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九十一章、学者们的江湖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兵临的想法很简单——把塔拉汗领弄到手,一则可以得到足够的资源,从此科研再也不用担心缺钱缺材料;二则将来科研有所成就,也有一块现成的“试验田”。

    他虽然是个科研人员,却也知道做人的道理。既然想要在日后塔拉汗领这块大蛋糕上分一块——考虑到科研的花费,只怕这一块还不小——当然就只好走出象牙塔,来这滚滚红尘之中打拼一番。

    说到底,终究还是缺钱。

    出了象牙塔,就踏入了江湖。纵然穿越者们之间大致上是一团和气,并没有勾心斗角之类的龌龊事情。但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比方说兵临面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提升自己在队伍里面的地位。

    如果你的表现不够突出,地位不够重要,别人凭什么要把好处特别多分给你一份?

    虽然大家都知道“苦什么不能苦孩子,穷什么不能穷教育”的道理,但“不穷”和“富裕”之间的差距,那是傻子都明白的。

    就像是现实中的科研所,有的苦哈哈靠着一点经费蜗牛般磨蹭,十年二十年才能出成果;有的财大气粗大把撒钱,就算失败也毫不在乎,隔个二三年就能弄一场大新闻。但凡做科研的,谁不希望是后者?

    可想要有那样的地位,就要有配得上那地位的表现。

    那么,该如何表现呢?

    兵临想来想去,理想终究还是斗不过现实,没奈何只能走了魔法师生产系的老路,制作魔法装备。

    但他终究是有所追求的,这种追求就在他的作品之中体现了出来。

    他所制作的魔法装备,和无眠制作的截然不同。无眠的魔法装注重的是根据装备的大小和材质,最大限度地发挥出装备本身的优势,讲究一个“物尽其用”;兵临的魔法装备注重的是通过魔化装备从而得到适用的效果,至于是不是完全适合,能不能发挥到最好,他根本就不关心。

    这两种技术区别很大,做出来的装备也截然不同。无眠制造的装备精致巧妙,不仅效果稳定可靠,外表也十分的美观,可以说是将技术和艺术融为了一体。兵临制造的装备却粗犷直率,外表上不讲究美观修饰,内在也不注重什么稳定可靠——在他看来,无论多么高级的魔法装备,终究只不过是消耗品而已。对于消耗品来说,只要能够在消耗的时候满足需求,剩下的没必要在意。浪费时间精力去把消耗品做得很完善或者很美观,那是过于奢侈的事情。

    这是大工业的套路,正反映出他工科生的特征。

    就像这次他让熊猫拿去试水的手镯,以他的本事,如果多花一些时间精力,多用一些材料的话,完全可以做到每天给兵器附魔几次。但在他看来,一个冒险者每天需要的生死搏杀,有一场就已经差不多了。要是连着打几场,必定疲惫不堪,甚至还身上带伤。在这种状态之下,就算武器有火焰附魔,难道能够改变败亡的结局吗?

    所以他只要让手镯每天可以附魔一次就够了,完全不打算花费更多的时间精力和材料。

    如果是无眠的话,就会完全相反,他会多花费一些时间精力和材料,让这手镯每天能够多使用几次附魔,即便是用不上也没关系。

    这事情一般人看不出来,但他自己是知道的,想来无眠也知道。

    两位技术高明的魔法师之间,存在着理念之争。

    熊猫没有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也看不出兵临有意无意之间和无眠较劲的意思。他只是暗暗高兴,为大家又多了一个装备来源而喜悦。

    兵临拿着寒铁弯刀走了,这东西落到他的手上,只会有一个下场,就是被他拆掉,用来制作别的。

    或许无眠会设法将这把刀修改完善,让它成为真正的神兵利器,但兵临不会。对他来说,除了人之外的东西,都没什么可珍惜的,该用就用,该消耗就消耗,没有半点心疼。

    熊猫回到临时公馆,使用魔法的力量,将艾丽卡的影像投影了出来。

    “你确定这个怎么看都很普通的吟游诗人,身上有恶魔的气息?”看着影像,很多人都觉得难以置信——那个吟游诗人怎么都看不出哪怕一点点女人味来啊!

    熊猫点头:“我好歹是个圣武士,这种事情,不可能弄错。”

    于是这影像被复制了若干份,大家几乎人手一份,牢牢记住。

    随后的几天,大家在塔拉汗城附近活动的时候,都有意无意地注意寻找影像里面那个吟游诗人。然而这人始终没有出城,一直都在城里活动,让大家皱眉不已。

    于是就有人提议,要不要设法把他给骗出城来,然后干掉?

    大家仔细商量了一回,最后否决了这个提议。

    对他们来说,把伯爵引入陷阱消灭,才是最主要的目标。至于欺诈者艾丽卡……能干掉固然好,干不掉也没办法,不值得为此破坏主要目标的实现。

    最终,他们只留下例行监视塔拉汗城的人员,别的什么都没做。

    在临时的住所里面,艾丽卡慢慢睁开眼睛,长长地吐了口气。

    一直以来盘踞在她心头的危机感,变弱了。

    自从来到塔拉汗城之后,她过得还算顺利,以一个流浪的吟游诗人身份在这边混日子,每天穿梭于街头巷尾,收集各种消息,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吟游诗人会做的那样。

    塔拉汗城的情况,其实她是很熟悉的,因为之前她就已经在这里潜伏过一段时间。但她这次潜伏,却发现塔拉汗的气氛和之前有了很大的分别,感觉更加的紧张,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

    冒险者们当然不可能知道穿越者和伯爵双方的谋划,可他们很多人都有敏锐的感觉,能够隐约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所以很多冒险者都表现得有些紧张压抑,不少人直接就离开了塔拉汗城,打算等气氛缓和之后再回来。

    艾丽卡并不担心这种气氛,但自从某一天开始,她却突然有了强烈的危机感,就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样,甚至有动弹不得的感觉。

    她一开始以为自己被发现了,但经过一番观察,却发现根本没这回事。

    难道说,塔拉汗城整个儿有危险?

    怀着期待和忐忑的心情,她等了好几天,等到的却是危机感减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有什么事情,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艾丽卡自言自语。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旅馆外面街道上,有几辆十分坚固的马车,在几十个全副武装的护卫环绕之中,急匆匆地出了门。

    艾丽卡将心中的疑惑抛开,露出了冷厉的笑容。

    “你总算忍不住了!”她低声说,“让我来看看,这次你究竟想要搞什么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