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八章、痛苦就报复社会?这是病,没治了!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杀了旅馆服务员逃走的画家,绝对不可能是原本就长这样的。

    这相貌夜里出门简直可以吓死人,长成这样的人别指望当画家,因为没有谁会愿意坐在他的面前,当他的模特儿。

    画家属于艺术家,艺术家对于颜值还是有起码要求的。不求你英姿飒爽玉树临风,也不是非要眉清目秀五官端正,但至少……要长得像个人样。

    像这家伙一样长得像个裹了一层皮的骷髅,去马戏团当小丑,或者当江湖骗子,那都没问题,但想要堂堂正正当艺术家,不大可能。

    而且,如果他真的原本就长这样,任务情报里面不可能不提到。熊猫他们出城的时候,向卫兵确认这家伙行踪时,卫兵也不可能只说“红衣服的瘦高个”,而不说“长得跟鬼一样”。

    也就是说,这家伙应该是最近——也就是在逃跑的路上,甚或在刚刚战斗的时候,才变成这个模样的。

    熊猫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在游戏里面曾经见过类似的情况,而且还很多。等将来开启亡灵天灾版本之后,人间会有不少这样的怪物。他们原本是人,却被死灵术的法器控制,转化成了半人半死灵的东西。

    这些法器相当于骷髅戒指的弱化版,并不能让持有者晋级死灵法师,只能让人变成死灵魔怪。当初亡灵天灾版本的时候,这样的怪物他也不知道杀了多少。

    只是……现在连西陆战乱版本都还才揭开序幕,怎么就跳出亡灵天灾版本的怪物来了?

    他左思右想,始终想不出原因,又问了公会的同伴们,大家也一样不明究竟,只能将这份疑惑记下,等将来寻找答案。

    就在熊猫思考的时候,埃尔文他们已经把那个凶手抓住了。这家伙本事是有,但其实是个怂包,被雷恩的法术炸掉了两根手指,就宛若被抽了骨头一般,失去了所有的勇气,战战兢兢任凭他们将其捆住,也不敢作半点反抗。

    在捆他的时候,埃尔文他们却又发现,这家伙看上去骨瘦如柴,实际上却相当的健壮——或者说坚固。从小山坡上一路滚下来,也不知道在尖锐的石头上撞了多少下,换成常人早就死了,但他身上却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势。

    这样的防御力,别说普通人,就算是埃尔文这个已经初步掌握了斗气的小高手,也要望尘莫及。

    埃尔文当然好奇,将他捆好之后就忍不住询问究竟。

    结果这一问,那曾经是画家的杀人凶手顿时激动起来,大吵大嚷,叫喊着诸如“你们嫉妒我的才华”、“这个肮脏的世界”、“艺术已经死了”之类的话,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怨气想要发泄。

    熊猫被他的吵闹声从思绪之中惊醒,看着他一副很愤慨的样子,问:“你有冤屈?”

    “当然!”

    “哦?哪里冤屈了?”

    “他们都看不起我!”画家愤怒地说,“我认认真真地作画,却被人贬得一分不值;我花了半个月的辛苦,花费了差不多一枚金币的材料费,好不容易画出来的风景画,那些不识货的人竟然说我画的画不像!他们懂什么!我是采撷了风景的精髓,用艳丽而丰富的色彩将其展现出来,区区一个‘像’字,跟我所展现出的境界相比,差得远呢!”

    “然后呢?”熊猫问。

    “我的画卖不出去,只好借钱买材料再画画。这次我画了一个人和一具尸体,以展现生命的短暂。结果那些混账居然说,这幅画他们只要一半!只要一半?!只有一半的话,怎么体现我艺术的精髓?”

    “结果又没卖出去?”雷恩问。

    “我当然不能卖!所以我再借钱,第三次画画。这次因为借到的钱少,欠了住宿费,旅馆老板竟然唆使服务员隔三差五来打扰我!他们竟敢打扰我的创作!”虽然已经瘦得如同骷髅一般,但画家脸上的愤怒,当真是只剩皮包骨头都能看得出来,“他们以我不付住宿费为借口,一天只给我提供一顿饭,这也就罢了,居然还一次又一次打断了我的灵感,一次、两次、三次……他们这是在要我的命啊!”

    埃尔文忍不住点头:“你的确是有点惨。”

    “是啊!太可恨了!太可恨了!”画家怒吼着,“可惜我只来得及杀了那个捣乱的服务员,却没能把黑心老板也一起杀了!更没能把不识货的画廊管事杀了!可恨啊!可恨啊!”

    他不停地咆哮,身上不断冒出黑气,当真是鬼气森森。虽然是大白天,却让人感觉阴森冰冷,别说是雷恩和瑞亚娜,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埃尔文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熊猫打断了画家的咆哮。

    “我只问一个问题。”他说,“你借了旅馆老板多少钱?”

    “二十个金币,不足挂齿的一点小钱!”画家回答。

    熊猫笑了笑,问:“那你欠的房租,又有多少钱?”

    “不超过十个金币。”画家回答。

    熊猫点点头,继续问:“要是别人借了你三十个金币,不仅不肯还,还整天对你臭声臭气地,你会怎么样?”

    画家立刻反应过来,大叫:“我只要画出一副画来卖了,区区三十个金币,算得了什么!”

    “你上一次卖出画,是什么时候?”

    “……五六年之前吧。”

    “那时候,卖了多少钱?”

    画家犹豫了一会儿,回答:“两枚金币。”

    熊猫点头,说:“你活该。”

    “胡说!你也是跟他们一伙的!你们都是在嫉妒我的才华!你们都是一群不懂得艺术的平庸之辈!你们就是联合起来害我,想要把我害死,然后用遗作的名义拍卖我的画!我死也不会把画给你们的!”

    画家又疯狂地咆哮起来,渐渐语无伦次。

    熊猫叹了口气,手上金光一闪,神圣力量化作符印,轰在了他的额头上。

    画家的身体顿时僵硬,咒骂咆哮的话也停住了。他身上的黑气飞快地消散,脸上慢慢显出了人样,表情也慢慢变得平和伤感,最后变回了一个有些英俊却很憔悴的年轻人。

    “啊……我想起来了,其实我已经因为画不出满意的作品,发狂地用自己的鲜血作画,昨天夜里就流血过多死在了画板面前……”他喃喃自语,深深地叹了口气,“圣职者,谢谢你拯救了我的灵魂!”

    熊猫笑了笑,问:“现在你恢复清醒了,怎么看待你刚才咒骂的那些人呢?”

    “都是一群不懂艺术之美,不懂尊重艺术的庸人!”画家冷哼一声,“他们活得浑浑噩噩,犹如畜生一般!根本不值一提!”

    “那你怎么看待被你杀死的服务员?”

    “那种活得像是牲畜的东西,有什么值得一说的?”画家反问。

    熊猫叹了口气,摇摇头,撤走了神圣力量,只见画家的身体飞快地枯萎,很快就重新变回了原本的模样,但他的身上却再也没有哪怕一点点活力,一动不动,变成了一具干尸。

    “这……这是怎么回事?”埃尔文惊讶地问。

    “一个妄人罢了。”熊猫摇头说,“他遭遇到不幸,就要将自己的痛苦报复在别人身上,却没想过自己是不是也在哪里犯了错……这种人啊,有病!”

    “什么病?”雷恩好奇地问。

    “神经病。”熊猫说,“没得治,早死早投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