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四十四章 左右为难的失忆者

时间:2018-05-23作者:楚白

    第二天傍晚,辛格尔德·哈雷特将军前来雅玛子爵府上拜访。

    普雷特·雅玛很高兴地欢迎了他,带他到那座着名的展览馆“水晶宫”的天台上喝酒,并且拿出了珍藏的美酒——那是来自于塔拉汗之北,名为德古拉伯爵领的地方,据说由恐怖的魔王洛克·德古拉伯爵亲手酿造的美酒。

    当然这只是广告词,洛克整天都忙得晕头转向,别说酿酒,他连喝酒的闲暇都很少有。这种酒其实是用德古拉伯爵领的粮食酒为原料,在穿越者们的城堡里面加工出来的。只是大家觉得“魔王酿造的美酒”听起来比“神秘异人们酿造的美酒”更加高端大气上档次,所以才用了这个广告词而已。

    对于辛格尔德的来访,普雷特十分的欣慰和满意。

    这位在游戏里面赫赫有名的悲情将领,是他这几年一直努力交好和争取的对象。

    特雷拉王国优秀的将领不多,按照游戏里面的剧情来统计,总共也就一死一活两个人。活着的是“戎装公主”菲斯娜·特雷拉,死掉的就是这位“哈雷特的狡狐”辛格尔德·哈雷特。

    他原本是平民出身,以雇佣兵的身份参加了哈雷特公爵的军队,因为武艺高强,从军两三年之后被提拔成了小队长。在哈雷特公爵抵御沼泽魔物入侵的战场上,他带兵屡立战功,很快就得到了进一步的提拔。大概在十五六年前,他参加了特雷拉王国进攻大沼泽的战争。在那场战争里面,他通过引诱和埋伏,不止一次击杀强大的魔物,甚至曾经杀死了一只极为危险的双足飞龙,狡黠善战的名声由此传开。

    不久之后,哈雷特公爵的孙女看上了这个智勇双全的将领,招他入赘。然后又过了几年,大概就是穿越者们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之后,老哈雷特公爵年迈去世,他的岳父继承了公爵的位子,而他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为了特雷拉新生代的着名将领。

    当然……现在的他可不是什么新生代了。算算年龄,他已经四十出头岁,都人到中年了。

    按照游戏里面的剧情,现在的辛格尔德已经是个死人——在色雷斯大军三路入侵特雷拉王国的战争之中,他率领王国仅有的一支精锐骑兵,日夜兼程,把骑兵跑成了步兵,以惊人的速度抢占有利地形,打了三路大军中间那一路艾兰茨军的埋伏。

    那一战打得非常惨烈,艾兰茨暴风骑兵从此成为绝响,名将“燃烧的钢铁”奥托·斯宾诺拉当场战死,传奇强者“勾勒大地的贤者”恩斯特·洛佩斯重伤,就连艾兰茨家族的首领,卡特琳娜·艾兰茨公爵,都因此受了不轻的伤,只能抛下苦战之中的军队,带着少数亲信狼狈而逃。

    而特雷拉军的损失更是惨重,自辛格尔德以下,一整支军队的中高级军官几乎全都战死沙场,雄赳赳气昂昂走出特雷拉城的那支军队里面,最终能够活着回到故乡的,十不存一。

    这场血战震惊天下,却并没有能够挽救特雷拉衰落的命运。色雷斯军南路大军在投降的特雷拉大贵族们的帮助下,一路长驱直入,打到了特雷拉王都。经过前后三次惨烈的王都之战,双方都损失惨重,最终都无力再战。

    特雷拉人保住了他们的首都,并且在当时主政的“戎装公主”坚持下,没有签署任何出卖国家利益的停战条约。最终色雷斯人无功而返——也不能说无功而返,至少他们成功地达到了打击特雷拉人,迫使特雷拉放弃对莫来联邦的支援,这个最初的目标。

    现在,因为穿越者们的影响,色雷斯王国已经不可能再对特雷拉发动战争——双方都已经不接壤了,怎么打?

    而艾兰茨家族更是已经从色雷斯王国独立,成了艾兰茨王国。他们当然也不可能再为色雷斯人奔走效力,给已经日薄西山的色雷斯家族当马前卒。

    至于战争,更是完全没可能的事情。卡特琳娜·艾兰茨女王正忙于冲击传奇境界,国内政务都交给丈夫柳道青以及重臣奥托·斯宾诺拉、皮耶德·康迪处理。这三个人随便那个都不是好战分子——就算好战,他们也只会跟色雷斯人打仗。

    现在的特雷拉王国,和平得很。

    而普雷特·雅玛更加关心的,是关于辛格尔德的失忆的事情。

    这位蓝色头发的名将年轻时候脑袋受过伤,因此失去了很多的记忆。他只记得自己是王国北地的人,名字好像叫辛格,具体家住哪里,家里有哪些人,他一概都不记得了。“辛格尔德”这个名字,是从军之后才改的——按照当初建议他改名字的那个吟游诗人的说法,这名字比较“厚重”一些,更加适合一个想要进步的人。

    作为一个熟知剧情的穿越者,普雷特却知道,辛格尔德在失忆之前,原本是塔拉汗领东北部,迷瑟勒勒森林之外,一个叫做卡里普拉村的村民。他甚至在村子里面原本还有老婆孩子——当然,如果按照游戏剧情的话,他的老婆孩子这时候都已经死了……

    现在,他的妻子蒂亚和儿子赛里当然都还活着,两个人住在“莽穿地球”城堡里面,算是穿越者们的嫡系。他的儿子赛里是白泽半妖肖·艾尔的亲传弟子,已经继承了老师卷宗学者的职业,实力很强。

    在王都找到他之后,普雷特就在一边努力和他交好,一边帮助他治疗头部的旧伤。

    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他终于治好了辛格尔德的旧伤,帮助这位本该已经殉国的名将寻回了失去的记忆。

    然而记忆找回来了,麻烦也就来了。

    辛格尔德在老家有老婆孩子,可他在这里也同样有老婆孩子,他夹在两边的家庭中间,左右为难。

    所以他才会整天唉声叹气、愁眉苦脸,连喝酒都喝得一点也不愉快。

    现在,他找到普雷特,就是想要跟普雷特商量一下,该怎么解决这个棘手的难题。

    面对家庭的矛盾,就算是无惧生死的猛将,也显得懦弱不堪。莽穿新世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