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二十六章、酒馆闲谈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熊猫灌倒了老刘,让尤涅若把他背到楼上客房休息,安卡则坐在了刚才老刘的位子上。他刚刚来到卡里普拉村,对这个当初游戏里面的“新手村”知之甚少,正好有很多问题要问呢。

    不过在问问题之前,他先笑着说:“有言在先,我不喝酒的,职业习惯。”

    “放心,我也不灌你酒。”熊猫微微一笑,说,“老刘这家伙满肚子怨气,让他喝醉了好好发泄一下,对他只有好处。至于你嘛,我觉得只要是在治病救人,你应该不介意在这个世界或者那个世界。”

    “别把我说得跟圣人一样,我没那么高尚。”安卡摇摇头,“有可能的话,我当然也想要回去。但人生在世,总要接受现实。有句话你们一定知道,节哀顺变——事情最严重无非也就是节哀顺变而已,我有心理准备。”

    熊猫拍拍他的肩膀:“大家都能像你这么想得开就好了……”

    说着,他摇摇头,又提起旁边的酒桶,给自己斟了一杯。

    卡里普拉村旅馆可没有小酒杯,他们用的是喝麦酒的大杯,喝的却是旅馆老板自酿的土酒。这酒口感大致上跟米酒类似,酒精度又稍稍高了一点,估计有二十度以上。从刚才到现在,熊猫已经喝了五六杯,要是换算成白酒的话,怕是也有一两斤的样子。

    这么多酒进肚子,足以将大多数所谓“酒量好”的壮汉放倒。但他却没有半点醉意,仿佛当真是传说中的“千杯不醉”一般。

    熊猫喝酒的方式极为豪迈,一抬手就是大半杯,差不多半斤酒进了肚子。安卡忍不住好奇地问:“我不奇怪你的酒量,但我很奇怪另外一件事——看旁边那个空酒桶,你至少喝了有十斤了吧?这十斤水喝进去,你不觉得撑吗?”

    熊猫愣了一下,回答:“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喝了这么多水,我竟然还真不觉得撑。”

    他忍不住笑了:“看来穿越也不全是坏事,要是在现实中,我酒量或许不差,但绝对不可能一次喝下这么多的水。我要是能够再穿越回去的话,光凭这手本事,就可以去参加喝啤酒大赛,创下一个让日后所有挑战者绝望的记录。”

    安卡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要是能穿越回去,绝对会成为传奇级别的神医。华佗扁鹊都没我厉害——他们医术再好,终究也有不治之症。可对我来说,只要这人还没完全断气,我就能把他救活。”

    “到时候你一定会成为大人物。”无眠说,“我们都要抱你的大腿呢。”

    “那也不一定,到时候你们也是超能力者啊。”

    “超能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能让金属更加坚硬,武器更加锋利,还能弄大规模的魔法阵……但是这些东西对于我们的世界来说,无非是锦上添花而已。有它是过日子,没它也是过日子。你就不同了,你的医术是实打实的奇迹,延年益寿起死回生都不在话下。到时候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都会在你家门口乖乖领号排队,别说什么亿万富翁,各国首脑都要对你陪着笑脸……多威风!”

    “至于那么夸张吗?”安卡愣了一下,仔细想想,自己也笑了,“似乎还真是这个道理啊……独家生意,还是救命的生意,这个厉害啊!”

    “没错!到时候你想给别人加几秒就加几秒!”尤涅若说,“别人加一秒就是神人,你一次加个几百秒几千秒都没问题——你差不多直接就是人间之神了!”

    “对啊!人间之神!不是一般的牛逼!”无眠点头说,“只是有个小问题,咱们怎么回去?”

    安卡愣住了,大家都愣住了。

    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毫无征兆地,大家都狂笑起来。

    他们笑得热情洋溢,笑得龇牙咧嘴,笑得恶形恶状,大厅里面洋溢着欢乐过头的气氛。

    笑完了之后,无眠等人都回去睡觉了,熊猫依旧在喝酒。他这顿酒喝了很长时间,一直喝到安卡吃完早饭。

    偌大的底楼大厅里面,此刻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这个世界的感觉如何?”安卡问。

    “虚幻,真实。”熊猫回答,“很奇妙的感觉。”

    “能详细说说吗?我一直在城堡那边,对外面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熊猫点了点头,说:“总的来说,这世界给我的感觉是很真实的。无论是阳光还是风,泥土还是草木,都是真实的,没有半点虚假——前几天我在村子外面弄倒了一棵树,直到刚才去接你们的时候,当初的那个坑都还在,和现实中的情况没有半点区别。”

    “那虚幻在哪里呢?”

    “我们的角色面板,经验值,属性,技能,道具栏……这些都给我虚幻的感觉。”熊猫说,“昨天夜里,我们去了草原练级。明明距离村子不是很远,却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大群狼,至少有二三百条。其中还有一条狼王——它的皮现在还在猎人家里,猎人说要花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完全处理好。”

    他停了一下,又说:“我们总共杀掉了大概上百条狼,当时那片草原简直成了血海。到处都是血腥味,连草都染红了。可当我们对着那些狼的尸体使用了采集指令之后,一具具尸体就那么凭空消失了,只剩下道具栏里面的狼肉狼皮狼牙狼骨之类,连地上的血迹都不见了。如果不是血腥味还在夜风中飘荡,简直就像是这里从未发生过战斗和厮杀一样……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安卡思考了一会儿,问:“你觉得……这些狼是怎么来的?刷新出来的?还是自然生长的?”

    “不知道,不清楚,不确定。”熊猫苦笑了一声,摇摇头。

    “我出发之前,三余曾经跟我说过。他说白天捕猎的狼和晚上捕猎的狼,肉质有所不同。让我这一趟有条件的话研究一下,看看究竟怎么回事。或许并不是肉质不同,而是白天和狼和晚上的狼,本质上就不一样吧……”

    “你的意思是说,白天出现的狼是自然生长的,而晚上出现的狼是系统刷新的?”

    “不一定。”熊猫依然摇头,“我杀过白天的狼,也杀过晚上的狼,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区别。它们活着的时候一样的凶恶,也一样的怯弱;死了之后的尸体也看不出有什么分别。采集的时候,采集到的东西同样没区别——如果说晚上的狼是所谓系统刷新的,它们就该跟游戏里面一样,多少能够爆点装备吧。可昨晚我们杀了上百条狼,小土豪长孙武一个个采集过去,愣是没采集到哪怕一件装备。”

    他又想要给自己倒酒,却被安卡拦住了。

    “不要再喝了,喝酒解决不了问题。”

    “不喝酒也一样。”

    “不喝酒的话,至少可以做事。”安卡说,“不论这世界是虚幻的还是真实的,我们该做的事情,并不会有什么分别,不是吗?”

    熊猫沉默了许久,最后放下了酒杯。

    “你说得对!虚幻也好,真实也罢,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眼睛也越发的明亮:“我决定了,从今天开始,戒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