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九十章、公主和王子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熊猫是好人,但他并不是(性xing)格方正的君子。相反,作为一个武林中人,他十分清楚亲疏远亲的分别。

    武林人往往有“任侠之风”,所谓任侠,就是只讲恩怨,不问王法,用某些人酸溜溜的说法,叫做“侠者以武犯(禁jin)”——拼得一(身shen)刮,敢把皇帝拉下马。侠者敢于拿自己的生命当赌注,去为恩(情qing)或者仇恨而战,至死无悔。而且他们的做事风格很直率,一点也不讲究什么“游戏规则”,血溅五步是他们最常用的手法,同归于尽是他们最常见的选择。

    虽然生活在和平稳定的社会,熊猫不像旧时代的武人那样只问恩怨不问是非,但对他来说,感(情qing)和道义相比,后者并没有绝对的优势。

    更不要说,黑王子锡安这个人物,当初在游戏里面的名声就并不好,要为了朋友而对付他,一点也不会让熊猫感觉有失道义。

    话说到这里,他们就已经取得了一个重要的共识:不管亚历山大·威斯克斯侯爵是否会被黑王子锡安害死,总而言之,先提防着这位“黑王子”,乃至于下手打击打击他的势力,让他没那么多能耐搞事,是很有必要的。

    “而且,这对于我们也有更多的好处。”普雷特说,“毕竟在政治上,因为珍妮的关系,我差不多算是长公主那一派的。虽然现在他们姐弟俩的关系还很好,国王年富力强,并不需要担心继承权问题,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国王会老,王位的继承,始终是个无法回避的大矛盾。”

    熊猫闻言,连连点头。普雷特的这个说法让他很赞成,所谓未雨绸缪,既然戎装公主和黑王子迟早要为了争夺继承权而翻脸,那么作为公主派的成员,趁着现在下手打击王子派的力量,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qing)。

    对于继承权的争夺,一直是古今中外所有政治故事里面的重头戏之一,这次也不例外。

    特雷拉王国的本代国王有两个孩子,一子一女。儿子叫锡安,今年十六岁;女儿叫菲斯娜,今年十七岁。

    在很多年之后,游戏里面的他们分别有了两个绰号,锡安的绰号是“黑王子”,菲斯娜的绰号是“戎装公主”。

    这两个绰号各有来历,锡安经常穿着一(身shen)黑色的铠甲,骑着黑色的骏马,整个人看起来宛若一团黑影;菲斯娜则曾经在色雷斯入侵特雷拉的战争中披甲上阵,连着很多天吃穿都在城墙上,铠甲从不离(身shen)。

    西大陆当然也有重男轻女的(情qing)况,但远不如东土那么严重。按照这里的传统,女儿也是继承人,也有继承权。从历史上看,女王、女领主层出不穷,比方说当代,人鱼一族的王者就是女(性xing)。如果说人鱼算是特例的话,那么色雷斯最大的贵族之一暴风公爵艾兰茨家族,当代的族长也是女(性xing)。

    当然,在竞争继承权的时候,女(性xing)的确是要吃一点亏的。毕竟女(性xing)要花费很大的时间精力生孩子,如果为了地位稳固的话,最好还生下不止一个继承人,这不仅会大大损伤自己的(身shen)体,也会导致连续好几个月难以处理繁复的政务。作为一个领主的话或许还好一点,但要当国王,多少有点勉强。

    从历史来说,女国王不是终(身shen)未婚,就是坐享其成的太平天子,能够受命于危难,挽狂澜于既倒,自己又有美满婚姻,晚年有子女承欢膝下的,古今未有。

    所以……或许菲斯娜长公主最终没有能够成为特雷拉国王,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不过我有点纳闷……他们才二十岁都不到,继承权之争就已经初露端倪了?时间上不对吧。我们这些穿越者知道未来也就罢了,难道锡安也知道?”听了普雷特的介绍,熊猫纳闷地问,“戎装公主和黑王子的继承权之争,不是在特雷拉和色雷斯打仗期间才发生的吗?原本以菲斯娜的(身shen)份和(性xing)格,根本不存在什么王位之争,锡安的继承权还是(挺ting)稳固的。我记得是因为戎装公主守城有大功,在民间有了巨大的威望,才导致国王和贵族们改变了想法……”

    普雷特这段时间对于游戏里面的历史仔细研究了很多,闻言点头说:“你记得没错,原本菲斯娜自己也没有争夺王位的意思。只是在王都之战里面,锡安王子表现不够好,让她担心面对未来的动((荡dang)dang)和危险,弟弟没能力守护住王国,才在一群开明贵族和平民军官的支持下投(身shen)王位争夺战……但是天底下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情qing),如果她不是现在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威望,又怎么会有未来的王位争夺呢?”

    熊猫想了想,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如果菲斯娜公主一直长在深宫,就像诸如“白雪公主”、“睡美人”之类故事里面的公主一样,和军事、政治完全扯不上关系,那王都之战的时候,她凭什么站出来领导作战?

    就算她愿意站出来,别人也不愿意服从她啊!

    换句话说,虽然现在距离王都之战还有好几年,可实际上菲斯娜这位长公主已经有了一定的威望——足以让锡安王子感觉到威胁的威望。

    以那个黑王子的手段,既然感觉到了威胁,就肯定要设法把威胁消除。他没办法对姐姐下手,但可以对那些支持姐姐的人下手。

    尤其……看普雷特的态度,熊猫大致上可以猜测到,他平时对于“支持菲斯娜公主”这件事,一定表现得很积极很清楚。在这个王都之战尚未爆发,菲斯娜公主还不显山不露水的时候,他简直可以说是公主派的先锋角色。如果锡安王子想要打击的话,当然会从他,以及他(身shen)边的人下手。

    “等等……我仔细想了一下,会不会就是因为你的态度,才会导致锡安王子对亚历山大下手?”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说,“你支持菲斯娜的态度应该(挺ting)明显的,而你跟珍妮结婚之后,亚历山大作为你的岳父,自然也就成了公主派……所以锡安王子才会动手去害他?”

    普雷特闻言,愣在了那里。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是个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