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六十二章、西文莱卡的“海盗”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精彩小说免费!

    阿尔菲茵的职业是心灵术士,使用心灵力量具现出种种效果的特殊法术系。除了战斗之外,她还善于沟通和窥探别人的心灵。虽然这种沟通和窥探会很容易被人发觉,无法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但用在特定场合——比如说审讯之中的时候,却正是恰到好处。

    又是一天晚上,当被关押了一整天,在漆黑的地牢里面昏昏欲睡的俘虏们被押送到审讯室,做好面对拷问的心理准备时,见到的却不是那个一脸严肃地拿着羽毛的男子,而是一个有着毛绒绒狐狸耳朵和粉色头发,穿着和审讯室画风完全不相符礼服的漂亮女人。

    “诸位好。”阿尔菲茵点头致意,很平和地说,“尤涅若跟我说,你们的脑子里面藏着一些他需要的情报,让我想办法把它们挖出来。但是看你们的长相,我并不觉得你们脑壳里面能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或许屎壳郎会对它们多少感兴趣一些。”

    俘虏们顿时就怒了,他们当然能明白这女人的意思——这不就是说,他们脑子里面全都是屎嘛!

    “看你们还会发怒,那表示你们还不算是无可救药,至少比鼻涕虫什么的强一点。”阿尔菲茵对身边的助手说,“把盐收起来吧,大概是用不着了。”

    用盐撒在鼻涕虫的身上,能够让这种恶心的虫子脱水死亡,这是一个著名的谚语。

    然后,阿尔菲茵随便选了一个俘虏,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俘虏没有回答,但他的脸色随即就变了。

    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一种力量侵入了自己的心灵。那力量并不强大,却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奇妙,就像是用一个楔子撬开紧闭的盒子,并不需要很大的力量,需要的只是巧妙。

    他用力咬紧牙关,闭上眼睛,聚集所有的力量,想要阻挡这入侵,但是毫无用处。

    对于没有掌握心灵力量的人来说,心灵术士的窥探是根本无法防御的。

    阿尔菲茵将自己的魔力化作软绵绵的触手,在纷乱的思绪之中搜寻对应刚才问题的东西,很快,她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哈尔,哈尔·杰斐逊,你是西文莱卡共和国,杰斐逊子爵家族的旁支成员。”她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没料到竟然抓住了一条大鱼,“怪不得你们会有那样制式的船只,以及那种整齐的阵列。原来是海上强国出身!不得不承认,你的出身很了不起——就算是最丑的骡子,父亲也可能是一匹千里马,我一直以为这只是谚语,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哈尔·杰斐逊面如土色,他知道已经没办法保守秘密了。

    阿尔菲茵兴致勃勃地看着其余几个人,一一问去。

    回答她的,是怒骂或者惨叫。

    “滚开!女巫!”

    “不要侵入我的心灵!卑鄙的怪物!”

    “救命!救命啊!”

    ……

    但所有的一切,都不能阻止心灵术士寻找她需要的情报。凭借强大的力量,她以一个个提问作为引导,在这些俘虏们的记忆之中随意翻找,寻找所有她感兴趣和用得上的情报。

    被人翻看心灵,是一件极不舒服的事情,俘虏们觉得好像是有什么软腻粘稠的东西灌进了鼻子和嘴巴,让他们呼吸艰难。而这些东西不仅没有顺着鼻孔和气管往下流,反而逆流而上,流进了他们的脑子里面,在抚摸和研究着他们的脑髓。

    他们又惊恐又难受,一个个都发了狂,有人想要跟阿尔菲茵拼命,有人想要逃跑,还有人想要自杀。总共七个俘虏,却出动了近三十个卫兵,才将他们完全制服。

    阿尔菲茵完全没在乎他们的感受,自顾自地寻找着,总共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她才将所有需要的情报都找齐全了,和旁边负责记录的副审讯官核对了一下,确认情报无误,两人兴致勃勃地离开了审讯室,去向尤涅若汇报。

    审讯室里面,只剩下被卫兵们牢牢看住,瘫软在地上,脸上满是口水鼻涕,地上满是屎尿臭气的那些俘虏们。

    “什么?西文莱卡的人?!”得到消息的尤涅若大吃一惊,“西文莱卡的人,怎么跑到南海来了?”

    “我们这边已经是南海的东部,从海上势力范围来说,的确是接近西文莱卡的势力范围了。”拉娜说,“只是……以前从没听说过西文莱卡对南海群岛有兴趣啊。”

    二人对视了一眼,由魔力相对充足的拉娜在聊天频道里面问了这个问题。

    很快,攻略组的众人纷纷回答,确认了拉娜的印象。

    至少在游戏里面,海上霸主西文莱卡共和国的确从来没有对南海群岛下过手。

    “但是从这些人的情况看来,他们是有组织的。”阿尔菲茵说,“他们从属于同一个伯爵麾下,可区区一个伯爵领,绝对撑不起这么大的海军队伍,虽然这些船都只是中性快船,没有西文莱卡最著名的‘战列舰’,但十二艘船……怎么也不能算是小数目了。”

    尤涅若点头,问:“对于他们的安排……你们有什么建议吗?”

    “他们都是贵族子弟,既然知道了身份,就按照规矩联系他们的家族,索要赎金吧。”阿尔菲茵说,“虽然都只是一些旁支,但我觉得他们应该还能够值不少钱。”

    “不能联系他们的家族!”拉娜却立刻反对,“心灵术士这件事,不能被他们知道!”

    阿尔菲茵惊讶地问:“我的存在有什么问题吗?”

    拉娜严肃地说:“仅仅只是攻击法术的话,当然没什么问题。但一个能够读心的术士……会大大提升我们在各方势力心目中的威胁性。所以这件事不能轻易泄露出去。”

    尤涅若微微点头:“既然不能泄露,那难道我们一直关着这些人?”

    拉娜笑了:“他们不是宁死不屈嘛,那就成全他们好了。把他们当做海盗处死,对外宣称,他们坚决不肯泄露任何情报,所以默认他们是海盗。”

    尤涅若皱起眉头,沉思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第二天早上,俘虏们被再次带出牢房,又见到了阿尔菲茵。

    他们立刻颤抖起来,甚至连站都站不稳。但阿尔菲茵却没有为难他们,只是仔细地看了他们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

    “给他们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再给他们准备一点好酒好菜。”她转头离开,只留下一句话,“吃好喝好,收拾干净了好上路。”

    俘虏们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绝望之中,却也透出如释重负。

    死亡虽然可怕,但相比昨天的恐怖体验,他们反而宁可死了轻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