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莽穿新世界 第四十五章、辛格尔德的拜托

时间:2018-05-23作者:楚白

    辛格尔德之所以找普雷特讨论私事,自然是有理由的。

    帮助他恢复记忆的治疗,是由普雷特·雅玛子爵主持的。他恢复记忆之后,从他失口说出的只言片语里面推测出他过去历史的,也是这位雅玛子爵。

    所以他觉得,要讨论自己过去的那些事情,讨论现在该如何面对,最好的讨论伙伴,就是普雷特。

    ……他当然不知道,其实对于他的过去,普雷特是很熟悉的,甚至于——普雷特跟他的儿子赛里,还有不错的交情。

    赛里的职业是卷宗学者,这职业大概可以理解为“法师化的圣职者”,成长道路、作战方式都类似于法师,但使用的却不是法术,而是神术。

    他们是圣职者中极为少见的学者,本身并不具有其他圣职者那样强烈的信仰,甚至于和神祇之间并没有强烈的呼应。他们所做的,是通过“理解”和“研究”,掌握神术背后的规律,然后像法师施展法术那样,将神术施展出来。

    卷宗学者不能施展高级的神术,作为补偿,他们可以施展多个神术体系(多个神祇信仰)的法术,并且不像一般的法师那样,穿着铠甲就不方便施展法术。

    这个职业,是可以穿着重甲的——假设他们穿得动的话。

    赛里在可能面对战斗的时候,就穿着一套全身甲。不过他穿的不是那种厚重的钢板一样的铠甲,而是相对灵活一些的轻型全身甲,只有胸口之类要害部位,才使用了较为厚重的钢板。

    他的那套铠甲相对一般的全身铠甲而言轻便了许多,上面被护犊子的老师肖·艾尔(封皇)附着了若干层不同的防护法术,以总防护力来说,甚至比最重型的铠甲都要坚固得多。

    而这套铠甲的制作者,自然就是铠甲大师普雷特。

    在制造这套铠甲的过程中,普雷特和赛里聊了好几回,从这个刚刚走上社会不久的年轻人那里,了解到了很多关于家庭、关于未来,以及关于父亲的想法。

    赛里一直觉得自己的父亲辛格早已战死沙场——否则的话,怎么会一去二十年,杳无音讯呢?

    虽然成为施法者之后,他自己占卜过,也请老师以及老师的那些朋友们帮忙占卜过,占卜的结果都是他父亲还活着,但他却对此十分的怀疑。

    “占卜也是会出错的。”他总是这样说。

    普雷特能够理解他的想法——不这么解释的话,剩下的解释就是辛格抛弃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那样的答案,实在是太残酷了!

    穿越者们尽管知道一切,却也不好空口说白话耍神棍,只能劝他放宽心,不要钻牛角尖,或许事情跟他猜想得不一样……如此这般。

    现在,辛格尔德总算恢复了记忆,普雷特当然希望能够劝说他回到家乡,和自己的家人团聚。

    但是还没等他提出这个建议,辛格尔德自己就说出了眼前最大的问题。

    他当然可以扔下一切返回故乡,去跟阔别多年的妻儿团聚,可是……现在的妻儿怎么办?

    西陆世界可不流行什么一夫多妻制,除了兽人社会里面偶尔出现这种特殊情况之外,就连相对比较落后的蛮族、蜥蜴人,甚至于连鱼人社会里面,都没有这样的情况。

    所以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可不是一句“天意弄人”就能搪塞过去的。

    按照游戏里面的剧情,玩家们在小赛里死后,可以帮有些疯癫的寡妇蒂亚送信到王都,如果玩家做事仔细,并且有足够的声望,甚至能够一路追查,最终把消息送到辛格尔德家里。但玩家是见不到辛格尔德的,这样做也不会有好结果——蒂亚会在王都之战前后,死在来自王都的刺客手下,为这悲伤的故事画下一个凄凉的句号。

    现在,那种事情当然不可能发生。蒂亚母子早已离开卡里普拉村,现在她住在“莽穿地球”城堡里面,在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地方能够比那里更安全。而她的孩子赛里也没有少年早夭,反而健健康康地成长了起来,现在已经是一个四十级出头的卷宗学者。因为护犊子的老师以及穿越者长辈们的缘故,他一身装备极为豪华,更有许多的战斗经验。如果真有刺客从王都跑去刺杀他,唯一的结果就是千里送人头,绝对没有成功的可能。

    四十级不算很高的等级,但四十级的卷宗学者,其实际战斗力是要远高于普通四十级的。穿越者们教出来的学生,又比普通的卷宗学者更强。更不要说赛里身上那套装备,怕是连传奇强者看了都要叹息,或许可以套用所谓“男默女泪”的老套俗话。

    一般的刺客……赛里可以站在那里,随便他从正面还是从背后捅刀子,破得了防就算他厉害。而一旦刺客出手被他发现,直接就是魔杖一挥,“啪”的一道闪电轰到脑袋上。

    胳膊粗的闪电见过没?威力接近传奇法师出手的魔杖见过没?让你开开眼界!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蒂亚母子的地位和靠山都并不比辛格尔德现在的妻儿差,两边半斤八两——甚至蒂亚母子的靠山还更硬一些。所以哈雷特家族想要像游戏里面那样杀人灭口,或者是把消息给隐瞒下去,是完全不可能的。

    当然,这些事情,普雷特暂时不会跟辛格尔德说明。

    他没有扮神棍的打算。

    辛格尔德跟他喝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闷酒,最后借着酒劲,将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

    “……普雷特老弟,你说我该怎么办?”说完之后,他满脸苦涩地问。

    普雷特笑了笑,说:“如果老兄你相信我的话,这件事暂且交给我。我去帮你查一查你家人的下落,快的话三五天,慢的话十天半个月,一定给你把结果查出来,怎么样?”

    辛格尔德皱起眉头,看着他。

    “放心!我绝对不会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普雷特在他的目光之中看到了担忧,心里反而有些高兴,笑着说,“我只查消息,而且是不动声色地查,绝对不会被任何人发现,也不会伤害到任何人——我保证!”

    辛格尔德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用力地点头。

    “那就拜托你了!说实话,在这件事上,我真的只能拜托你了……”

    “放心放心,就冲着咱们经常一起喝酒的交情,这件事我一定帮你弄个好结果!”普雷特信心十足地说,还用力拍着胸口,将铠甲敲得咚咚作响。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