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七十九章 仗剑行道

时间:2018-05-24作者:曳光

    感谢:姑苏石、书友55830109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黑暗中。

    无咎盘膝而坐。

    随着十八块五色石的炸开,寂静的所在,旋风乍起,雾气横生。不过眨眼之间,浓郁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霎时汇聚成一个诡异的漩涡。

    吴昊五人,禁不住再次往后退去,东张西望,犹自瞠目难耐。

    无先生,在布阵施法。

    又该是怎样的阵法,竟然能够将天地灵气汇聚一处?

    灵气并非凭空而来,而是源自灵脉,源自四方的禁制,且愈发浓郁,变成白茫茫的一片,变成了一个湍急的漩涡。

    而漩涡之中,某位先生,双目微阖,双手结印。旋转的灵气汇聚而至,猛然涌入他的体内。

    这便是他的脱身之法?

    他明明在修炼啊,他在吸纳灵气呢。

    他是占据地利之便,要将整个灵脉据为己有?

    且肉眼可见,他身上的威势,随着灵气漩涡的旋转,在缓缓提升……

    吴昊看着那诡异的场景,看着浓郁的灵气从身边流过,又看向李远、万争强。三人极为默契,急忙就地坐下,双手结印,亟待修炼吐纳一番。

    高云庭与木叶清也不肯吃亏,跟着盘膝而坐,以免错过吸纳灵气的大好时机。

    而刚刚摆开架势,运转功法。谁料浓郁的灵气,非但没有吸纳入体,反而带着自身的法力,奔着体外流逝。

    五人神色大变,慌忙作罢,一时愣在原地,而再不敢行功吐纳。

    便于此时,只见端坐在洞穴当间的无咎,缓缓舒展双臂,大袖衣摆鼓荡飞扬。原本旋转的灵气漩涡,愈发疯狂起来,并掀起呜呜的风响, 俨如狂飙骤降而声势惊人。浓郁的灵气,加剧涌入他的体内。他地仙五层的修为,渐趋圆满,又继续提升,沉稳踏入六层的境界……

    而无咎却睁开了双眼,神色有些失望。灵气虽也浓郁,并未浓稠如水。他似乎不甘作罢,双手掐诀,继而舒展双臂,猛然高高举起。

    灵气的旋转,突然再次加剧,疯狂的吞噬之力,浩浩荡荡横卷四方。

    整个洞穴顿时为之摇晃,一如天塌地陷的前兆……

    吴昊五人,吓得跳起,又无处可去,一个个不知所措。

    转眼之间,一声撕裂的声响传来——

    “咔嚓——”

    灵气漩涡的吞噬所致,竟撕裂洞穴的禁制,也使得黑暗的天地绽开一个豁口,随之光芒乍泄,五颜六色的场景变化……

    而无咎好像仍未尽兴,高举的双臂缓缓落下,继而又拂袖一甩,双手再次举起。端坐于灵气漩涡之中的他,便如天地之始,万物的覆灭、存续、生发,只在他的双手之间……

    “轰——”

    偌大的洞穴,再也支撑不住疯狂的吞噬之力。随着一声巨响,曾经封禁的天地猛然坍塌崩溃。黑暗倏然消退,闪烁的光芒与纷乱的场景轰然而至,却又彼此交错冲撞……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早已是目瞪口呆。

    高云庭与木叶清,失声惊呼——

    “妖人——”

    果不其然,光芒交错的半空中,三道人影冲了过来,正是妖人高乾与两位同伴……

    无咎布设月影古阵,便是为了破禁脱困。而月影古阵的吞噬之力,许是灵气的缘故,虽有成效,却稍显不足。尤其阵法崩溃所带来的异象,有些出乎所料。突然见到高乾现身,尚在端坐的他不及多想,抬手抓出人骨大弓,借助体内奔涌的灵力,猛然拉动弓弦便是一声炸响。

    “嘣——”

    一道烈焰箭矢凭空闪现,直奔半空中的高乾射去。而高乾似乎并未察觉,与两位同伴犹自横冲直撞。眼看着他难逃此劫,而快如闪电的箭矢却消失在纷乱的光芒之中,继而于远处再次闪现,依然威势不减,“喀、喀”撕碎一层又一层禁制,然后带着嘶吼的咆哮而怒射千丈……

    “轰——”

    又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四方,纷乱的光芒,诸般异象,瞬间崩塌殆尽。无边的黑暗,躁动的气机,反噬的杀气,铺天盖地倾轧而至。

    无咎乘势而起,疾遁而去……

    ……

    山坡上,无咎孑然独立。

    残夜将尽,破晓时分。雾霭淡淡,四方茫茫。

    身后的盘龙山,荒凉如旧。空旷的山谷,寂静依然。

    置身此间,欣赏着冬日拂晓的晨色,吹着清冷的风,不由得胸怀大畅。好像那窘迫的黑暗,莫测的禁制,你死我活的拼杀,只是一场虚幻而随风远去。

    无咎,很享受眼前的时光,而不消片刻,他又长长吐出一口闷气。

    在灵脉阵法崩溃的瞬间,他便从地下疾遁而出。而紧追慢赶,还是让三个妖人逃了。

    尤其是那个高乾,真是命大啊,便是撼天神弓,亦未能一箭射死他。或者说,是重重的禁制救了他的狗命!

    不过,此番倒是收获不小。那幻化的禁制,天地的起始、覆灭,以及重重景象,值得加以回想、揣摩、感悟……

    便于此时,又是几道人影从地下冒了出来,分别是吴昊、李远、万争强、高云庭,以及木叶清。而一个个落地未稳,便带着笑容凑到近前。

    “哈哈,无先生!”

    “无先生果然名不虚传,不仅破除了阵法,还凭借灵脉提升了修为,尤其那烈焰箭矢的惊天一射,叹为观止啊!”

    “怎奈美中不足,我兄弟寻觅了许久,也没找到几块有用的晶石,想必是阵法耗尽了灵脉之力。而脱险便好,呵呵!”

    吴昊三人的话音未落,高云庭与木叶清也跟着说道——

    “无先生,是否返回栖云谷……”

    “高兄,凡事且听无先生吩咐!”

    “嗯嗯,我高某人,矢志追随先生,却不知妖人何在,又该采掘哪一家的灵脉……”

    “跟随无先生,好处着实不少……”

    “无先生,请吩咐……”

    “我兄弟甘受驱使……”

    无咎看着一张张透着野性、贪婪与期待的笑脸,点了点头,旋即眉梢斜挑,抬手一挥而凛然正气道——

    “适逢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你我兄弟,当不畏生死而仗剑行道!”

    众人也不禁血脉贲张,好似道义担当,顿时豪情满怀,一个个挺起胸膛。

    而无咎却两眼一眨,笑道:“而除魔卫道,不耽误饮酒,诸位兄弟,何不找个地方痛饮一番呢!”

    “哈哈,想不到无先生也是好酒之人……”

    “当痛饮一番……”

    ……

    碧水崖。

    湖光山色,一如往日。

    而碧水崖的峰顶之上,却多了一白衣人影。只见她白丝长裙飘然随风,如瀑青丝束绾披肩,面颊凝白如玉,一双秀眉入鬓,明眸清澈含波,神色淡然出尘。如此清丽的容颜,再加上玲珑婀娜的身姿,俨如白衣仙子临崖绝世,不禁令人怦然心动而又不敢生出半分的亵渎之念。

    白衣女子的身后,还站着两人。

    一个是白发苍苍的韦春花,一个是身躯粗壮的韦尚。

    韦尚倒也罢了,他对于自己的师妹,再也熟悉不过。

    而韦春花却是凝目端详,连声感叹——

    “灵儿真是美若天成,仙子般的人物,即使我老婆子也喜欢不已,又何况是年少的无先生呢!”

    白衣女子,便是灵儿。历经数月的闭关,终于稳固了修为。而她亟待要见的人,却始终不见踪影。于是她将韦春花与韦尚找来,询问了有关详情,稍加斟酌之后,旋即有了决断。而韦春花的夸赞,还是让她颇为受用。

    “老姐姐,谬赞了!”

    灵儿淡淡一笑,却又略带幽怨道:“谁让那个臭小子喜欢呢,只要他安然无恙便好……”

    “你也莫怪,事出有因!”

    韦春花与灵儿早便相识,如今再次相遇,她不禁赞赏灵儿的美貌,也敬佩灵儿的修为,再加上某位先生的缘故,她老少二人相处融洽。她笑着分说一句,抬手示意——

    “林门主、梁丘岛主与诸位道友来了——”

    正当午后,天青水碧。

    湖面上飞来一群人影。

    其中有林彦喜师徒,荀万子与他的兄弟,还有梁丘子师徒,姜玄,以及一个相貌秀美的女子。

    少顷,众人来到山崖之上。

    众人对于韦尚、韦春花,早已熟悉,而对于灵儿,还是有些陌生。因为灵儿闭关至今,极少抛头露面。而在韦春花的引荐下,方知那位白衣仙子,乃是韦尚的师妹,碧水崖的主人,无先生的好友,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冰灵儿。

    如此到也罢了,关键是冰灵儿的修为。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便有着地仙八层的修为,再加上清丽脱俗的容颜,不免令人惊叹之余而又自惭形秽。

    梁丘子与林彦喜不敢怠慢,郑重行礼。

    甘水子倒是见过灵儿,也没想到对方的修为如此高强,心灰意冷的她躲在人群中,悄悄低头黯然无语。

    灵儿站在山崖之上,韦尚与韦春花陪伴两侧。她再无曾经的鬼怪精灵与野蛮霸道,而是变得冷艳矜持。她冲着众人颔首致意,轻声道:“那位妹子,便是落羽?听说你远道而来,等候至今,辛苦了!”

    跟随众人来到碧水崖的貌美女子,便是落羽,欠了欠身子,恭敬道:“正是晚辈……”

    “无咎与你如何交代,从实道来!”

    “无先生追杀妖人,无暇分身,命我前来碧水崖,与诸位前辈捎个口信。且安心等待,不日他便将归来!”

    “多谢落羽妹子!”

    灵儿道了声谢,忽而问道:“林门主,你伤势怎样,所炼制的上昆铁弓,进展如何?”

    林彦喜如实答道:“本人的伤势,已然痊愈,所炼制铁弓七张,箭珠上百。奈何玄铁、五行金石已然告罄,眼下只得作罢!”

    灵儿不置可否,继续问道:“荀万子,你与几位兄弟的状况如何?”

    荀万子道:“有劳前辈惦念,我兄弟安然无恙……”

    灵儿接着又问:“梁丘岛主,你何时返回天卢海?”

    梁丘子稍显意外,沉吟道:“这个……倒也不急,或许无先生有用人之处,老朽师徒尚能帮衬一二!”

    “如此便好!”

    灵儿的话语平淡、清脆,却有一种不容置喙的气势。她的眼光掠过众人,说道:“眼下已是辛亥二月,无咎离开碧水崖,已达数月之久,至今未见回转。与其这般空等,不如依照约定前往银石谷与他碰头。我将即刻动身,诸位意下如何?”

    众人始料不及,面面相觑。

    而灵儿却不容置疑,吩咐道:“荀万子开路,林门主与梁丘岛主带着姜玄、落羽随行,我与师兄、老姐姐断后。途中借道传送阵,顺便打探消息!”

    话音未落,白衣飘然凌空。

    而众人依然愣在原地,各自踌躇不定。

    灵儿踏空回旋,长袖漫卷。韦尚与韦春花紧随左右,而姜玄、落羽也跟了过来,她淡然一笑,转身往前,竟是不再多说,也不再理会山崖上的众人。

    而不过瞬间,一道道人影飞离山崖。

    荀万子、彭苏更是奋起急追,扬声喊道:“灵儿仙子,我兄弟开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