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六十三章、猎鲨者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精彩小说免费!

    莫来和特雷拉边境地区的一间华美庄园里面,一个英俊的青年正在看书。

    他看起来很沉稳,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毫不在意,但如果稍稍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他完全心不在焉,书捧在手上,半天都没有翻一页。

    在他的身后,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管家正沉默地侍立着,一动不动,宛若雕像一般。

    书房里面一片安静,就像是没有人一样。

    突然间,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宁静,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人冲了进来,满脸愤怒和难过:“哈尔他们被以海盗的名义处死了!”

    他大声说:“那些该死的蜥蜴!他们居然用这种罪名处死了哈尔!”

    青年身体一震,失手将书落在桌上。

    但他并没有更多的反应,而是接连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将书合上,放在一边。

    “这说明他们没有暴露。”他说。

    “哈尔他们都是最忠诚最可靠的人!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们屈服!”中年人大声说。

    青年点头:“那么,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

    “什么?!我们难道不为他们报仇吗?”中年人诧异地问。

    青年叹了口气:“不能。哈尔他们牺牲了自己,只为帮我们保守秘密。我们要做的是严守这个秘密,不让他们的牺牲白费——无论‘游击骑士’还是‘屠龙者’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想要杀死他们当中任何一个,都需要缜密的布局和强大的人手……那样一来,就算他们死了,事情也一样会曝光。”

    中年人沉默了很久,最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伴随这声叹息,他原本挺拔的身体都变得有些佝偻,看起来就像是老了十岁。

    “不过……我们倒是可以做点别的。”青年突然想到了什么,说,“我们不能去找蜥蜴人那一方的麻烦,但可以找那些走私商人们的麻烦。”

    中年人的眼睛亮起了嗜血的凶恶光芒,他的气势也随即恢复了过来。

    “你说得对!哈尔他们用生命保守的秘密,绝对不能被那些走私商人泄露!”

    青年看着他,过了几秒钟,才说:“不要弄得太夸张,引人注意就不好了。”

    “我会找个死灵法师过去。”中年人回答。

    青年皱了皱眉,想要说什么,但终于还是没有说,轻叹一声:“好吧,记得,一定要做干净了!”

    “放心!”中年人笑着说,“死灵法师可是最专业的,谁也别想从他们收拾过的尸体上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脚步急匆匆的,明显是在赶时间。

    青年沉默了许久,低声说:“或许我不该让他去做这件事。”

    “他总要发泄一下,否则会憋出病来的。”一直沉默不语的管家开口了,“虽然彼此只是远亲,但他跟哈尔的感情很好,也一直都很看好哈尔。”

    “我也一直都很看好哈尔啊!”青年叹了口气,“我本来以为他会成长为一位优秀的海军司令,却没想到他居然就这么死了。”

    “命运总是让人无法预测。”

    “是啊!命运之神是个性格古怪的巫师,谁也不明白祂究竟想要做什么……”青年低下头,再次翻开了那本书。

    春末夏初的阳光从窗户照进来,落在书页上。上等羊羔皮制作的书页上,全都是关于海盗王巴巴罗萨的行为习惯分析。

    作为西文莱卡共和国特殊部门“猎鲨”的负责人之一,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整理核对这些资料,研究、模拟和完善具体的作战计划。

    “猎鲨”前后已经换了三代人员,但直到今天,他们依然还没能做好充分的准备。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爷爷——也就是“猎鲨”的第一代领导人,临死时候还在喃喃自语,嘟囔着“没有能够完成使命”的颓唐样子。

    或许他也没办法活到完成使命的那一天,但好在他们的目标寿命长得很,才三百岁出一点头的传奇海盗,至少还有三四百年的巅峰期,足够西文莱卡人做好充分的准备,最后将其剿灭。

    到时候,西文莱卡的海军将以海盗王的鲜血开路,浩浩荡荡大举南下。南方群岛那些乌合之众休想抵挡他们的神威,等到人鱼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南方群岛,至少会有三分之一落到他们的手上。

    那将会是一片极为辽阔的海域,甚至接近西文莱卡陆地的全部国土范围!

    等到那项伟业成功,他,以及历代“猎鲨”成员们的付出,才算是真正得到了回报。哈尔等人的牺牲,也才算是没有白费。

    在那之前,他们要做的只有两件事:准备,以及忍耐。

    另外一边,尤涅若也在忍耐。

    他努力按捺着带兵出去大战一场的冲动,每天都把训练场的靶子砍得零零碎碎,用这种方法发泄自己过剩的精力。

    龙人是好斗的种族,狂暴战士是好斗的职业,两者相加,令他不知不觉之中变得越来越凶悍好斗,就像是一只冬眠刚刚醒来的熊,急切地寻求战斗和杀戮,以平息自己内心的冲动。

    但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必须忍耐——他已经是一方势力的首领,不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没有任性的资格,也不能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所以他努力忍耐,然后越忍耐,心情就越烦躁。

    熊猫看着咆哮着,用拳头把十几个硬木制作的靶子砸成一堆烂木渣子,忍不住叹了口气,说:“我觉得你应该考虑找柳道青学学《南华经》,这个技能对于压制心魔很有好处。”

    “我只是脾气暴躁,不是什么心魔发作!”

    “区别很大吗?”熊猫问,“我可没见过谁仅仅因为脾气暴躁,就一天打烂了快三十个靶子……脾气这么暴躁还没问题?难道你用的参照物是京巴吗?”

    尤涅若被他逗笑了,笑过之后才说:“你这什么鬼比喻!俺寻思着……就算拿狗来比喻我,也应该用藏獒什么的吧……京巴虽然叫得凶,但没啥战斗力啊。”

    “藏獒哪有你危险!我可没见过一天能咬坏多少个靶子的藏獒。当年我一个师兄北上闯江湖,曾经有个暴发户拉着几只藏獒冲他摆威风,被他一脚一只全踢死了。”

    “神特么拿武林高手跟狗比……你们这群人胳膊要再长点,那就是缩水版的大猩猩,有本事去跟猫科打,欺负犬科算什么好汉!”

    “咦?你这就已经产生同类意识了吗?”

    尤涅若气得暴跳如雷,二话不说抓起旁边的斧子就砍了过来,熊猫笑了笑,挥剑反击,两人在练武场乒乒乓乓打成一片。

    这一架足足打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最终越打越狂暴,整个人几乎都变得通红的尤涅若技高一筹,挥动战斧打断了熊猫用的那把训练剑,没有开刃的战斧依然拥有可怕的威力,重重砸在他的胸口,砸得他鲜血狂喷,化光而去。

    过了几分钟,尤涅若用私聊联系了熊猫。

    “对不起……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越来越暴躁。”

    “这是天性吧,天性是无法可想的。”

    “那我该怎么办?”

    “或许你应该考虑适应它。”

    尤涅若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你说得对,我应该试着去接受这种发自心底的狂暴气息……一直这样下去,没准我真的会心魔发作。”

    “你能明白过来就好,也不枉我陪你打了这一场。”

    “刚才你是故意让我的吧!如果你动真格,一开始就挥剑猛攻的话,我根本来不及完全进入狂暴状态……还有,刚才你剑折断的那一招,绝对是故意的……不对!你根本从一开始就在故意防水!哪有人拿剑跟斧头硬碰硬的……”

    看着尤涅若左一句右一句喋喋不休,熊猫笑了笑,没有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