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二十七章、出乎意料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几天之后,波洛克伯爵的军队从诺玛防线撤军,回到了波洛克城驻防。

    熊猫当时正带着徒弟们在城外的森林里面追捕一只危险的魔兽——它种族不详,只知道袭击了一辆载客马车,车夫、乘客和拉车的马都被吃得只剩零碎的残骸,场面甚是凄惨。

    冒险者协会的资深冒险者仔细勘察了现场,依然不能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它的个头应该很大,从脚印的形状来说,可能比水牛还大——对于这种毗邻人类聚居地的森林来说,这种体型的魔兽已经称得上是惊人。但奇怪的是,它的体重却并不重,脚印的深度略浅,甚至就算是吃掉了三个大活人外带一匹马,也没让它的体重增加多少。

    资深冒险者之所以判断这是魔兽而非野兽,关键的证据就是这个。

    快速消化食物,并将其转化为体内能量的手段,是魔兽特有的,任何野兽都没这么逆天的能力。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那位资深冒险者就带队回城了——他已经快七十岁,眼力和经验倒是没问题,但要这个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的老人挥剑上阵,像二十年之前那样战斗,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新手上路”小队接下了这个任务,在森林里面找了三天,才算是找到了那家伙。它有着狮子一般的身躯,却长着山羊脑袋,尾巴则是一条毒蛇的模样,赫然是著名的合成兽奇美拉。

    对于这种鼎鼎大名的合成兽,熊猫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大家都是合成兽,但寒风制造的合成兽卖相更好看,也更加听话,只要一句命令,赴汤蹈火都不会有半点犹豫,而且绝对不会胡乱攻击目标之外的生物——寒风为了证明自己制造的合成兽有多安全,曾经命令它们去城堡附近的草原狩猎,叮嘱它们只需攻击地精。几天之后这几只合成兽回来,经过魔法测定,身上只有地精的血,无论兔子还是狼,都没有杀过哪怕一只。

    相比之下,奇美拉就不行了。它们性格凶悍桀骜,整天都想着要逃跑,一个不小心就会从实验室里面逃出去为非作歹。而且所有的奇美拉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症,轻则性格忽好忽坏,严重的直接拥有几个人格,给控制者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如果说奇美拉有什么优势的话,那大概就是能打了。这种东西的战斗力的确不凡,一只成熟体的奇美拉,大概可以对抗五个左右的资深冒险者,相比之下,寒风的那些狼形合成兽就弱得多。

    不过,如果在这两种合成兽里面二选一的话,熊猫觉得只要不是神经病,都会选择寒风的产品。

    面对这只奇美拉,熊猫小心翼翼地戒备,关注着徒弟们和它的战斗。这场战斗打了很久,从天色微明一直打到日过中天,最后奇美拉终于精疲力尽,输在了耐力上。

    因为徒弟们也已经差不多脱力,所以把它拖出森林,差不多是熊猫一个人干的。他们拦了一辆路过的货车,才把它运回波洛克城,回城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了晚饭时分。

    冒险者协会独腿会长对“新手上路”小队的战绩深表赞赏,大大地夸奖了他们一番。见他们又累又饿,就邀请他们在这里吃晚饭。

    晚饭时候,会长高兴地说:“波洛克城的军队早上回来了,这下我们安心多了。”

    熊猫愣了一下,惊讶地问:“他们不是在守卫诺玛防线吗?怎么回来了?”

    “诺玛防线那么多军队的,多咱们不多,少咱们不少。”会长满不在乎地说,“而且,色雷斯的刺客都在城里搞灭门惨案了,谁还有心思在诺玛防线打仗啊!”

    熊猫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就不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始终有些不安。

    晚饭之后,回到旅馆休息的时候,他就把这事在聊天频道说了。

    穿越者们议论纷纷,大多数人的看法都跟独腿会长差不多,少数人则觉得波洛克伯爵不懂大局,只有年纪没有见识,当真不足与谋。

    说着说着,大家就吵了起来——这种争吵,算是聊天频道的常态,也是大家日常生活的调剂之一。

    吵过之后,王土豪私下联系了熊猫。

    “或许是我杞人忧天了,又或许是我的思想阴暗,”他如此说道,“但是,在讨论的时候,我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色雷斯再派刺客去别的城市活动,那些城市的领主们会不会也撤军?也不用所有领主都撤军,只要有一半左右的领主撤军,诺玛防线恐怕就守不住了。”

    熊猫脸色大变,尽管他也觉得王土豪有点杞人忧天了,但一想到这种可能,他就忍不住担心。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他急忙问道。

    王土豪的回答则让他有些沮丧:“没办法,对领主们来说,自己领地的安全肯定比联邦的安全更加重要。这就像经济危机里面,大资本家们都想方设法转移资产,而不是慷慨赴国难一样。人性就是如此,你不能指望在没有外来强制力量的前提下,人们会选择损己利人。”

    “但是……联邦完蛋了的话,他们难道不会倒霉吗?”

    “几个核心势力可能会倒霉,但诸如波洛克伯爵这类不够核心的不会。联邦完蛋了,他们无非就是投降换个国家而已,头顶上是莫来还是色雷斯,对他们来说并没区别,会倒什么霉呢?”

    熊猫瞪大了眼睛:“这……这怎么行!太没节操了吧!”

    “这种事情该怎么解释呢……我拿自己当例子吧,我们家在世界各个主要国家都有投资,多的上百亿,少的也有十亿八亿。这些投资之中,有很大一部分都通过基金方式实现了财务独立,无论父亲的集团怎么样,也不会影响它们。我和我的几个合法以及非法兄弟姐妹,是这些基金的唯一受益者和最高管理人。父亲曾经叮嘱过我们,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们都不可以一起回国,也不可以聚集到一处……你看,我们家只是一个商人家庭,上头还有国家管着我们,尚且这个样子。莫来商业联邦这个国家一点也不强势,对于大贵族们几乎没有约束力,那他们会怎么选择,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熊猫深深地叹了口气,始终不能释怀。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着徒弟们出发,离开了波洛克城,朝着诺玛防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