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二十三章、以儆效尤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附近的脚步声络绎不绝,穿越者们陆陆续续地赶到,看到了熊猫站在亨利侯爵的尸体前面,摇头叹气。

    “他倒是个真有本事的。”熊猫对正好赶来的三余说,“可惜走错了路!”

    “有本事的人做坏事,反而更糟。”三余说,“死了也好!”

    熊猫点点头,看向系统日志。

    就在刚才,随着亨利侯爵的死,他收获了一笔惊人的经验值,差不多足以抵消之前提升技能的花费。

    不仅如此,当他们带着亨利侯爵的尸体返回色雷斯军营之后,原本就已经人心惶惶的色雷斯军终于彻底崩溃了,他们扔下了辎重,仓皇逃跑,一口气越过了诺玛防线,朝着色雷斯本土逃去。

    穿越者之中有人跑去追杀,不过熊猫没去。

    他觉得有点累,心累。

    看到亨利侯爵的结局,他觉得有些感慨。

    海德·亨利的确是个厉害的人物,不仅实力强大,战斗经验丰富,身上的宝物更是不计其数。穿越者们有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居然还被他前后反杀了四十三人次,简直超乎想象!

    但熊猫并没有因为他的强大而有所感触——在这个世界上,强大的人很多很多。亨利侯爵只能说在人间勉强算是一号人物罢了,他相信,只要给自己足够的时间积累经验提升等级,迟早能够一对一都轻松杀死对方。

    让熊猫很感慨的,是亨利侯爵的死。

    这个人是他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厉害的角色之一,像寒冰剑圣之类,因为太强了,反而没有什么真实感。铁血宰相没有能够成长得起来,又被他和伊洛联手算计,一身本领没来得及充分施展就送了命,也不能让他有所感触。贾科莫·基耶萨同样还没成长起来,只让人觉得干练,强大什么的,并不明显。

    亨利侯爵毫无疑问是强大的,穿越者们拥有那么大的优势,最终还是只能靠人数来堆死他。要不是有人间大炮这个不科学的交通工具,只怕就被他给跑了。

    但即便如此强大,亨利侯爵终究还是死了,死得很凄惨。

    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局,熊猫最初觉得是因为他走错了路,不该作出屠杀恶行。后来仔细想,却又觉得只要他依然是这场侵略战争的总帅,各种罪行其实是免不了的,他等于说是在替理查德背锅。

    然后,熊猫又想到了死在山崩之中的贾凯尔。寄予厚望的儿子死了,也难怪亨利侯爵会发狂。

    可是……就算大家杀不到他儿子,也可以刺杀色雷斯士兵、军官,到后面他依然会对平民下手,展开报复,结局依然如此。

    他想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当亨利侯爵跟随理查德,充当这个“狮子王”展开侵略的走狗时,就已经注定了他不会有好下场!

    多行不义必自毙,世界上多的是看到侵略好处的人,却又有多少人能看到侵略的坏处?

    或许几百年上千年后,后人会觉得色雷斯这场战争是为了西陆的统一,是雄才大略的体现,但作为这场战争的经历者,熊猫只觉得那种“大局观”很恶心。

    明明只是凡俗的芸芸众生,却要舔着脸当自己是超出尘世的神仙,整天胡言乱语什么“历史的大局”……这种人,就该让他去乱世里面被欺压被蹂躏,如泥土如尘埃如草介如虫蚁地活着,到时候看看他是歌颂“丰功伟业”呢?还是哀叹“宁为太平犬,不当乱世人”!

    主动发起战争的人,不用问理由,也不用看动机,总之都特么不是好东西!

    在这个世界上,和平是最宝贵的,那些玩弄各种手段、巧立各种名目,破坏和平以牟取利益的,有一个算一个,都该打进地狱里面,去死上个一百次!

    熊猫将自己的感想记录下来,放在了城堡的图书馆里面。他决定将来要经常回头看看自己平时的这些感想,不要忘记自己原本的思想和态度,免得走太远,忘记了该走的道路。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虽然不知道这话究竟出自佛经还是道藏,但他此刻深深觉得,这话真是太有道理了!

    就在他整理和记录感想的时候,另外又有一件大事发生。

    穿越者柳道青袭击了亨利家族的领地,杀死了亨利侯爵的二儿子爱德华·亨利。

    他原本是打算灭了亨利家族满门的,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亨利家族着实把领地经营得不错,防御力量很强。以他的能力,只能保证第一次袭击确实成功。

    所以他经过再三考虑,最终决定去袭击爱德华·亨利。

    亨利侯爵直系的男继承人就剩这最后一个了,杀了爱德华,也算是给亨利家族来了个一家人齐齐整整。作为警示已经足够,足以让色雷斯的那些大贵族们,日后再想要搞什么屠杀的时候,必须先三思四思五思乃至千思万思……就是只敢想,不敢动手。

    以此为戒,以儆效尤。

    至于亨利侯爵的妻子和女儿……柳道青表示柳某的节操尚未欠费,老婆闺女什么的,就手下留情——啊,不,是嘴下留情算了。

    没错,嘴下留情,因为他在袭击爱德华的时候,最终是现出真身,化作十几米长的巨大鱼龙,一口把爱德华咬成了两段。

    当然,咬死爱德华之后,柳道青自己也在爱德华家族的护卫们围攻之下身负重伤,勉强逃入水脉之中隐藏踪迹,就挂回了城堡。

    熊猫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食堂里面向大家吹嘘自己的战绩,吹得吐沫横飞,下颌的两根长须一翘一翘的,得意洋洋。

    柳道青在城堡只休息了一天,就再次出发。他说这次刺杀爱德华的过程中,意外看到了色雷斯的地下龙脉,打算跑去把色雷斯这个国家的龙脉给断了。

    “这真的可能吗?”三余很担心地问,“会不会产生大规模的天灾人祸?”

    “也许吧,但我觉得,这是削弱色雷斯的办法里面,相对来说损失最小的了。”柳道青说。

    于是他就出发了,去斩断色雷斯的龙脉。

    五天之后,在熊猫完成关于诺玛之战的感想总结时,他在聊天频道里面很沮丧地表示,色雷斯的龙脉太过坚固,自己根本斩不动。

    “当初看游戏剧情,东土的一段主线就是关于斩断大唐龙脉的……那时候印象里面,似乎也没多难。结果等我自己动手的时候,才发现龙脉虽然没有实体,却坚固得超乎想象,我这点法力跟它比起来,简直什么都不是!”他很沮丧地说。

    “那你准备怎么办?”熊猫问。

    “斩不断整个色雷斯的,我就去斩断那些大贵族的吧。”柳道青是个身段柔软随机应变的人,一点也不固执己见。

    于是他就出发了。

    而这个时候,诺玛公爵也终于急急忙忙地带着军队赶回了诺玛地区。

    这场绵延许久的诺玛之战,兜兜转转,最后终究还是回到了原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