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妖孽列传 第二十一章 预言中的幸福

时间:2018-05-29作者:东经120

    送走凌钥之后,剩下的师生几人也没有再玩闹游戏下去的兴致,气氛有些沉闷地早早回房间休息。

    由于夜色已深,张文洁让芮娜她们留宿住在楼上各自的房间之中。虽说如今在大城市的夜晚已经十分安全了,尤其是作为守夜人总部所在的芝诺乌鲁,就算想找一个恶魔、魔兽什么的也几乎不可能;但是出于安全考虑,还是不要让这些少女们深夜外出为好。

    而张文洁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打发了学生们自己上楼休息之后,她独自坐在壁炉边的沙发上,抱着一瓶葡萄酒自斟自饮。

    “一个人喝闷酒可不是你的作风啊!”突然耳边传来轻柔的女声,一道倩影就像是从阴影中浮现出来一般,悄然靠近到她的身后,“我一直以为,文洁想喝酒的时候都会叫上我呢。”

    来者是一个和张文洁差不多年龄的女子,穿着一身很显身材的黑色猎装,修长的四肢外部还可以清晰地看出金属防具的痕迹,腰间坠着一柄佩剑。就是这么一个仿佛随时可以奔赴战场的女子,举手投足间却将女性特有的柔美展现得淋漓尽致,但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柔软的身躯之下,潜藏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声音也是极其柔美,在安静的房间中突然响起也丝毫不显突兀。严格地说,这个女子完美地表现出“女人”这种存在。

    和张文洁一头漆黑顺滑的秀发类似,来者也有着令人羡慕的顺滑长发,只不过是亮丽银白色,在黑暗中似乎也散发着一层光晕。

    正是因为这头美丽的银发,这个女人也被称为“黑夜里的明珠”。当然,获得这个称号的主要原因另有其事就是了。

    徐飘,或者被人们尊称为徐子飘——这个突然到来的女子俯下身子,从身后抱住张文洁抢走她手中的酒瓶,转身给自己倒满一杯。

    “你不是自己就过来了吗?”张文洁对挚友的出现似乎早有预料,所以一点都不惊讶。

    “好啦,又有什么事情惹我们的美女造师不开心了?”徐飘嘻笑道,“不会又是我们的宝贝学生凌钥吧?”

    “是啊,就是凌钥。”张文洁干巴巴地回应道,“还有,他不是‘我们’的学生,而是‘我’的学生!”

    “咦?文洁你不能这样啊!明明我也很认真地陪他修行剑术呢!而且不像你那么小气地不肯教凌钥,我可是倾囊相授哦!”

    “呵呵,”回应她的是挚友的冷笑,“结果呢?就我所知,凌钥战斗中还是更喜欢用枪射击吧?然后是各种药剂和道具,再下来是死神镰刀……似乎很少会用到剑这种武器啊!”

    “那,那是因为他把剑当作秘密武器了!”银发强行辩解道。

    张文洁为自己这个闺蜜挚友的神情感到好笑,然后单方面终结了这场争论。

    “算了,现在还在争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凌钥已经走了——他毕业了!”

    徐飘愣了片刻,然后才反应过来:“什么!毕业?你的意思是出师了?欸?文洁你竟然这么突然就让他走了……不对啊,为什么没有事先告诉我?还有只是你的造师职业出师了吧?我这边还没有认可啊!”

    一直都很淑女的徐飘顿时跳了起来,很不友好地看着张文洁,伸手摸向她的额头:“你不会是发烧昏头了吧?”

    然后被张文洁一把拍开伸过来的爪子:“别捣乱了,我是认真的!而且那孩子本来就是我找到并带回来的,我让他离开还用得着通知你吗!”

    “真是狡猾!”徐飘气呼呼地重新坐下,扔掉杯子直接仰头用酒瓶灌。

    虽然看起来是个娇柔女子,但她的酒量意外得好,干了一整瓶也只不过微醺而已。

    同样的,张文洁的酒量也丝毫不差,两人对坐无言,干了一瓶又一瓶酒。

    最后,甩掉手中空瓶子,徐飘突然开口问道:“理由呢?我不相信你会突然心血来潮就把他赶走。”

    沉默了片刻,张文洁说:“最近,预言家来到了这座城市。”

    “我知道,那个‘圣.预言家’一脉家伙……据说是当世能力最强的预言家。”徐飘点头,“怎么,你找他做了预言?这种机会很难弄到的吧?”

    “是的,我请他做了一次预言……给凌钥的!”张文洁如是说道,至于所需的花费,就没有多说了。

    “你真是舍得啊。”银发感叹一声,显然她也知道大概的要价,“那么,你让那个算命的算了些什么?”

    张文洁顿时露出些许尴尬的神色,迟疑了片刻才向挚友坦白:“预言的是凌钥的幸福……”

    “欸……”

    “因为那孩子一直都不快乐的样子啊!”美女造师连忙解释道,“毕竟经历了那么艰苦的童年,而且直到现在似乎都还没有走出阴影来,所以才想找到方法……”

    “所谓的方法就是让他离开吗?”银发难得地吐槽了一句,“我觉得文洁你还是应该算一下自己的幸福比较重要吧。”

    “少,少啰嗦!”一向冷静准确的造师不禁慌乱起来,“不要拿你自己的想法来强加给我啊!”

    “啊,是吗?明明一个人躲在这里借酒消愁呢……”

    “你还不是一样!”

    “啧,我只是在陪你啊。”

    张文洁哼了一声:“不要再解释了,徐飘你可是连自己的绝招密剑都教给他了吧?就算是亲传弟子也不可能这样的吧?”

    “那又有什么用……”银发马上颓废下去,“反正凌钥也不会用,教不教都无所谓嘛!”

    望着满地空酒瓶,两人毫无形象可言地躺在沙发中,久久无言。

    “呐,只要放凌钥自由,他真的就能获得幸福吗?”银发突然问道。

    “你还在说什么废话呀!这可是那一位亲自作出的预言,”张文洁有气无力地说道,“他在预言家中的地位,就像是我在造师领域或者你在剑士领域的地位一样……其实徐飘你也相信了吧,否则以你的行动力,早就出去把凌钥拉回来了。”

    “嗯,这倒是个好主意!既然文洁你已经把他赶出了这栋房子,正好就住在我那里吧。”

    “胡,胡说什么呀!”张文洁挣扎着坐了起来,“你那间小公寓里,哪里有客房啊!”

    “就是因为一直住的都是客房,所以凌钥才无法对你这里产生归属感吧。”

    张文洁顿时无言以对,曾经她和对面的徐飘两人进入过凌钥的房间——当然是在凌钥不在的时候。结果却发现,房间里干净整洁得仿佛没有人住过的样子。

    但凡凌钥稍稍把这里当成类似“家”一样的地方,他每天居住的房间都不会这么冰冷缺乏生气。

    想到这一点,张文洁就感到格外地失落。她强打起精神:“好了,抱怨牢骚什么的就到此为止。剩下的就只要祝福凌钥可以找到属于他的幸福了。”

    “他能找到幸福,但对应的,文洁你可就要失去幸福喽。”

    “喂,你今天都在乱说什么呀!”张文洁抓起抱枕砸了过去,“我可是看着那孩子长大的哦,是他的抚养人!”

    徐飘翻着白眼:“像凌钥这么好养的孩子,我也不介意收留一个啊!他在之前就是在野外丛林中独自求生的吧?他的成长生活基本上不需要操心呢。”

    “但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我们是他的老师这个事实。所以,就让我们以老师的身份祝福他吧。”

    “欸?终于承认我也是他的老师了?”

    “……少啰嗦!”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