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三十章、艰难的“冒险的开端”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看着眼前那个破落的小村子,不止一位穿越者长大了嘴巴,露出讶然和失望的神情。

    “卡里普拉村已经够破落的了,居然还有比它更破落的……”长孙武喃喃自语,“难道说这是个比烂的世界吗?”

    正如他们所见,迷瑟勒勒森林外面的这个村子,甚至比卡里普拉村都更加破落。

    或者说,卡里普拉村虽然是个边境的小村,偏僻到兔子不拉屎的地步,但实际上它还真不算破落。物产是有的,领主的苛捐杂税也限于交通原因,没办法三番五次地刮地皮,所以反而能够比较安稳。

    “也不是每个村子都很差的,之前我们出森林的时候,来到的是菲鲁曼村,它的情况就比卡里普拉村好得多。”熊猫说。

    “菲鲁曼村是进迷瑟勒勒森林冒险的最佳地点,所以经常有冒险者们来投宿。”一个攻略组的成员说,“它的繁荣,其实是由冒险者们撑起来的。”

    熊猫恍然大悟——怪不得菲鲁曼村旅馆的住宿条件那么好!

    冒险者们平时刀头舔血,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很可能今天逍遥快活,明天就死在哪个无人知晓的角落。所以他们当中除了极少数自制力强大的之外,别的都属于“今朝有酒今朝醉,那管明日忧与愁”的浪荡子性格。一个住宿条件舒适的旅馆,自然更容易从他们兜里把钱赚出来。

    这个叫做“塔塔克”的村子情况就不行了,它虽然也靠着迷瑟勒勒森林,但流入森林的那条河却支流众多,根本无法作为指路的道标。冒险者们当然不会选择这里作为前往森林探险的基地,所以它的情况很差——或者说,它才真正代表了寻常小村的情况。

    用比较时髦的说法,这样一个小村,才是真正适合作为“冒险的开端”的地点。

    至于卡里普拉村或者菲鲁曼村那种,其实应该稍稍放在后面一点才对。

    十几个奇形怪状的冒险者们一起来访,让村子里面那间旅馆的老板——也就是塔塔克村的村长——有些茫然失措。他从没想过居然会有这么多的冒险者过来,还是穿越了迷瑟勒勒森林,从森林里面走出来。

    而且……这些冒险者们的长相,也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一批“搞事团”完全不在乎种族问题,队伍里面各种各样奇怪的人都有。十九个人里面,倒有超过十个是非人者,真正的人类反而是少数。

    这么一群人涌进塔塔克村,村长怎么会不担心?

    王土豪是个自来熟的性格,很干脆地来到村长面前,洒下一把叮叮当当作响的——铜币。

    “你这旅馆有多少房间?我们包了。钱不够的话,我这里还多得是!”

    村长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们这里总共就四个房间……”

    王土豪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回头看看,熊猫带来的十四个人——包括熊猫自己在内,加上他王某人带队的五个人,这一共十九个人,就四间房间?

    眼看他就要爆发,尤涅若急忙把他一把拖走,向不知道是该称呼村长还是该称呼老板的中年人点点头,带头走向了后面的客房。

    是的,后面的客房。这个塔塔克村的旅馆,居然连二楼都没有。

    一般来说,旅馆应该至少有楼上下两层。楼下可以充作饭店或者说酒馆,楼上则住客,两种生意一起做,都不耽误。甚至于还可以在楼下隔出一块来,顺便把杂货店的生意也做了——卡里普拉村的旅馆就是如此。

    但塔塔克村的旅馆,还真就只是旅馆。

    除了门口那个小小的服务台之外,后面就是四间相当宽大的屋子。屋子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堆堆的干草——这就算是床铺了。墙上倒是有几个木头横条,大概可以用来充当衣架。每一间屋子的中央,都有一个相当大的火坑,旁边堆了不少木头,显然是夜里生火取暖用的。

    村长带着大家看房的时候,还絮絮叨叨地说:“如果夜里要生火的话,需要买柴火。这里的柴火不是我的,是守林人的,你们要用的话,必须给他钱。”

    王土豪正要发作,尤涅若又拖住了他。

    “多少钱?”熊猫问。

    村长伸出一只手,摊开五根手指:“每间屋子,每天六个铜子儿。”

    熊猫疑惑地看着他的手,忍不住仔细地数了数,确定这家伙真的没有长第六根手指,忍不住问:“你确定没数错?”

    “没有,我一直就这么数的。”村长说着开始扳手指,“一、二、三、五、六……没错!”

    熊猫翻了个白眼,他也懒得给这不识数的家伙讲讲什么叫一二三四五了,叹了口气,拿出三枚银币:“你这里有吃的吗?剩下的钱够不够?”

    村长没有立刻回答,又扳起手指来。

    熊猫很努力地忍住一拳头把这家伙放倒的念头,耐心等他算账。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来没做过这么大的生意,村长算了半天,愣是没能把这个简单的加减法给做出来。

    他不停地扳手指,但很显然,两只手加起来只有十根手指,相对于三个银币——也就是三十个铜币——来说,还差了一大截呢。

    看着他似乎有脱掉鞋子数脚趾的打算,龙彪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把他给拎起来,直接扔了出去。

    “别算了!有什么好酒好菜快端上来!你龙爷我饿了!”

    这做法倒是十分管用,村长立刻就停止了毫无意义的计算,急急忙忙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他和他的老婆——一个又瘦又黑,宛若风干烟熏鸡一般的女人,夫妻俩端着一大锅汤过来,跟在后面的大概是他们的女儿,虽然挺年轻,但也已经距离烟熏鸡不是很远,双手提着一个大竹篓,竹篓里面是一块块半圆形的黑色面包。

    嗯,大概是面包吧。

    等汤和面包都放在“客房”里面一块或许充当餐桌的木板上,龙彪急不可耐地伸手抓起一块面包,还没下嘴,脸色就变了。

    “怎么这么硬?”他问。

    老板傻乎乎地看着他,大概是没料到他会这么问,茫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中世纪的黑面包,是要掰开一小块一小块,在汤里面泡软了,才能够吃的。”对于欧洲中世纪颇为了解的长孙武说,“你可以试试看。”

    龙彪沉思了很久,还是试着将一块面包掰开——看得出来他还真用了几分力气,然后将掰开的一段凑进汤里,等了几秒钟,再拿出来,送到嘴里。

    咬。

    然后,吐。

    “呸!我宁可饿肚子也不吃这种东西!”他愤怒地大叫,“你们就没有像样点的食物吗!”

    老板茫然,老板娘无辜,老板的女儿瑟瑟发抖。

    看着这场面,穿越者们一个个都感觉眼前发黑心底发凉,不少人暗暗嘀咕——我们这次跟着熊猫出来搞事,是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