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二十一章、围攻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一刀没有能够剁掉熊猫一条胳膊,让阴影之王阿兰维纳惊讶地哼了一声。

    他并没有因为无影战术而惊讶,纵横天下这么多年,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什么场面都经历过。这种没有阴影的环境,他经历过不止一回,在色雷斯刺客训练基地里面,他就有一间这样的训练室。

    但是,一刀奔着胳膊过去,却连骨头都没能切到,这样的情况,最近几年还真没发生过。

    联想起刚才那个接连躲闪和抵挡了自己好几刀的盗贼,他不禁对这些人有了一些警惕。

    利奥波德生前曾经说过,大泽隐龙蛇,冒险者之中藏龙卧虎,不小心一点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到高手吃亏。

    事实证明,利奥波德说得对,他自己就这么死了。

    阿兰维纳和利奥波德不同,他很谨慎。

    比方说他有个习惯,无论做什么,都会让自己训练出来的刺客们打头阵,永远都不冲在最前面。

    这个习惯可以说是冷血,却非常的有效。

    比方说刚才,虽然一下子死了不少弟子,可也让他躲过了麻烦——尽管以他的实力,那些陷阱未必能够真正伤到他,但他谨慎得很,能够不冒险,就不冒险。

    他很清楚自己对于色雷斯的重要性,只要自己还在,就能源源不断为色雷斯培养出优秀的刺客和探子来。与此相比,自己的武力其实意义不大。

    陛下身边有剑圣守护,已经足够,至于剩下的人,色雷斯没有值得他去保护的人。

    同样,这世界上也没有值得他出手去亲自刺杀的人。

    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教官。

    利奥波德死后,他曾经私下批评过对方:身为帝国重臣,就算只是查办案件,也应该站在后面,让官方高手们冲在前面,怎么能够仗着自己实力高强,就亲身涉险呢?

    阿兰维纳就完全没有冒险的想法。

    所以,他现在已经考虑该不该改变打算了。

    原本他的打算是将这些人杀了,封锁消息。但现在看来,这个打算不是很容易完成。

    那个地精盗贼、这个兽人的神拳使者,都不是容易对付的。剩下的两个,一个蜥蜴人,一个黑暗精灵,就算没他们强,估计也差不了太多。

    以他的本事,当然能够杀死这四个人,但……会不会因此受伤?

    哪怕只是可能会磕破一块皮,他都觉得不值得。

    毕竟……这些人已经逃走了两个。

    凭这四个人的本事,大概可以拖住他两三分钟。这段时间不长,但大概也足够逃走的那人冲到地面上,大叫“色雷斯的杀手来了”这样的话。

    总而言之,这次的潜伏任务,算是失败了。

    阴影之王心中如此想着,手上却没有半点迟缓,两把黑色的短刀如同两道黑色的光芒,绕着他飞快的旋转,只是一两秒钟的时间,熊猫身上已经多了十七八个口子,每一个伤口都鲜血淋漓,让他几乎成了血人。

    原本熊猫有一件长孙武给他量身定制的全身甲,只是为了掩饰身份,扮演一个穷困落魄的兽人冒险者,他实在不能穿着这身铠甲——在这个世界上,那么一套铠甲的价格,大致上堪比地球上的敞篷豪车。一个人开着敞篷豪车到处跑,却整天哭穷,那是在演喜剧吗?

    此刻,他不禁有点后悔。

    要是那身铠甲还在,自己绝对不会这么狼狈!

    阴影之王阿兰维纳,真的是太强了!

    殊不知,阿兰维纳的心中更加惊讶。

    他认真出手,几秒钟的时间,居然还没能杀死对手,这种事情已经多久没发生过了?

    五年?十年?

    虽然这个丑陋的兽人被他切得浑身是伤,简直就跟个血人似的,可实际上他知道,除去一两刀之外,其余的伤口都只是破皮切肉而已,别说骨头,就连筋都没伤到。以兽人顽强的生命力,顶天了算是轻伤。

    他眉头暗暗一皱,深深地吸了口气,就要拿出全力。

    就在这时,塞万提斯没有拿刀的那只手上光芒四射,无数发光的绿色藤蔓覆盖了一大片下水道。

    (德鲁伊?)

    阿兰维纳一惊,下意识地挥刀,将自己周围的藤蔓全部砍断。

    绿光一闪,血淋淋的熊猫在原地消失,出现在了塞万提斯的旁边。

    “自己治疗!”塞万提斯说,“接下来交给我吧!”

    说着,他猛地冲了出去,身影却飞快变得透明,隐入了藤蔓之间。

    这是自然卫士的传奇技能,自然隐形。

    在植物很多的地区,自然卫士可以进入隐形状态,此状态下,他能够自由地在植物之间瞬移,还能将伤害转移到周围的植物上。

    虽然这个技能持续时间不长,但在持续时间里面,自然卫士差不多就是打不死的小强,还是自带瞬移和隐身的。

    要不是他们不会背刺之类技能,说不定还能客串一下刺客。

    阿兰维纳从未见过这样的技能,但身为人间最强的盗贼,他一点也不怕会隐身和瞬移的对手。

    刀光一闪,一把黑色的短刀将塞万提斯的弯刀隔开,另一把黑色短刀已经在他的胸口撕裂了一条深深的伤口,深可见骨,甚至能够隐约看到跳动的心脏。

    但下一瞬间,伤口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塞万提斯的一声痛呼,还在空中回荡。

    “靠!”脸上的鳞片已经变成鲜红的尤涅若瞪大了眼睛,想都没想,用斧子当做盾牌,朝着阿兰维纳撞了过去。

    没了阴影,失去了瞬移能力,不管这家伙本事多大,总不能比他这个已经开启了多重狂暴的龙人力气更大吧!

    阿兰维纳当然不会跟他硬拼,脚步飞快地后退。在他的脚下,无数的藤蔓摇晃着,想要缠住他的双脚,却好像是遇到了滑不溜秋的东西一般,根本缠不上去。

    两人一进一退,片刻间就走出了接近十米。

    就在这时,阿兰维纳突然纵身一跳,一手抓住一根藤蔓,跳到了天花板上。

    几乎毫厘之差,一把匕首浮现在他原本的位置,却是刚铎抓住机会,来了一个盗贼的招牌动作,背刺。

    这一招并未奏效,反而让刚铎和尤涅若撞在了一起,瘦小的高等地精立刻被撞飞了,尤涅若的步伐也随之停下,昂起头来,朝着空中的阿兰维纳张开了嘴巴。

    绿色的气息从他的嘴里喷涌出来,喷向了因为主动抓住藤蔓跳起来,而终于被藤蔓捆住一条手臂的阿兰维纳。

    奇妙的是,在他喷吐这些气息的时候,居然还能说话。

    “吃我一招原谅色波纹疾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