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三十三章、人心叵测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大佬都离场了,军议自然举行不下去,众人纷纷散去,唯有特仑苏侯爵略一思考,追向了公爵离去的方向。

    片刻之后,他在公爵的私人餐厅里面,和公爵单独见了面。

    “你觉得,我是该继续战斗呢?还是该撤退呢?又或者是该投降?”公爵显得有些疲倦,没什么精神地问。

    特仑苏侯爵笑了:“大人,我想要问个问题。”

    “什么问题。”

    “投降色雷斯的话,骑士还能当骑士,男爵还能当男爵,子爵还能当子爵,伯爵还还能当伯爵,侯爵大概也还能当侯爵,但公爵还能当公爵吗?”特仑苏侯爵说,“据我所知,色雷斯只有两位公爵,无论是‘暴风’艾兰茨还是‘山峦’皮杜茨,都是可以和国王分庭抗拒,可以对色雷斯家族说‘不’的人物。大人,您觉得,您有这个底气吗?”

    诺玛公爵苦笑:“别拿我寻开心了!诺玛家族的实力,连色雷斯的侯爵都不一定比得上,更不要说跟两位公爵相比了!”

    “那么……您觉得投降色雷斯的话,诺玛家族还能维持公爵的身份吗?”

    “大概是不能……不过问题也不大,无非把一个家族拆开,拆分成若干个侯爵,甚至于更多的伯爵吧。”诺玛公爵说,“我相信只要谈判的时候努力争取一下,至少土地和人口,应该不会被缩减很多。”

    他叹了口气:“就像刚才尤涅若说的,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再跑一次的话,损失太大太大……相比之下,或许投降的损失还小一点呢。”

    特仑苏侯爵安静地听他说完,然后微笑着问:“大人,那么到时候,您该干什么呢?”

    诺玛公爵一愣,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投降的话,诺玛家族至少会被拆分成两个侯爵,又或者是三个……到时候,这三个侯爵,您觉得自己担任哪个比较好?”

    “随便哪个都无所谓吧,反正我还是诺玛家族的族长,别的侯爵终究还是要……”诺玛公爵的话戛然而止,眼睛瞪大了,脸上露出了强烈的不安,甚至于有些恐慌。

    他明白特仑苏侯爵的意思了。

    自己就算被从公爵降级成侯爵,依然还是诺玛家族的族长,但是色雷斯会允许这种局面吗?他们有可能允许自己这个败军之将,依然控制着整个诺玛家族吗?

    肯定不行!

    那么色雷斯会怎么做?

    从好的角度考虑,他们可能会让自己退休,让自己的子女和两位与自己同辈的诺玛家族旁支来分别担任三位侯爵。这样一支的历史地位高,另外两支的辈分高,彼此之间取得一个平衡。

    从坏的角度考虑,他们会选择直接让自己和自己的直系退出诺玛家族的核心统治圈,让诺玛家族的旁系来担任全部的三个侯爵,大家地位相同,谁也压倒不了谁。

    事实上,还有更坏的可能……

    诺玛公爵手上的刀叉都落在了桌上,剧烈地喘息着。他的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双手在不停地颤抖。

    过了好一段时间,他总算镇定了下来,问:“那你看,这事情该怎么办?”

    特仑苏侯爵笑了:“这要看您怎么选择,不是吗?“

    诺玛公爵叹了口气,“老朋友,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现在心很乱,没办法仔细地思考!”

    特仑苏侯爵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诺玛家族的未来如何,没什么值得担心的。无论怎么选择,这个庞大的家族总不可能在一两代人的时间里面就衰落下去。但是我的老朋友会怎么样,我却很担心……如果你不能保住自己的位子,那么你的身份和威望,反而会成为勒住你脖子的绞索!”

    “这么说来……我别无选择了?”

    “是的,你本来就没有选择。”

    诺玛公爵点了点头,并没有惊讶或者难过的意思:“没选择就没选择吧,这个选择也未尝不能接受——但现在还有个问题,我该怎么说服大家呢?”

    他苦恼地说:“从大家的利益考虑,应该还是投降比较好吧……”

    特仑苏侯爵叹了口气,为老朋友的软弱而担心。

    自己的这位老朋友并不是什么战斗职业,而是一个学者,如果在和平的时代,他这样的一个领主,对于领地来说显然是好事。但在这种刀光剑影的战乱年代里面,他温柔随和的性格,就成为了巨大的破绽,甚至可以说是致命伤。

    他也知道,其实对于自己,对于特仑苏家族来说,勾结色雷斯,出卖诺玛家族,才是获得最大利益的方式。

    但那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一世人两兄弟,谁叫大家是从小一起学习一起玩耍的好朋友呢!

    这些年来,特仑苏家族很得朋友的照顾,无论于情于理,他都要有所回报才行。

    “想要让他们让步,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严厉。”他说,“不论有多少利益纠葛,投降始终是很犯忌讳的事情。等一下再开军议,我来严厉批判这种思想,谁敢再提投降,立刻关起来,打赢了才能放出来,打输了就处死!”

    “那岂不是死定了?”诺玛公爵吃了一惊。

    “难道还有人敢触霉头吗?”特仑苏侯爵反问。

    诺玛公爵想了想,点点头:“你说得对,到时候我明确表态支持你,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敢在军议会上再提投降,至少这次不敢了——这次不敢,也就没下次机会了。”

    “仅仅这样还不够。”特仑苏侯爵说,“还有一件事必须做——那个尤涅若,必须严厉处罚!”

    “他也是为了诺玛家族好,为了大家好……”诺玛公爵犹豫了,“不接受他的好意也就罢了,怎么能处罚他呢!”

    “你是一个仁慈的人,但要记住,只靠仁慈,是不够的!”特仑苏侯爵严肃地说,“现在是非常时期!非常时期,就需要用非常的手段。不论尤涅若是否出于好心,但他总归是第一个提出投降的人,枪打出头鸟。”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现在是你的生死关头,这个时候容不得半点心慈手软!如果不用强硬的手段让大家服从,不一下子镇住局面,你就完了!”

    诺玛公爵沉默了,过了好几分钟,才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说得对。”他显得很沮丧,“就这么办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