凭借他天劫淬炼的筋骨与过人的力气,一步三五丈倒也轻松。何况他遭遇过太多的生死凶险,眼前的幻境根本没有放在他的心上。

    不过,但凡所见所闻,均为历练,一水之隔,人鱼迥然,结界各异,倒是令他感触颇多!

    “哈哈,吴兄——”

    “三位道兄……”

    高云庭与木叶清停了下来,挥手召唤。

    前方的半空中,果然冒出三道人影。其五官模样,神情举止,正是吴昊、李远与万争强,各自左右张望,像是在寻觅而行。

    高云庭与木叶清依然在挥手致意,旋即又诧然不已。

    那三人奔着这边而来,并未停顿,而是离地十余丈,从头顶之上横越而去。

    “哎,三位道兄——”

    “莫要喊了,与之前相仿,又听不见……”

    “此地无遮无拦,不应该啊……”

    “谁知道呢,唉……”

    高云庭与木叶清又是喊叫,又是跳跃。而三位道兄浑然不觉,径自越过头顶扬长而去。两人百般无奈,叹息作罢,见无咎跟了上来,也懒得理会,转而继续往前。

    “高兄,这般走下去,漫无目的啊……”

    “你我眼前所见,均为虚幻……”

    “并非虚幻,且看——”

    高云庭话音未落,木叶清抬手示意。

    左侧的百余丈外,冒出五道人影,原地徘徊片刻,竟然奔着这边而来。

    “妖人!”

    “无先生……”

    高云庭大吃一惊,禁不左退几步。而木叶清突然想起了无先生,扭头呼唤。

    无咎放慢脚步。

    高云庭与木叶清已匆匆跑到他的身旁,急声道——

    “无先生,你总是躲在我兄弟的身后,全无前辈风范,也该出手一回……”

    “我兄弟先走一步……”

    话音未落,两人擦肩而过。

    无咎驻足观望。

    五道人影,高大粗壮,均为妖族的高手。其中的一个黑脸汉子,再也熟悉不过。却与吴昊三人的凌空而行不同,五个壮汉,由平地而来,且健步如飞而气势汹汹。

    无咎依然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模样,唯剑眉斜挑,神色中带着一丝戒备与猜疑。

    转眼之间,五道人影到了面前,却来势不停,直接横冲而过。还有人撞在他的身上,而不管是他,还是对方,皆安然无恙。便如虚影幻象的叠加,各自互无交集,又不知孰真孰假,谁才是自我天地的主宰……

    不消片刻,五位妖人消失无踪。

    高云庭与木叶清虚惊一场之后,未敢远去,又返身跑了回来,犹自惊奇不已。

    “无先生,你不敢出手,也就罢了,缘何不知躲避……”

    “或许无先生已看出端倪呢,故而不为所动……”

    “哼,你倒是擅于巴结。不过,我曾看过相关的典籍。九重天地,并非遥不可及,而是相互重叠,却又玄妙难解。唯有高人,方能勘破结界,阻断阴阳,俯瞰古今……”

    “以卢洲之大,也难有如此高人!”

    “谁说没有,据传,玉神殿的尊者,修为通玄,能够勘破四重天地,有超越鬼神之造化呢……”

    两人正在辩论,又不约而同惊讶一声——

    “咦,三位道兄——”

    “还有五位妖人——”

    “哼,又是幻象!”

    “嗯,诸多幻象齐至,且静观其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