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九十二章、不同的想法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面对熊猫的询问,三余只是摇头。【】

    熊猫也看得出来,他虽然知道自己等人事情做得不好,却还是没有改变想法。大概正如老虎批评的那样,在他的心目中,以塔拉汗城为中心的繁荣地区,才称得上是“塔拉汗”,至于北境那些开拓村之类的地区,就属于有固然好,没有也无所谓的。

    这就像地球上的那些大公司,关注的都是运行状态良好,收益稳定的部门。对于那些不仅不赚钱,可能还在年年亏损的部门,除非是实在要害不能舍弃,否则大多数老板都想要一挥刀把它给割了,眼不见,心不烦。

    对于这种做法,熊猫并不反对——做生意讲究利润,赚不到钱还亏本的部门,被舍弃也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对于三余他们以经商的态度来经营领地的做法,他就不能苟同了。

    “三余,人命不是生意啊!”他叹了口气,说,“而且,那也是塔拉汗人啊!”

    “十鸟在林,尚且不如一鸟在手,又怎么能够为了一只鸟,影响到自己手头上的六七只鸟呢?”三余回答,“当初无眠他们就是这么说服我的,我觉得他们说得很对。”

    “这个态度就不对,现在咱们是塔拉汗的领主,怎么能放着自己的领民不管呢?”

    “要管就要打内战了。”

    熊猫叹了口气,然后重重地说:“打就打!那些王八蛋,打死算了!”

    三余一愣,惊愕地看向他,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打死一批领主?你这可不是个圣武士该说的话。”他说。

    “那我就转职武僧呗。”熊猫满不在乎地说,“不干掉那些家伙,我念头不通达!”

    “一下子清洗那么多人,严重触犯贵族体系的底线了啊!”三余皱眉说,“理查德国王就干掉一个骑士,已经损害名声了。我们不过是一个伯爵,一口气干掉十几个骑士,外带四五个男爵——子爵倒是不用,已经死了。你想想会怎么样!”

    “怎么样?顶天了无非打呗。”

    三余深深地叹了口气,感觉跟熊猫实在是很缺乏共同语言。

    他以前怎么没发觉的呢?

    两人进了食堂,熊猫立刻就觉得食堂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以前,城堡食堂里面的气氛是很欢快的。大家吃吃喝喝,说说笑笑,还时不时有人借着酒兴表演一段才艺。但今天气氛却有些沉重,大家不是在默默地吃饭,就是三两个人低声商量着什么。

    看到熊猫和三余一起进来,有人皱了皱眉毛,也有人露出了笑容。

    熊猫不禁暗暗担心——莫非公会里面两派人的斗争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特么感觉有点像是武侠小说里面剑气之争的意思了啊!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问:“咱们食堂上……有没有挂什么匾额?”

    “匾额?”三余摇头,“食堂就是食堂,要挂匾额干什么?”

    “我总觉得食堂上怕是挂着个匾额,上面四个大字,剑气冲霄。”

    三余笑了:“你这也想得太严重了,没那么夸张。”

    “你之前还说怕是要散伙……”

    “我说‘散伙’,无非担心是大家会各走各的,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聚集在塔拉汗领而已。”

    “……你该不会之前是危言耸听吓唬我,想要趁机拉拢我吧?”

    三余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你想多了。”

    “你的表情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从别人的表情看出有没有说谎来?”三余又喝了一口,“还是说,你给自己固化了‘侦测谎言’?”

    熊猫正想要再说两句,突然眉头一皱,朝着食堂门口看去。

    穿着朴素麻布衣,看起来像一个普通旅行者的老虎走了进来,他一只手还牵着个小女孩。

    那小女孩面黄肌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甚至有点皮包骨头的感觉。看着她的样子,熊猫不禁皱起了眉头。

    “老虎!”有人问,“这小姑娘什么来历?你收养的孤儿?”

    老虎点了点头:“她一家六口人,爸爸被领主征发参加拓荒队,死在了我的法术下面。死后还念念不忘家人……于是我就按照他灵魂的记忆找到了他的家,发现她家已经只剩她一个,别的都饿死了。”

    众人顿时沉默,熊猫看到三余垂下了头,低声叹气。

    “那个领主怎么样了?”刚才提问题的人问。

    “我还没下手。”老虎说,“要等这次讨论之后再说——反正短时间内他不可能再组织拓荒队了,权当把他的人头寄存在脖子上,等我回去之后再割。”

    “这小姑娘跟你有杀父之仇,你带着她,不大好吧?”又有人说。

    老虎笑了:“杀死她父亲的不是我,而是逼着一个老实农民去开拓,去杀人的领主。如果将来她长大了,依然还觉得我才是她的仇人,那就说明我对她的教育彻底失败,被她杀了也是活该。”

    熊猫眉毛扬了扬,对三余说:“这可真不大像是我认识的老虎,今天的他,可比我印象里面的有气势多了。”

    “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觉得的,当初我也被他吓了一跳。”三余叹道,“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一个人如果从一个地狱走到另一个地狱,将若干地狱巡逻了一遍,居然还玩完全没有成长的话,那他的脑子一定是有问题。”

    “他的脑子显然是没有问题的。”熊猫接过他的话,“难怪你们这次会吃亏。”

    “我们吃亏,关键不在于他的脑子,而在于我们的做法的确有问题。”三余说,“就像他批评的那样,我们其实的确有能够拯救北境那些平民的能力——至少可以拯救一部分,但我们却没有对他们伸出援手,而是坐视他们在苦难之中挣扎……这是谁也没办法否认的事情。”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为什么不改呢?”

    “政治是很肮脏的,有时候,错误也是必须的。”三余摇头,“熊猫,这些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

    “我明白,可我不赞成。”

    “你的说法跟老虎没什么区别,他当时的说法跟你也差不多。”

    “哦?他也能明白这道理?我不大相信。”熊猫好奇地问,“他当时怎么说的?”

    “他说‘你说的这些我不大明白,但我很清楚一点——这些屁话,我不赞成!’。”

    “……靠!哪里差不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