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七章 一己之私

时间:2018-05-22作者:曳光

    感谢:书友、书友、无仙粉丝、麦卡斯大铮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终于摆脱混战,算是躲过一劫,趁机往后退去。高云庭与木叶清凑了过来,而三人没有理会,只顾喘着粗气凝神观望,又一个个难以置信的样子。

    那位无先生的名声不小,口才不错,而从栖云谷,赶到此地,并未见他有过人之处。只当他徒有其表罢了,谁料他深藏不露呢。

    分身?

    据说,只有飞仙以上的高人,因机缘巧合,方能修出身外之身。而他仅有地仙修为,且如此的年轻,便已修出了神奇的分身。

    此外,他性情随和,即使遭到羞辱,也不见动怒,久而久之,难免叫人生出轻视的念头。而危急关头,他突然出手,力斩妖人,逼退强敌。血腥杀机尚浓,他犹自谈笑风生。

    却并非一团和气,而是在相互辱骂,或讨价还价,而最终还是达成一致。

    他与四位妖族高手,再较量一场?

    且不说此地禁制所限,修士远远不比妖人的强悍。此时已难以偷袭,他如何以以寡敌众?

    吴昊等人尚在狐疑,十余丈外,已是刀棒剑影闪烁……

    高乾像是捡到便宜,黑脸带笑,手中的长刀,却寒光闪闪而杀气森然。

    竟然在一个禁制重重的阵法中,遇到无咎,与其来说,不仅仅是捡到便宜,还是一桩意外的惊喜呢。因为对方施展不出法力神通,只能硬碰硬的以力相拼。而己方却是人多势众,输赢毫无悬念啊!

    今日此时,倘若杀了那个小子,杀了那个鬼妖二族共同的仇家,他高乾必将扬名天下……

    “兄弟们,杀——”

    高乾离地蹿起,挥刀怒劈。

    他的三位同伴,则是左右散开,全力包抄,抡起铁棒横扫。

    搁在往日,遭遇如此围攻,无咎不肯吃亏,早已扭头跑了。而他今日非但没跑,反而往前冲去。便在高乾挥动的瞬间,他腰身一缩,从对方的脚下,以及铁棒的缝隙间窜过,顺势跃起,猛然劈出一道紫色的剑芒。

    高乾的一刀劈空,尚未落地,急忙转身,挥刀劈向紫色的剑芒。而刀剑尚未对撞,而又一道红色的剑芒拦腰斩来。

    无咎的双手,竟然各持一剑。

    他左手狼剑受阻的瞬间,并未硬碰硬撞,而是借力回撤,随刀盘旋。他右手的火剑则是趁机横卷,杀气凌厉而又刁钻狠辣。

    高乾始料不及,刀光回旋。而尚未自救,紫色的剑芒再次呼啸而至。他只得疯狂挥刀而左劈右砍,只听“锵锵”震响,两股反噬的力道逼得他往后退去,致使他手中的长刀也变得迟缓而难以自如。谁料便于此时,那双手持剑的人影突然虚幻起来。他以为眼花所致,不禁微微一怔。却不想一道凝实的人影冲到面前,随即一道黄色、且若有如无的剑芒,穿过他的黑色妖刀,“呜”的劈下——

    “可恶,又是分身……”

    高乾察觉上当,想要阻挡,为时已晚,急忙抓出一块玉符拍在身上。而玉符刚刚光芒闪烁,化作一层玉甲,那诡异的黄色剑芒,已带着古朴雄浑的杀气而劈在胸口之上。

    “轰——”

    玉甲崩溃,狂猛的力道难以抵挡。

    高乾惨哼一声,妖刀脱手,凌空倒飞出去,却没忘了大喊大叫——

    “拦住他,杀了他……”

    无咎祭出的分身,正要乘胜追杀,一根铁棒迎头砸下。许是元神之体,有所顾忌,分身的身形一闪,与本尊合二为一。与此同时,又是两根铁棒,一左一右,奔着无咎本人袭来。

    无咎手中的双剑轻轻一点,身子翻卷,借势扑向挡路的妖人,继而又双剑合一而奋力劈出。妖人不敢大意,挥棒招架。他却抛出双剑,翻转的身子斜落,顺势抢过高乾丢弃的妖刀,转而便如飞燕回头而狠狠劈去。

    “锵、锵——”

    狼剑与火剑被铁棒击飞的瞬间,又是“喀喇”一声,护体灵力碎裂,顾此失彼的妖人仓惶后退。

    而无咎劈出一刀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刀。

    “扑——”

    血光迸溅,一条臂膀飞上半空。

    “啊……”

    妖人发出大声惨叫,踉跄着便要逃窜。

    无咎的刀尖点地,身子继续借力翻转,旋即黑光闪烁,“扑”的又是一刀劈出。

    “啊……”

    惨叫声中,飞出去一条腿。

    妖人逃窜不得,摔倒在地。

    而无咎恰好追上,“扑、扑”又是几刀,一条腿、一条胳膊,与一个脑袋,相继飞了出去。自从此时,他也终于双脚落地,收起狼剑与火剑,继而倒悬长刀,“扑”的穿透了尚在抖动而没有四肢与头颅的身子的腰腹之中。两个妖人挥舞铁棒随后赶到,他猛然抽出长刀,溅起一道丈余长的血光,趁势迎头扑了过去。而来势汹汹的妖人,突然左右分开,旋即脚下不停,竟然奔着远处撒腿狂奔。

    “咦,站住——”

    无咎大吼一声,挥刀便追。

    “还有高乾,给本先生回来……”

    也怪不得两个妖人丧失斗志,只想逃命。斩断的头颅与四肢,过于血腥残忍。尤其是高乾被一剑劈飞出去之后,竟丢下同伴,头也不回,先跑了一步。当大吼声响起,他已跑出去百余丈远。既然如此,谁肯留下变成一句残破的尸骸呢。

    而无咎却不作罢,随后猛追。

    他一步三五丈,妖人一步五六丈。没有遁法,只凭脚力,莫说追上高乾,便是追上两妖人也不容易。

    果不其然,他仅仅追出去两三百丈,高乾与两个妖人,相继失去了踪影。他慢慢停下脚步,四下查看。茫茫的虚无之中,好像什么也没有。而神识所及,又似乎禁制重重、阵法莫测……

    片刻之后,恭敬而又忐忑的话语声响起——

    “无先生……”

    “此番所获,足有上千块的五色石呢,请您过目……”

    “还有数千块灵石,以及两根玄铁棒,亦归先生所有……”

    吴昊、李远、万争强,带着高云庭与木叶清,走了过来,并举着两个纳物戒子与两根玄铁棒。在五人来的方向,依然可见满地的血腥狼藉。

    “砰——”

    无咎转过身来,以刀杵地。

    黑色的长刀,足有六、七尺,比他的个头还要高出一截,两尺多的把柄,手臂般粗细,五尺多的刀身,散发着森然的黑光与浓重的血腥杀气。尤其是刀锋上 血迹未干,更添几分令人窒息的寒意。

    又让高乾那个家伙逃了,却抢了他的妖刀……

    “无先生——”

    五人到了近前,神情各异。其中的吴昊举着戒子,李远与万争强举着铁棒,皆欲言又止,显得颇为尴尬。而高云庭与木叶清,则是低头躲闪而神色不安。

    “嘿!”

    无咎淡然一笑,道:“此番有所斩获,诸位的功劳不浅。而为了表达敬意,本先生不会参与分润,各位自便!”

    吴昊错愕道:“无先生,这如何使得?”

    “有何使不得?”

    无咎反问一句,满不在乎道:“几块石头而已,又岂能代替兄弟们的情义呢!”

    吴昊看向李远、万争强,皆喜出望外,却又难为情,嘴上感慨不已——

    “哎呀,想不到无先生如此的大度……”

    “不愧为扬名天下的人物……”

    “又救了你我兄弟,真乃有情有义……”

    “住口!本人不喜奉承!”

    无咎抬手打断三人,又道:“哦,玄铁棒留下,彦烁、彦日炼器有用!”

    “彦烁、彦日又是何人?”

    “我尚有一群兄弟,改日与诸位引荐结识……”

    “无先生尚有兄弟?”

    “本人有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兄弟,不仅个个修为高强,骁勇彪悍,而且专门与鬼妖为敌,为天下除害!”

    “呵呵……”

    吴昊三人相视一笑,神色暧昧,交出了玄铁棒,便忙着瓜分好处。

    无咎还想多说,摇了摇头,改口提醒道:“莫要忘了高兄弟与木兄弟,他二人的修炼也离不开灵石!”

    高云庭与木叶清大为意外,急忙拱手致谢。

    尤其是高云庭,有种遇到知己的感慨——

    “无先生,你……你非但没有记恨,还将晚辈视为兄弟,这……”

    而无咎却是脸色一沉,趁机教训道:“哼,男儿好色,人之常情,却不该贪**淫而有违人道,否则我饶不了你!”

    高云庭老老实实道:“多谢先生教诲!”

    这一刻,他对于这位无先生,再无半点轻忽之心,而是又敬又畏。试想,一个动辄含笑的年轻人,不仅将五位妖族的高手杀得落荒而逃,而且懂得恩威并重而心机莫测。如此前辈,谁敢睥睨呢!

    不消片刻,吴昊与李远、万争强,已分赃完毕,便是高云庭与木叶清,也分了数百灵石。而三人并未忙着寻找出路,反倒是凑到了无咎的面前,各自神色迟疑,然后相继出声道——

    “无先生,能否讨教几句?你将我兄弟骗到此地,便是为了对付鬼妖二族?”

    “对付鬼妖二族,倒也无妨,我兄弟毕竟拿了好处,又得相救,欠你一个好大的人情。不过,你是为了一己之私,还是另有企图呢?”

    “无先生,你怎会看出我兄弟隐瞒修为呢……”

    这三位地仙的高手,机敏异常,显然是看出了某位先生的用意,却又生性多疑而顾虑重重。

    无咎也早有所料,却没有忙着答话,而是嘴角含笑,反问道:“我至今尚有不明,三位乃是地仙,为何要带着两个人仙晚辈呢?”

    “混淆耳目……”

    “便于隐匿……”

    “脱身也容易……”

    “哈哈,三位难得直爽一回啊!”

    无咎抓起妖刀,转身便走,扬声笑道:“我不会为了一己之私,欺骗我的兄弟,从前如此,将来也如此。而诸位是否愿意跟随,悉听尊便……”天刑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