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零五章、拜访浣熊镇

时间:2018-04-01作者:楚白

    沿着陡峭的山路向上,拐了几个弯,又过了两重关隘,眼前就豁然开朗,看到了一片接近山顶位置的平地。

    这片土地并不大,布局却很特别——寻常城镇,都是房屋在内、田地在外,这里却反了过来,房屋在外,田地在内。房屋密密麻麻,一间紧挨着一间,规模都不大,让阿尔菲茵忍不住想起自己当初大学刚毕业,北漂打拼时候住在通州合租房时候的生活。

    那时候的她,早上起来盥洗之后出门,晚上回家盥洗之后睡觉,每天忙忙碌碌地追寻希望,最后终究还是黯然放弃,回到老家过上了朝九晚五的安定生活。

    但对比浣熊镇的人们,她觉得自己当初肯定是幸福的——虽然辛苦,但却至少还安全;虽然有时候饿肚子,但总的来说衣食无忧;虽然最终失败了,但至少能够看到希望。

    而这些浣熊镇的居民们从他们的脸上,阿尔菲茵看不到幸福;在他们的眼中,她也找不到希望。

    虽然他们还活着,但也只是“活着”罢了。这样的活着,比行尸走肉,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阿尔菲茵暗暗叹了口气,向带路的民兵问:“你们就靠这一点田地过日子?”

    “当然不是,还有狩猎和采集什么的。”民兵回答,“但这块田的确是我们的命根子。现在整个世界大概也就这块田还没被污染,还能出产干净的粮食。没有这些粮食撑着,我们早就已经都疯掉了。”

    他的语气很平和,没有半点悲伤或者痛苦,只有一种已经绝望的苍白。

    这话太过沉重,反而让阿尔菲茵不知道该怎么接腔。摘下了头盔的普雷特急忙接过话头,问:“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田地建在房子中间的,这是为什么呢?”

    “为了抵挡污染。”民兵回答,“最初浣熊镇也跟别的城镇一样,田地在外,房子在内。后来污染越来越严重,只好反过来,房子在外面,田地在里面,多少用房子抵挡一些污染你们没有去过附近的一些城镇村落吧?去过的话就会发现,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我们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曾经去过亚楠镇。”普雷特说,“按照古籍的记载,那边应该有很厉害的学者,能够抵抗污染才对。”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你们的书旧得厉害。”民兵叹了口气,“你们真不该来,这个世界已经完全没指望了。你们过来,得不到任何好处,反而只会有危险。”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城镇之中,民兵带着几人进了屋,沿着走廊绕了好几个圈,经过了十几间大大小小的房屋,最后来到了一间稍稍透出血腥味,看起来却异常整洁的屋子前面。

    “村长,有从其它世界过来的人找你。”他对着屋子里面喊。

    屋子里面先是传来了咳嗽声,然后一个老人在两个年轻人的搀扶下蹒跚着走了过来。

    他们的脸上都用混杂鲜血的涂料画着奇异的符号,符号上隐约透出一些魔力,他们的手都很肮脏,上面满是泥土。

    “外来的客人啊欢迎,请进来坐。”

    屋子里面东西不多,所以看起来倒也还算宽敞,透过通往内屋的门,大家都注意到内屋地上有明显的魔法阵痕迹,魔法阵的中央堆着一些看起来好像是泥土的东西。

    村长注意到了大家的目光,笑了笑,说:“不用奇怪,那就是泥土。我们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举行魔法仪式净化泥土,补充农田的损耗。”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种田肯定会损失土壤的肥力,而且灌溉的过程中,也必定会损失一些土壤。所谓“水土流失”的情况,是什么地方都在不断发生的。为了避免水土流失导致这片堪称生命线的田地废弃,就要不断地补充土壤。然而这个世界的土壤几乎都已经被污染,所以只能不断举行仪式净化土壤,才能得到所欲的干净泥土。

    大约是真的很穷,村长并没有让两个年轻人倒茶或者端上食物,而是开门见山地问:“你们来这个世界,想要得到什么呢?”

    他一点也没有怀疑穿越者们的自我介绍——看气质就知道,他们跟这个世界的人们是完全不同的。这就像同样两个人,一个穷困潦倒一个飞黄腾达,就算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站在一起的时候,也会让人一眼就能分辨出不同来。

    “我们本来想要在这个世界搞点开拓什么的。”阿尔菲茵说,“现在看来,大概很难。”

    “开拓?”村长笑了,“要是几百年前,污染还没有大规模蔓延的时候,你这话说出来,我们就会立刻拔刀。”

    阿尔菲茵也笑了:“要不是看你们这样,我也不敢实话实说。”

    所谓“开拓”,说白了就是侵略和征服。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们已经对未来完全失去了指望,他们又怎么可能对这种企图淡然视之呢?

    快要死的人,当然什么都不在乎。

    “现在呢?”村长问,“看到这个世界这副模样,你们还想要搞开拓吗?”

    阿尔菲茵沉默了一下,眼睛亮了起来:“当然!”

    “怎么开拓?”村长问。

    “来这边的路上,我们打死了一个巨大的藤蔓怪。”阿尔菲茵说,“还跟一个能潜入我们梦中的家伙打了好几次——它吃了苦头,逃跑了。虽然叫嚷着‘我还会再回来的’,但后来一直都没出现。”

    她说的似乎跟村长的问题毫无关系,但村长的眼中却也突然有了神采。

    “这种事情,可不是随口说说就能让人相信的。”他说。

    阿尔菲茵拿出了“巨藤蔓维利”的残骸,一段灰绿色的枯枝。

    老迈的村长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敏捷,一把接过枯枝,先是仔细看了一会儿,又把它凑到鼻子旁边闻了许久,最后终于露出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笑容。

    不是那种礼貌性质的苍白的笑,而是真正看到了希望,愉快的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