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零九章、红月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色雷斯人在诺玛地区,并非只有一个军营。

    作为一个公爵领,诺玛公爵领地理上有点小,放在地球上,大概也就相当于波兰、菲律宾那个档次,不要说跟刚刚从王国降级到公国的雷顿相比,就算比起同类的公爵领,也不能算特别大的——西陆最大的公爵领,是西文莱卡共和国的林特公爵领,差不多有诺玛公爵领五六个个那么大,放在地球上,也是可以排进前二十名的大国了。

    顺便说一句,西陆最大的侯爵领是色雷斯的德雷克侯爵领,未来德雷克侯爵升级成德雷克公爵之后,就是特雷拉的玛蒙侯爵领最大。而最大的伯爵领正是塔拉汗伯爵领,最大的子爵领——假设“龙领主”也算是常规领主的话,那么温泉乡子爵领就是最大的,甚至于超过了不少伯爵领;假如他不算,那么莫来的杜鲁门子爵领地最大,后来杜鲁门子爵投靠色雷斯而成为伯爵之后,则是特雷拉的胡佛子爵领地最大。至于子爵之下,那就没人再统计过了。

    要统治这么大的领地,光靠一处军营当然不可能。色雷斯人在诺玛地区安排了大大小小上百处军营,多的有几百人,少的只有十几人,但即便如此,真正能够统治的地区也不是很多。

    对诺玛地区的民众来说,这是好事,意味着一时半会儿,屠刀还砍不到大多数人的头上。

    但对于军营所在地区的民众来说,这就是天大的坏事了。

    色雷斯人可没有“兔子不吃窝边草”的想法,恰恰相反,他们既然已经被亨利侯爵放开了缰绳,自然是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离得越近越倒霉。

    比方说这个军营附近的几个村子,就倒了血霉,被祸害得不成样子。

    用小贵族庄园改建的简陋军营大门处,两个士兵正无精打采地看门。

    夏日的夜晚并不冷,但庄园门口可没有驱除蚊虫的魔法阵,他们两个大活人站在这里,蚊蚋之类自然一个劲儿往上冲,两个人也就四只手,护得了上护不了下,才小半夜工夫,身上已经不知道咬了多少个包。

    更让他们不高兴的,是庄园里面传来的声音。

    女人和男人的声音。

    起初,女人的声音是求饶,是哭泣,后来就成了惨叫,成了哀鸣,现在已经是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呻吟,什么时候彻底消失,也一点都不奇怪。

    男人的声音倒是没什么变化,欢呼、嚎叫、剧烈的喘息,还有各种各样的叫嚣和咒骂,无非换了人,又换了人,再换了人,如此而已。

    “二十几个人呢,怎么偏偏就轮到我们看门呢!”一个壮硕的士兵不高兴地说,“我讨厌值夜!这不就是在喂蚊子嘛!南方哪来这么多蚊子的!”

    “蚊子也就罢了,最可恨的是……今天日子不对啊!”另一个士兵身材略高,此刻满脸愤然,“晚上他们才刚刚抓了几个女人回来,不抓紧时间的话,等到明天早上值班结束,怕是就连趁热都趁不到了啊!”

    “趁不到热就趁不到热吧。”壮硕的士兵满不在乎,“反正我搞过之后,怎么样也都冷了……我不介意的。”

    “xx的我介意啊!”高个子士兵怒了,“漂亮不漂亮,我不在乎;新鲜不新鲜,我不在乎;活的死的,我也可以不在乎;特么连热都不热了,我就没法忍了啊!”

    “没法忍的话,下次你出去的时候自己找两个呗。”

    “自己找?特么周围哪里还有合适的女人?”高个子士兵越发生气,“这次他们为了弄到几个,走了差不多五十里地!一来一回,就是一天时间。想要走得更远,就没办法在天黑之前回来了,那可是违反军纪的!”

    说到军纪,两个士兵都露出几分惧怕之色。

    他们的长官绰号“屠夫”,是个极度凶残的人物。一言不合翻脸杀人,那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最可怕的是,他只要杀性上来,什么人都敢惹,什么人都敢杀。

    他只有一只耳朵,鼻子也少了半截,这是当年他想要给一个文质彬彬的新兵下马威的时候,被对方割掉的——那个新兵叫理查德,一头金发披散如雄狮鬃毛一般。

    自从那件事之后,原本在王都禁军之中当教头的他就被送到了兔子不拉屎的边境,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却又以下级军官的身份参加了莫来之战……那些零零碎碎的也就不用说了,总而言之,现在他是这个军营的头儿,是这方圆上百里的绝对统治者。

    原本在大营里面的时候,“屠夫”还收敛着脾气,独领一方之后,他的残暴性格立刻就忍不住发作了。

    比方说这座庄园,原本庄园的主人已经投降,却因为在吃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惹了他不高兴,被他直接砍下了脑袋,挂在不远处的树上——现在还晃荡着呢。

    那一刀砍下去,“屠夫”压抑多年的凶残就彻底爆发了。他杀了负责监督的副官,又杀光了大半个庄园的人,把剩下的人分男女绑起来,让士兵们挨个儿去杀男的干女的,最后又把那些女人也杀了个精光。庄园外面树林边的一片焦臭,就是庄园里面这些人最终的结局。

    屠戮庄园之后,“屠夫”越发的凶残,每天都跑出去杀人。大约是发泄过之后脑子稍稍好用了一点,他倒也没阻止士兵们自己找乐子,只有一条——谁敢违反他的命令,二话不说,一刀砍了。

    短短几天,他已经砍了三个士兵。

    这些士兵们在百姓面前是豺狼虎豹,但在“屠夫”面前就不过是犬豕,哪里有违反他命令的胆量!

    说到“屠夫”,两个士兵心头的欲念顿时消散,身体也微微颤抖,急忙端正了态度,小心翼翼地东张西望,老老实实地做守卫的工作,不敢有半点疏忽。

    又过了一会儿,庄园里面的女人声音终于彻底消散了,只有男人的声音还在持续。

    再过了许久,男人的声音终于也消散了,一片安静。

    “这些混蛋总算消停了!不知道玩得怎么样……该不会又像上次那样玩烂了吧!”矮壮士兵想起上次的情况,忍不住抱怨了一句,“玩烂了就没得玩了啊!”

    他抱怨了几句,却没听到同伴回答,忍不住转过头去,问:“怎么了?”

    这一看,他顿时愣住,只见同伴直愣愣地看着天空,眼睛瞪得滚圆,满脸惊骇之色,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什么东西这么可怕啊?”他说着,也抬头看去。

    然后,他也愣住了。

    今晚天气很好,皓月当空,玉宇澄清。但此刻他抬头看,却只看到一轮鲜红的月亮,而且特别的低,仿佛要落到地上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

    但他并没有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因为他和旁边那个个子略高的同伴一样,身体已经完全僵硬,什么都说不出来。

    一股奇异的力量从鲜红的月亮上传来,仿佛一条绳索,捆住了他的身体,将他朝着空中拽去。当他晃悠悠飞到空中的时候,看到脚下有两个穿着简单士兵铠甲的人仰面朝天,脸上满是惊骇之色,表情却已经完全僵住,眼珠子都一动不动,分明是已经僵死。

    不对!他突然反应过来——那两个人之中个子稍稍矮一点的,不正是他自己吗!

    他猛地一个激灵,用力挣扎起来,却毫无用处,只见鲜红的月亮里面落下数十根粗线,每一根都捆住了一个同僚,一个个拖拽着,朝着月亮里面拽去。

    当他眼看就要被拽进去的时候,最后看到的,是咆哮着,挣扎着,却也和他们一样,被拽着拖出来的“屠夫”。

    又过了一会儿,一切都彻底安静,一个穿着华丽礼服的白发青年站在附近的一棵大树顶上,深深地叹了口气。

    “还是来迟了!”他的话音之中满是自责,“我应该早就想到,早点出发的!”

    说着,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看向手上那一团半虚半实的红月。

    在鲜红的月色之中,二十几个邪恶的灵魂正在熊熊烈焰之中挣扎惨叫,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这些罪恶的灵魂,下地狱也只是变成恶魔,还是让我来给你们找一些真正适合你们的事情吧!”

    他冷冷地说着,摘下胸口别着的胸针,将禁锢着二十多个恶棍灵魂的红月放入了其中。

    胸针光芒一闪,随即又恢复了原样,似乎没什么变化。

    “当初玩游戏的时候,收集一千个罪恶的灵魂打造‘罪人之城’的时候,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他自言自语,“想不到游戏变成现实之后,罪恶的灵魂却比比皆是……或许相比‘魔剑之主’,‘支配之灵’才真正适合这个世界吧……”

    一声叹息之后,他挥挥手,一团团火焰飞入庄园,将整个庄园化为一片火海,自己则化作一道黑影,朝着诺玛山区的方向飞驰。

    火海熊熊燃烧,埋葬了那些无辜死者,也埋葬了那些罪有应得的恶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