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五章、来意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熊猫带着徒弟们来到波洛克城,当然不可能只是为了让徒弟们体验生活,增长经验,他这次其实是想要做一桩大事。

    按照游戏剧情,色雷斯王国小看了莫来商业联邦的军事力量,进攻诺玛防线的时候诸多不顺,损失颇大。在这种情况下,色雷斯人动用了一个新技术,让两千兵马从水下行军,绕过诺玛防线,从防线背后的波洛克港登陆,前后夹击,不但攻破了坚固的防线,也将联邦四万精兵几乎包了个圆,除去一些运气好的,跟一些身手高强的冒险者,其余不死即降。

    那些投降的士兵和军官们本拟可以交钱赎人,谁知道关押他们的营地早已设下埋伏,铁血宰相一声令下,色雷斯的魔法师们就发动了营地之中的魔法阵,将他们统统化作了邪恶法术的祭品,最后炼制出了几件传奇的魔法道具,在此后的战争之中大放光彩。

    那件事震动很大,为此好几个教会出面向色雷斯抗议,铁血宰相利奥波德因此被撤职,主持血祭的两个魔法师也被处死——只是短短两年之后,利奥波德再次被起用,从王国宰相变成了帝国宰相,那两个魔法师据说也在另一处战场出现……

    这事牵涉到不少后续的任务,围绕着那几件传奇魔法道具,也有许多的腥风血雨。后来色雷斯帝国初代皇帝理查德·色雷斯的死,跟它同样脱不开关系……这些都是后话不提。

    穿越者们得知色雷斯和莫来开战,不少人都跑到了诺玛防线,参加了冒险者组成的义勇军,一方面为的是打击色雷斯王国,减轻它对大家的威胁,另一方面也为了获得经验,提升自己的实力。

    熊猫则不这么想,他打算要玩个大的。

    如果没有波洛克城之战,没有色雷斯两千精兵渡海而来,绕过了诺玛防线,以诺玛防线的坚固程度,就算顶不住,至少也能坚守更长的时间,甚至于就算是打输了,起码也不会被人包饺子,落个全军覆没。

    更不要说波洛克城的这些居民们,他们又不是士兵,不该承受战火的摧残。

    只是,他并没有告诉别人自己的计划,而是默默地来了。

    经历过之前那场风波之后,他觉得人跟人之间想要靠语言沟通,实在是不大容易。无眠和学习也好,老虎也好,明明都想要让平民过得更好,也都用他们各自的方式,让一部分塔拉汗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比之前更好了,结果双方却闹得那么僵,甚至于闹得公会伙伴们都大吵了一回,真是活见鬼!

    他不擅长思考这种事情,也懒得多想,索性就带着徒弟们来了波洛克城。

    要是有别人也跟他想到一起去了,也来这里,他欢迎。大家联手合作,成功的希望更大。

    要是没别人来帮忙,他就试着看看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做点什么。

    他并不是担心战况像游戏里面那样发展——在诺玛防线那边,可是有不少穿越者的。集合大家的力量,足以在危急关头维持联邦军队的士气,让他们不至于因为里外夹攻而慌乱。

    只要联邦军队不慌,渡海而来的两千精兵其实并不足以撼动这条由几座城池为核心,十几个大大小小要塞为补充,共同组成的坚固防线。

    事实上,在穿越者们的讨论之中,很多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区区两千军队,要不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要不是不知道背后有多少敌人,误以为联邦已经全面溃败而士气尽丧,就凭诺玛防线的四万军队,怎么可能被这点人给难倒!色雷斯人不玩奇袭,也就罢了;玩奇袭的话,那就是送死!

    熊猫并不反对这种看法,他也不觉得诺玛防线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他想要为波洛克城的人们做点什么。

    面对两千精兵,他一个人大概孤掌难鸣,但至少可以救下一批人。

    能救一点,总好过不救。

    这些话,他没有跟别的穿越者说。

    目前在穿越者们之中,喷“圣母”的势力很大。熊猫感觉自己的行为似乎也有点“圣母”,说出来的话,怕是会有人冷嘲热讽。

    他并不会因为别人讽刺或者反对,就改变自己的主意,但能够少听两句坏话,为什么要自己犯贱呢?

    这次他能成功的话,固然万事大吉。就算他失败了,至少也能掩护一下,拖延一点时间,让徒弟们送走一批人,反正不会一无所获。

    有了成绩再说话,想必就没人批评了吧。

    就算有,也不管了!

    所以他来了,悄悄地来了。

    他知道自己之前在色雷斯那边出了一些名,为了掩人耳目避免麻烦,他把自己的一身毛给剃了个精光不说,还用魔法染料把自己染成了漆黑,变成了一个无毛黑光熊。这种样子,绝对不会有人把落魄的“新手上路”冒险小队队长跟屠龙勇士潘达联系起来。

    这样子很丑,牺牲很大,不过横竖都变熊猫人了,丑陋与否,本来也没必要考虑。

    倒是徒弟们看到他这样子,呆滞了一会儿之后,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几乎是走一路笑一路,足足笑了好几天,才适应他现在的样子。

    对于自己现在的模样,熊猫倒是没什么意见。他觉得这样也挺好,不看脸的话,怕是比之前还更有人样呢。

    最多就是……像个非洲的黑兄弟罢了。

    他上大学的时候,认识不止一位黑人同学,交情好的也有一位。其实习惯了之后,会发现黑色皮肤的壮汉也一样高大英武、气势不凡,一点都不输给那些金发碧眼的白人大块头。

    遗憾的是,戴夫老板似乎不这么想。

    看着熊猫丑陋的脸上露出来的笑容,他显得又惊又怕,浑身颤抖。过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问:“你……你说什么‘辟水珍珠’?我没听说过啊……”

    熊猫叹了口气:“别这么一副可怜相,我又不会抢你的东西!只是,我听到你的歌声,才想起来,我有一个朋友曾经说过,他有个远方亲戚家有这么一件宝物。还说比起这件宝物来,那亲戚家熊孩子能听死人的破喉咙,反而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胡……胡说!”戴夫顿时一跳三尺高,“我的歌声哪有那……那么难听!”

    熊猫微微一笑:“好了,难听也罢,好听也罢。总之你这些天少唱几句歌,我就当没听说过这件事,大家都高兴,好不好?”

    戴夫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迟疑着点了点头。

    熊猫才不在乎他的怀疑呢,呵呵笑着,上楼回房去了。

    “师傅,您刚才下楼干什么的啊?”埃尔文好奇地问。

    “我跟老板交涉了一下,他说会少唱几次歌。”熊猫若无其事地说。

    “这您也能交涉得下来?!”雷恩大吃一惊,“那个老板明显是为了唱歌,连做生意都不在乎的……您居然能说服他少唱歌?!”

    熊猫笑了笑,没有详细解释,任凭徒弟们议论纷纷。

    当初在游戏里面,戴夫想必就是靠辟水珍珠才得以逃出战火,却失去了几乎全部的财产。

    希望这一次,他能够不会那么倒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