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十五章、危险的杀手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z?p(2??rg?#?i?+????j?????b???1sl?k????!y?5f斊匕首……的确不是鼠人可能有的。”冒险者协会的独腿会长神情凝重地看着桌上那把式样奇异的匕首,缓缓说道,“你们做得很对,当任务和介绍对不上号的时候,撤退是最明智的选择!”

    “可以把任务委托人找来问问吗?”熊猫说,“这差别也太大了,简直就像是任务写着‘捕捉野马’,结果到了地方一看,特么是只野生的河马……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会长点头,让工作人员利用魔法道具联系了委托这个任务的走私帮派。

    过了一会儿,负责管理传讯道具的小姑娘慌张地跑出来,大叫:“会长!联系不到对方,呼叫通讯法阵,始终没人回应!”

    众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一般来说,各个帮派都有专人看守通讯法阵,二十四小时轮班从不断岗——除非他们没有通讯法阵。能够让一个帮派的通讯法阵被呼叫这么久都没人回答的情况,怎么看都不会太多。

    一般来说,只有一种。

    会长立刻联系了治安官,大概半小时后,冒险者协会的骨干加上治安官手下的精锐,包围了那个走私帮派的总部,听会长介绍了那把匕首用途之后脸色铁青的治安官很严厉地下令,不能放走哪怕一个人。

    但这个命令注定毫无意义,因为整个别墅里面,已经没有哪怕一个还能“走”的人。

    从帮派首领以下,有一个算一个,所有的帮派成员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海马帮一共四十七个人,这里死了四十五个。”治安官罗恩表情阴沉地说,“还有两个死在了码头区的一间屋子里面,我手下的小伙子赶到的时候,伤口还在流血……”

    冒险者协会老板倒吸一口凉气,同样阴着脸,什么都没有说。

    “你们觉得,他们是为什么死的?”治安官向众人问道。

    “大人,从尸体上看,他们都是被人暗杀的,连一个死于正面战斗的都没有。”鲁鲁低声说,“杀他们的人,很厉害啊!”

    “我当然知道很厉害,但再怎么厉害,也不是能够在波洛克城随便杀人的理由!”治安官没好气地说,“等一下我去报告伯爵,城里巡逻的人手要大幅度增加才行!”

    这是个笨办法,却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能够无声无息杀掉一整个走私帮派的刺客,绝对不是区区一个治安官能对付得来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增加人手之后,会让对方感到麻烦而离开……这就像猎人们对抗猛兽,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通过威吓手段把猛兽给赶跑的,真正能够正面对抗它们的猎人,屈指可数。

    治安官很快就带着精锐离开了,只有普通士兵们留下善后。尽管之前已经被仔细检查过,他们还是把海马帮的总部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大概是想要找到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熊猫不确定他们有没有找到,此刻他正在研究海马帮帮主的尸体。

    海马帮的帮主是个退休的船长,外号叫“老海马”。他已经快五十岁了,从十四五岁开始就当水手,然后当大副,当船长——有时候也客串海盗,大概在他四十岁的时候,因为一场战斗之中受了伤,一条腿无法长期站立,才金盆洗手离开了大海,靠着积攒下来的人脉,做了走私中介,渐渐生意越做越大,手底下的人也越来越多,最终成了波洛克城颇有名气的走私帮派。

    但他一直恪守本分,从来不做船上的生意,只做从卸货到出货,或者是从进货到上货这些“陆上营生”。用他生前的说法是自己得罪过海洋之神,跟海打交道会有风险。

    这显然是迷信,穿越者们已经确定,这个世界的神祇压根没有人格,与其说是伟大的存在,不如说是类似自然规则之类的东西——干这个的是几个作死小能手,具体怎么确定的,熊猫也不清楚。

    不过这世界上的人大多迷信,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

    比方说,鲁鲁就在嘟囔,说海马帮的房子肯定地点选得不好,触怒了哪路神明,才会有这么惨的结局。

    “过去几十年里面,波洛克城虽然也有仇杀之类的事情,但像这样整个帮派被灭门的,却从来没发生过呢……”他有些害怕地说,“我还是搬家算了。搬到莫来去?不行,那边物价太贵了……该往哪里去呢?”

    “如果你想要搬家的话,可以考虑走得远一点,比方说特雷拉。”熊猫说,“联邦毕竟在打仗,虽然暂时看不出来,可以后物价会越来越贵。相比之下,特雷拉的物价就便宜多了。对了,我听说特雷拉北部的塔拉汗领,新任的领主正在招募人才,你可以考虑去混个教官之类。”

    “教官?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怎么教别人啊?”

    “你可以给那些城里的巡逻兵们讲讲江湖经验嘛,就算这活儿干不长,至少也能干个五六年吧。”熊猫说,“这还不够吗?”

    鲁鲁的眼睛亮了,但随即又暗了下来:“不行,这一路上要花太多钱了……”

    熊猫没有再说什么,虽然他知道安东尼联络了几个穿越者,打算搞一个专门从联邦拐人口去塔拉汗的“地下交通”,但这种事情显然不适合此时此地说出来。

    他把目光放回到老海马的身上,这个海马帮的帮主穿着一身绸衣,的确是很有钱。致命伤和别人差不多,都是一刀从背后捅进去,直接捅穿了心脏。他的尸体当时躺坐在椅子上,而那个椅子的靠背颇为厚实,但即便是厚实的靠背,也一样被那一刀给洞穿了。

    让治安官罗恩为之骇然的,就是那一刀。

    这个杀手悄悄地来到了老海马的背后,没有被任何人发觉,然后一刀刺穿了由一层厚皮革。一层大约两根手指那么厚的木板,还有中间许多海绵组成的靠背,捅死了老海马。

    现场没留下任何脚印或者手印,无法确定杀人凶手究竟有多少,但哪怕只有一个人,光是这一刀,已经足够让罗恩避之唯恐不及。

    熊猫注视着伤口,表情凝重。

    他比罗恩强得多,能看到的也比罗恩多得多。

    这一刀从背心刺入,刺穿心脏,然后却没刺穿前胸。如果不是偶然的话,就是这个杀手对于力量的把握极为精准,几乎没有半点浪费。

    同样的事情,熊猫自问是做不到的。

    就算考虑“术业有专精”的因素,这也意味着那个杀手多半是跟他一个档次的人物,甚至……可能比他更强。

    联系之前在鼠人帮派外围见到的那个潜行术极为厉害,还带着紫色品质刺杀用匕首的盗贼……熊猫开始担心,在这些事情背后,会不会有色雷斯的阴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