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一章、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们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午后的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落入城堡的餐厅。玻璃上少许五彩让阳光折射出艳丽的色彩,美不胜收。

    遗憾的是,无论什么样的阳光,都没办法让穿越者们的脸色变得好看起来。

    相反,因为阳光灿烂,更将他们面前餐盘里食物的光泽倒映在了脸上,让他们一个个脸色碧绿,宛若传说中的“当然是原谅她啦”爱好者。

    在一个个精致宛若工艺品的银餐盘里面,是一盘盘翠绿的,青草。

    由拥有多个专业认证,精通中日法三国厨艺,甚至在米其林二星店当过掌勺的名厨出品。经过若干道工序,尽可能去除了原本的青涩,让口感丰富而细腻,足以充当食物的。

    野草。

    坐在餐桌前的穿越者们模样各不相同,有金发碧眼的,有黑发黑眸的,有尖耳朵的,有大胡子的,还有不少兽头人身的。

    但他们的表情却几乎都一样,一个个被眼前餐盘里面的草映得绿油油,宛若撕碎了苦胆,把胆汁都涂在了脸上。

    “大家快吃啊。”坐在餐桌主席上,高大帅气尖耳朵,却有着一双破坏形象的狼眼睛的青年干笑了两声,说,“这可是我精心制作的,绝对代表了我的水平。我的水平,大家还不放心吗?”

    “莽穿地球”公会的成员们当然信服他们会长的厨艺水平,尤其是那些参加过当初线下聚会的成员们,那次“三余无梦生”会长亲自下厨,做了一桌酒菜,吃得他们几乎连舌头都吞了下去。

    但是,就算会长的厨艺再好,又能拿这些杂草怎么样呢?

    最终,还是一个有着黑白相间熊猫脸的壮汉先开吃,他沉默不语,用筷子夹起一大把青草,送进了嘴里,用力地咀嚼了几下,然后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从他开始,穿越者们一个个唉声叹气,将大把大把的青草送进了嘴里。

    他们沉默不语,只是默默咀嚼,然后忍着如何神厨妙手也没办法完全去除的青涩感觉,将炖烂了的野草努力咽下去。

    一个背后长着翅膀的少女大约是想要缓和一下气氛,笑着说:“你们看,其实这个跟炒韭菜很类似耶。”

    她夹起一筷子青草,向大家展示:“记得我妈当初第一次下厨,炒的韭菜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说着,她开心地笑着,将那一筷子青草送进了嘴里,用力地嚼。

    “唔唔,会长你手艺真棒,很好吃的呢……比我妈当初炒的韭菜还好吃!”

    但嚼着嚼着,她就停了下来,垂下头,捂住了脸。

    和刚才那活力十足的话音截然相反的低沉呜咽从她的指缝里面传了出来。

    “我想回家……”

    坐在她身边,上半身是人而下半身是马的高大女人俯身抱住她的肩膀,却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语来。

    餐厅的气氛越发的低沉,许多人都在低声的哭泣。

    他们都是生活在和平国度里面的普通游戏玩家,莫名其妙穿越到游戏世界里面,虽然种族和职业还在,等级装备什么的却全泡了汤,变成一群只剩1级的准白板,这些天龟缩在公会城堡里面哪里都不敢去,靠着读书打扫之类日常训练缓慢地积攒经验值,为了节约仓库里面所剩无几的粮食,甚至已经混到了吃草的地步……

    他们真的受够了!

    吃第一顿草的时候,很多人都还能够互相笑着打趣。第二顿的时候,笑声就渐渐地少了。后来他们不断抗议,但抗议声也一样渐渐地少了,最后只剩下死气沉沉。

    到今天,他们已经吃了快十顿草。

    一个穿着红袍的半精灵法师脸色狰狞,用筷子戳着自己餐盘里面的青草,宛如是什么生死仇敌一般。但筷子却一滑,掉到了地上。

    他没有去捡筷子,惨笑起来:“我打拼多年,吃苦受累,好歹攒下了三四百万的身家。山珍海味不敢说,可起码好酒好菜是从来不缺的。想不到竟然落到要吃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越发的低沉,渐渐如同疯狂一般,却也没有爆发,只是趴在桌子上,笑声越来越低沉,最终变成了哭声。

    穿越者们再也受不了,终于哭成了一片。

    在这片悲惨戚戚的气氛之中,那个最早开口吃草的熊猫脸大汉一言不发地将自己餐盘里面的焯青草吃得干干净净,连汤水都喝完了,然后拿起桌上的头盔,站了起来。

    坐在他附近的会长三余立刻就注意到了,问:“熊猫,你要去哪里?”

    “打猎。”大汉戴上头盔,沉声说。

    “现在出门太危险!太危险了!”三余叹了口气,劝道,“至少再等几天吧,等升到五级左右,再大家一起出门。现在就做一些日常训练,攒攒经验算了。我知道大家都不愿意吃草,可是……再忍忍吧。”

    “我不在乎吃草。”头盔下传来被称作“熊猫”的大汉的声音,“但这样下去,有人会发疯。”

    三余顿时噎住,沉默不语。

    他当然看得出来,公会里面一些性格脆弱的人,已经到了发疯的边缘。

    像哭泣的“一鹰二富士三茄子”或者“织梦者真残念”这种,其实还算是好的。哭得出来,就表示他们还能够调节自己的情绪。最怕的是那些铁青着脸,颤抖着咀嚼青草,却怎么也咽不下去的……就像熊猫说的,他们只怕真的快要疯了。

    一片沉默中,另外几个人站起来,大声说:“我们跟你一起去!”

    熊猫并没有答应,却反问:“你们杀过什么?”

    几人纷纷愣住,片刻之后,一个人嗫嗫嚅嚅地说:“我……拍过苍蝇……”

    熊猫摇头。

    “我解剖过青蛙。”

    熊猫摇头。

    “我……我杀过鸡!”一个人似乎很下了几分决心,大声说。

    熊猫还是摇头。

    这时,一个脑袋狰狞凶恶充满了爬行类风格,一看就让人感觉不是善类的高个子走出来,走到他的身边:“我是驴友,野外生存的时候杀过蛇和野鸡,跟朋友一起猎过野猪——俺寻思着,应该能帮上忙。”

    熊猫拍拍他的肩膀,终于点了头。

    两人正要离开,一个穿着超级厚重铠甲的大汉追了上来:“我虽然什么都没杀过,但我这身铠甲起码能当盾牌用吧!”

    紧接着,一个身材瘦削却充满力量,脸色严肃的中年也追上来:“我参加过射箭俱乐部。”

    他们才刚刚出门,之前那个哭泣的有翅膀的少女已经追了上来:“带我去!我能帮你们寻找猎物!”

    又走了一阵,那个红袍的半精灵法师也追了出来:“妈蛋!老子丢了这么大的脸,不找回场子的话,还不如死了算了!”

    最后,当他们走到门口时,伴随着马蹄声,扛着巨大长枪的半人马女战士追了上来。

    “其实我什么都不会,但如果你们猎到什么的话,总应该需要一匹驮运猎物的马。”

    午后的灿烂阳光下,一行七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在为首的熊猫壮汉带领下,默默地走出了城堡大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