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三十四章、信而见疑,忠而被谤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午餐之后不久,军议再次召开。

    但是这一次的情况明显不同,会议室门口多了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骑士,每一个都杀气腾腾,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有资格参加军议的没傻瓜或者菜鸟,看到这阵势,很多人心里都有些不安。他们窃窃私语,和朋友交谈,然后私下作了一些约定……在贵族圈子里面,忠诚永远都是有限度的,面对死亡威胁还坚持忠诚的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极少数。

    会议室自然没有解除武器的要求,不少与会者都下意识地将手放在了武器上,以便随时能够拔出武器。

    他们不知道届时会和谁战斗,但为了保护自己,和谁战斗都无所谓。

    很快,会议开始了。

    主持会议的依然是特仑苏侯爵,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请公爵大人讲话”。

    众人心中一紧——如果没有大事的话,一般来说,这种会议里面,公爵只会在最后作总结发言。

    需要他提前讲话,必定是出了大事!

    公爵站了起来,目光扫过台下众人,心中轻轻叹了口气。

    “我身为莫来商业联邦的最高层,绝没有投降色雷斯的道理。”他缓缓地说,“整个莫来只有五位公爵,如果连我们五个之中都出了投降派,那莫来这个国家也就完蛋了。”

    说完,他看向特仑苏侯爵。

    特仑苏侯爵点头,走上来,大声宣布:“从现在开始,但凡有讨论投降问题的,一律视为叛国!”

    台下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出。

    叛国是最严重的罪名之一,惹上这个罪名,不仅自己要死,整个家族都要跟着倒霉。轻则降级,严重一点剥夺领地,最严重的情况下,甚至会有灭门之祸!

    特仑苏侯爵用冷厉的眼光扫过全场,然后盯住了尤涅若。

    他什么都没说,但尤涅若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叹了口气,尤涅若站了起来。

    “看来,门外那批人,就是为我准备的吧?”他问。

    特仑苏侯爵没有回答,可那些全副武装的骑士们正在向他走来,他们一个个拔出了佩剑,利剑倒映着午后的太阳,寒光闪烁。

    “我真傻。”尤涅若又叹了口气,然后笑了,“但你们也不聪明啊。”

    说着,他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

    侍卫随即关上了会议室的大门,打斗声、兵器碰撞声、利刃切开血肉之声、濒死的惨叫声……混成一片。

    与会者们面面相觑,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情、遗憾和寒心。

    谁都看得出来,上午尤涅若提出那个建议,纯粹是出于忠心,绝对没有什么叛国的意思。

    对于贵族而言,保护自己家族的利益,远比忠于国家重要得多,尤涅若只是遵循了贵族圈子的道德常识而已。虽然不少人都反对他的说法,但即便是态度最激烈、乃至于用“卖国贼”这种话抨击他的人,也并不真觉得他有哪怕一点点卖国求荣的想法。

    开玩笑!一个率领少数精锐在敌后孤军奋战的勇士,说他卖国?朋友,你脑子有问题吗!

    但特仑苏侯爵依然给他扣了这么一个罪名,而且甚至连审判的机会都不给他,直接就要他的命。

    这种事情,叫人怎么能不同情?怎么能不遗憾?怎么能不寒心!

    可即便如此,也没有谁开口为尤涅若说好话。

    毕竟他只是一个新晋的下级贵族,而且也不是莫来人出身,甚至于……他连人类都不是,只是个蜥蜴人。

    谁会为了一个毫无根底的蜥蜴人,去得罪公爵大人呢?

    尽管公爵并没有亲自下令,可谁都能明白,要杀尤涅若以立威的不是特仑苏侯爵,而是诺玛公爵本人!

    这时候,大家心中都不约想起了刚才尤涅若出门之前的笑容和叹息。

    作为蜥蜴人,他长得很丑,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满脸狰狞,让人不寒而栗。

    但在那个瞬间,看着他的笑容,大家都只感觉到了悲凉和痛苦,以及深深的怨恨。

    信而见疑,忠而被谤,能无怨乎?

    门外的厮杀声渐渐平息,最后一个沉重的脚步声来到了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没人开门,却有凌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更有军官在发号施令,为战斗做准备。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长长地叹息,然后说:“你会后悔的。”

    说完,那沉重的脚步声就渐渐走远,不久之后,厮杀之声再起,乱成一片。

    众人为之骇然——刚刚说话的,赫然是尤涅若!

    这个丑陋的蜥蜴人,以孑然一身面对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骑士,竟然打赢了!

    骇然之后,他们心中又不由得深深叹息。

    如此忠勇之士,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向诺玛公爵,虽然大家都没开口,会场之中一片寂静,但却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落在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他的心里,此刻有些心惊肉跳,更充满了懊悔。

    尤涅若竟然能够在一对十几的局面下反杀,简直不可想象!

    现实不是吟游诗人的英雄故事,面对全副武装的骑士,一个人能打三四个,就已经是了不起的勇士。能够在没穿铠甲又没有重武器的绝对劣势之中,面对十几个骑士的围杀,只凭一把佩刀将其反杀,尤涅若的勇武,简直令人瞠目结舌!

    但是,这样一位勇士,就这么失去了。

    如果他是死于战场,诺玛公爵并不会特别懊悔,但他是死在了自己人的刀下,死于忠心进谏……

    诺玛公爵可以想象,等这件事传播出去,自己的名声将会多么糟糕。

    他忍不住叹气,摇头,尽管他明知道这时候自己应该强硬一些。

    特仑苏侯爵眉头一皱,正要开口,诺玛公爵却对他摇头,制止了他。

    作为老朋友,诺玛公爵知道他要说什么,无非就是给尤涅若扣上更多的罪名之类——那没意义,一点意义都没有。

    用嘴说出来的谎言,怎么能够掩盖得了用鲜血记录的真实?

    做了这种事情,被人嘲笑,被后世看不起,都是难免的。这是他们理应付出的代价,这是他们必须承担的罪恶。

    (或许……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有义勇军来帮助我了吧……)

    诺玛公爵听着外面的厮杀声渐渐平息,低头坐下,喟然长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