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八章 天地重重

时间:2018-05-22作者:曳光

    感谢:书友、eso53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景物变幻,四方黑暗。

    一行六人,放慢脚步。

    无咎拎着一把黑色的妖刀,走在前头。他的身后,则是吴昊、李远、万争强,以及高云庭与木叶清。

    五个家伙,斟酌再三,还是拿定了主意,继续跟随无先生。虽说遭遇妖族,凶险不断,而得到的好处,也实实在在。身为修士,谁不想提升修为呢,而唯有更多的灵石,或五色石,方能成就一条修仙的通天大道。

    而无咎虽然如愿以偿,却也大费周折。

    初次见面,吴昊、李远与万争强,便看出了他的修为深浅,非但没有惧怕,反而戒备心重。当时他便感到意外,之后又稍加试探,最终也果然验证了他的猜测。那三个家伙,均为隐瞒修为的地仙高手,之所以带着高云庭、木叶清,还有一个女修落羽,无非是要混淆耳目,造成一种避难隐居的假象。而高云庭与木叶清,始终蒙在鼓里,也幸亏遇到无咎,否则来日难免吃亏上当。而无论彼此,均非泛泛之辈。

    无咎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遵循常规的人,五人的机敏狡诈倒也合乎他的脾性,为了将其收归己用,先是以利相诱,软硬兼施,再出手震慑。如此恩威并重之下,五人总算答应跟着他对付鬼妖二族。至于对方是否真的心悦诚服,眼下论断还为时尚早。

    不管怎样,上了贼船再说。

    “无先生,你与妖人较量,已人单势弱,为何又收起分身而只身对敌呢?”

    “是啊,你若祭出分身,便是以二敌四,形势大为好转……”

    “莫非另有隐情……”

    随着继续往前,四方愈发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便是神识也难以极远。置身于如此莫测之地,不免令人脚下迟疑。

    吴昊五人,紧紧跟着无咎,寻觅观望之余,道出各自的疑惑。或者说,趁机弄清楚这位无先生的深浅。

    无咎回头一瞥,分说道:“我的分身,乃元神所化,没有肉身加持,比不得妖人的强悍!”

    “哦,原来如此!”

    “出路何在……”

    “岂不闻高乾所说,他被困半个多月呢……”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获知无咎的分身,并无想象的强大,竟然有些欣慰,旋即不再多问,各自东张西望,亟待摆脱困境。

    怎奈阵法诡异,禁制莫测,想要脱困,又谈何容易。

    吴昊也是无奈,唤道——

    “高兄弟,木兄弟,头前探路!”

    李远与万争强附和道——

    “嗯,他二人倒也机灵……”

    高云庭见三位地仙前辈依然以兄弟相称,暗暗松了口气,悄悄扯了一把木叶清,欣然答应——

    “遵命!”

    而两人尚未挪步,前方的不远处,突然闪过一点亮光,黑暗随之变化……

    一行六人,忙凝神观望。

    一点莹白的亮光,好似近在眼前,又仿佛远在千里之外,像是灯盏在微微闪烁。而不过瞬间,亮光渐渐炽烈,犹如旭日绽放,篝火的点燃,并慢慢的旋转起来。四周的黑暗,为之搅动,拖曳出长长的光芒,继续环绕着盘旋不止。少顷,旋转的光芒,化作一个圆圈,分为黑白两半,却又白中有黑,黑中火光依然……

    看着那诡异的景象,众人无不瞪大双眼。

    而片刻之后,光芒渐渐扩散,不仅左右回旋,且上下旋转,便如一黑一白的两只手,或阴阳各异的两盏灯火,在虚无中分分合合、相互纠缠……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也是地仙高手,见多识广,博古至今,目睹异象,禁不住诧然自语——

    “此地的阵法,十之**,出自上古修士之手,虽年代久远,却依然不凡……”

    “借灵脉而成,衍五行变化,源源不息,亘古至今……”

    “眼前的黑暗,正如混沌场景,而两团黑白光芒,岂不就是阴阳初生?接下来或将衍变天地轮回,呈现大道起源,难得的机缘啊,切莫错过……”

    光芒的旋转,依然不疾不缓,而光芒的亮光,却在吞噬黑暗而照耀一方。

    须臾,光芒愈发炽烈,从中迸发出点点星芒。便像是点点的火星,奔着虚无飞去。有的倏忽一闪,消失无踪;有的继续闪烁,继续旋转,继续照亮着又一方黑暗。

    但见一团团大小不一的光芒,充斥四方,宛如漫天的繁星,又似荒原之火燃燃不息……

    六道人影,犹在驻足观望。

    置身所在,上下左右,尽是旋转的光芒,俨如来到星空之中而煞是神奇。

    又是一点星芒飞来,竟悠悠悬在六人的面前。

    那闪烁的星芒,俨如初始所见,极其的微弱,极其的顽强。而随着旋转,小小的星芒化作一团黑白环绕的火光。忽而阴阳对撞,气机爆发。耀眼夺目的光芒吞噬黑暗,也吞噬了尚在观望的众人。与之刹那,无数奇异的幻象随之而来……

    曾经的虚空、黑暗、星芒、旋转的火光,都没了,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片苍凉大地。随着日月变换,昼夜更替,五行循环,风雨雷电不断。继而草木萌生,鸟虫繁衍,再又树木参天,山川河流分明,飞禽走兽竞逐……

    而转眼之间,星辰坠落,山石崩塌,海浪滔天,万物寂灭……

    诸般景象远去,无边的黑暗缓缓降临……

    与之同时,有四道人影走来,皆鬼鬼祟祟而面带凶相,竟是高乾与三位妖人。没过多久,有同伴追上四人,好像在叙说着遭遇,转而一个个愤怒掉头寻去。少顷,又是三位修士现身,紧接着便是高云庭与木叶清,还有一位无先生……

    无咎看到此处,回头左右。吴昊五人,也是错愕不已。

    方才所见,虽然只有短短一瞬,却为天地初始、毁灭的一个轮回。诸般景象栩栩如生,仿若身临其境。而更为惊奇的是,这借助灵脉所成的阵法,不仅呈现出混沌阴阳的衍变,还呈现出不同天地的迥异。简而言之,各重天地相互存在又循环不息。一旦横穿其中,便如时光倒流。也就是说,六人虽然在此,而曾经的天地中,却有相同的六个人,仍在茫然寻觅?

    而据传天仙高人,能够勘破四重天地,莫非便如此时此刻,此情此景……

    “诸位,此地幻象并非虚假,或有出路,快——”

    恰于此时,前方再次有亮光闪现,还有几道熟悉的人影相继消失其中。

    高云庭喊叫一声,飞身冲了过去。

    无咎也不怠慢,与吴昊等人紧随其后。那看似虚幻的亮光,果然存在。从中横穿而过,眼前呈现出又一方不同的天地……

    高云庭匆匆止步,却是大失所望。

    又是一个洞穴,地方倒是不小,足有数十丈之阔,却如卵石的形状而四方浑圆。且黑暗笼罩,寂静异常,彷如来到地下深处,而就此与世隔绝。

    “诸位前辈,稍候片刻!”

    高云庭不甘作罢,打了声招呼,然后带着木叶清,在洞穴中寻觅起来。

    无咎与吴昊三人,也是各自散开,四处查看,指望着有所发现。

    须臾,众人聚到一处。

    高云庭有些沮丧,无奈道:“若是不出所料,此地的禁制随时辰而变化,想要找到破绽脱身,时机与运气缺一不可!”

    木叶清问道:“几位前辈,有无良策?”

    吴昊摇了摇头,道:“妖人高乾,尚且困了半个多月,你我初来乍到,有何良策?”

    李远沉吟道:“以整座灵脉为阵法,极为罕见,想要脱身,谈何容易!依我之见,唯有静候时机!”

    而万争强则是看向无咎,拱手道:“无先生乃是闻名遐迩的人物,必有脱身的手段,我等已是无计可施,还望您不吝赐教!”言罢,他冲着两位同伴微微一笑。

    吴昊与李远连连点头附和——

    “哎呀,倒是忘了无先生……”

    “合当赐教……”

    “呦,这是成心找我难看啊!”

    无咎背着双手,面带微笑。他一言道破三人的心思,随即撩起衣摆坐在地上。

    “岂敢啊……”

    “此言差矣……”

    “乃真心实意请教呢……”

    无咎挥了挥袖子,打断道:“也不瞒各位兄弟,本人倒是有脱身之法,却要两者权衡,且求一击奏效!”

    言下之意,他不仅有脱身之法,还不止一个。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愕然无语。

    而高云庭与木叶清,也是难以置信,又忍耐不住,抱怨道——

    “无先生,你既有脱身良策,便不该让晚辈跑来跑去,白白耽误工夫……”

    “捉弄人啊……”

    “哼!”

    无咎却哼了声,叱道:“究竟是本人捉弄诸位,还是诸位在捉弄本人?”

    高云庭慌忙闭嘴,与木叶清往后退去。

    而他却不依不饶,继续教训道:“凡事自作主张,不听管教,有好处疯抢,陷入困境无能,还敢装模作样请教,真当本先生任由欺瞒而肆意拿捏?”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面面相觑,神情尴尬。

    这并非教训高云庭,而是另有所指。而他看似好好先生一个,谁料却是喜怒无常,说翻脸便翻脸,显然记仇呢!

    “无先生,我三人并非如此不堪……”

    “或有误会呢……”

    “何必动怒……”

    无咎又摆了摆手,不再多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淡淡笑道:“诸位兄弟,且散开——”

    吴昊五人不明所以,只得纷纷退后。

    无咎挥臂甩手,一块块五色石飞了出去……天刑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