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三十五章、仇怨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熊猫在训练场里面挥汗如雨,无论是身体素质的成长还是技能熟练度的累积,训练都是很有用的途径。用经验值来直接提升当然很方便,但现在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能赚到大笔经验的路子——用游戏的版本来说,现在其实还属于前期,想要获得大量经验值,至少也要等到大陆混战甚至死灵之乱的时候,才算是比较方便。

    艰苦的训练让他疲惫不堪,为了提升训练效果,他穿着一件特殊附魔的皮甲,这套铠甲在大大降低他身体素质的同时,能够让训练得到的经验值加倍,名为“苦修之衣”。

    苦修之衣在游戏里面是三十级时代颇有名气的紫色装备,和“苦修之剑”组成了“苦行者的汗水”套装。外出闯荡的穿越者们得到了它,并且将它上交了公会,三余牵头,埃里克、伊洛等炼金高手们济济一堂,破解了这套装备的附魔技术,以它为蓝本,制造出了全新的“苦修之衣”。

    他们自制的“苦修之衣”降低属性的程度比之前的苦行者套装加起来还多,但却保留了苦行者套装经验值加倍的效果——原本这两件装备单独使用的时候,每一件都只能增加经验值百分之三十而已。

    这件装备需要不少稀罕的材料,也就是靠着公会城堡能够用魔力创造材料,才可能将它给制造出来。否则的话,估计要等到大陆混战阶段,各个种族纷纷正式登场,一个个过去隐匿的小世界纷纷和主世界接轨,才可能得到足够的材料。

    因为担心会供不应求,所以一共制作了二十件新式“苦修之衣”,结果发现真正愿意穿它们的人很少——穿着这件皮甲训练,不仅会疲劳得很快,而且精神和身体都会感觉到虚弱。这种可以说是深入骨髓的虚弱感,让绝大多数的穿越者都十分厌恶,别说是一般人,就算是已经化身练级狂的回家派,也很少有人愿意长期穿着它的。

    熊猫是极少数把苦修之衣当常服穿的猛人之一,他当然也讨厌那种虚弱的感觉,但对他来说,这种感觉其实也没什么,习惯就好。

    要说虚弱,躺在地上慢慢流血到死,那才是真的虚弱呢。

    现在这样,不算什么。

    半天的艰难训练之后,他去冲了个澡,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了食堂,却看到尤涅若阴沉着脸,坐在角落里面一个人吃饭。

    “唉?你怎么回来了?”他捧着餐盘走过去,坐在尤涅若的对面,“那边不是正在忙着要应付艾兰茨公爵吗?你身为诺玛第一猛将,按说分不开身吧。”

    “诺玛第一猛将?”尤涅若自嘲地笑了,“我已经不是了。”

    “不是了?诺玛公爵在哪里招募来比你更能打的?现在这时候就比你更能打,未来怕是要成传奇啊。”

    尤涅若摇头:“我被解雇了。”

    “啊?!”熊猫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不可能啊!你这样的猛将,他有神经病才解雇你!而且你不是都已经成为贵族了吗?就算是诺玛公爵,他也没权力随便解雇一个贵族吧!”

    尤涅若沉默了一会儿,将军议上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说得很慢,语气尽可能地平缓,但看着他手上被捏成了木屑的筷子,就知道他的心情并不像语气那样平和,而是充满了愤怒。

    “……最后,我跳下了悬崖。”他说完了,坐在那里宛如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熊猫眉头紧锁,眼中杀气腾腾。

    “咱们去砍死那俩混蛋吧!”他说,“我这些天总是训练训练,也感觉有点厌烦了。正好找点事情做做,权当消遣。”

    尤涅若摇头:“现在不是杀他们的时机,我跟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不要牵扯到两个国家的兴衰。”

    “你想多了,就凭已经差不多被打烂了的诺玛防线,怎么可能挡得住色雷斯军?”熊猫冷笑,“我跟你打赌,最多半个月,他们就要灰溜溜地滚蛋走人——这还要看艾兰茨公爵肯不肯放他们走。”

    尤涅若想了想,说:“你觉得艾兰茨公爵会放过他们吗?”

    “如果我是艾兰茨公爵,肯定不会!”熊猫说,“但我不是啊……我印象里面的‘暴风公爵’卡特琳娜·艾兰茨除了好胜好斗之外,总的来说其实还算是个蛮好说话的人。当初在进攻联邦的时候,被辛格尔德打埋伏,损失惨重,好友‘燃烧的钢铁’奥托·斯宾诺拉也死在了那一战里面。可后来她也并没有对辛格尔德的妻子以及家族展开报复啊。”

    尤涅若回忆了一下,点头:“卡特琳娜的确算是个好人,她应该不会做出赶尽杀绝的事情来。”

    “她不赶尽杀绝,我们可以。”三余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旁边的餐桌上,脸色有些阴沉,“敢杀我们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而且他居然还给你扣了个卖国贼的帽子,是可忍孰不可忍!”熊猫恶狠狠地说,“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看着朋友们愤慨的表情,尤涅若笑了,原本沉重的心情舒缓了很多。

    “不用那么麻烦。”他说,“这件事还是让我自己去跟他解决吧——我打算等他落魄的时候去拜访一下他。以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估计最后还是要撤退的。这次撤退之后,他的形势就大不如前了。而且经过我这件事,相信很多贵族都会对他离心离德,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纷纷离他而去……墙倒众人推啊。”

    “自作自受而已!”熊猫说。

    尤涅若点点头,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俺寻思,到时候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把他的脑袋砍下来,用盐腌了挂在诺玛防线的南关门上,那才真有趣!”熊猫恶狠狠地说。

    “只用盐不行,会缩水,就看不出表情了。”三余补充,“调料由我来负责,保证让他香飘十里,每一个进出关口的人,都会忍不住抬头看一下。我琢磨一下啊……需要用到哪些调料……”

    “……你们口味真重!”听着朋友们讨论该如何处理诺玛公爵的人头,尤涅若忍不住笑了。

    (虽然我事业运不大好,但朋友运还是挺棒的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