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 第600章 秦夜离要被媳妇吓死了

时间:2018-06-14作者:米玉白

    ,精彩小说免费!

    她握紧手指,抿紧嘴唇一言不发。

    她控制不住的在脑海中想象,她曾经面如冠玉的夫君,死后鬼魂的模样会不会狰狞恐怖,会不会在这些年里做了厉鬼滥杀无辜,手中是不是沾染了无数无辜者的性命?

    她想,如果是这样的清澜复活了,还会是她原来那个父亲秦清澜吗?

    八年的分别,八年的人鬼殊途,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慕容秋水了,那么清澜,他还是当年那个清澜吗?

    慕容秋水不知道答案。

    她害怕去深想答案。

    她沉默的松开了苏卿若的手指,垂着眼眸没说一个字。

    而绷紧背脊满脸期待的秦清澜看到她的沉默、看到她松开苏卿若的手后步步后退的模样,他脸上的期待散去,只剩下满满落寞。

    慕容秋水一步步退回之前的座位,她缓缓坐下,手指颤抖着摸向旁边桌子上的茶杯。

    茶杯是滚烫的,精神恍惚的她没有端起杯子下面的杯垫,她无知无觉的端着滚烫的茶杯缓缓送到唇边,吹也没吹一下,被滚烫的茶水烫得嘴唇一痛,她才猛地回过神来。

    她垂眸看着杯子里浮浮沉沉的茶叶,沉默的将杯子重新放回桌上。

    手指无意识的揉搓着绢帕,她双目放空望着门外,不知道此刻在想些什么。

    没人打扰她。

    秦夜离和苏卿若虽然心疼她,但他们知道秦清澜需要她的回答才能决定要不要与她相见,所以他们只安安静静的陪她坐着,一语不发。

    而秦清澜虽然心疼他家媳妇的恍恍惚惚,但也没有出声让秦夜离拿出鬼魂眼泪给她、和她相认。

    他知道她在怕。

    那害怕,一如他。

    不知过了多久,慕容秋水终于回神。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迟疑和恍惚,伸手拍了拍自己僵硬的脸,抱歉的看向秦夜离。

    她口口声声说着爱夜儿的父亲,但此刻的迟疑,怕是让夜儿难过了吧?

    她抱歉的说:“不好意思,我刚刚想了一些往事。”

    看向苏卿若,她点头回答说:“虽然这么多年未见,我和清澜之间肯定生疏了,但我还是想让他复活的,如果他能活过来,我仍旧愿意跟他做夫妻。”

    秦清澜站在花瓶后面,听到这句话,他脸上却没有多少高兴。

    他心说,你希望我复活,你仍旧愿意跟我做夫妻——那你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呢?为什么不说你并不恐惧我?为什么不说你仍旧会爱我?

    因为……你自己也无法确定你将来会不会恐惧我,是吗?

    你无法确定,将来你半夜醒来突然看到睡在枕边的我时,会不会迷迷糊糊的认为你身边躺着这个人是死了很多年的死尸,然后被这死尸吓得尖叫奔逃,是吗?

    你更不确定,我死过一次之后,你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爱我,是吗?

    秦清澜的身影在花瓶后面淡去,他满身落寞的离开了长念楼。

    苏卿若和秦夜离对视一眼,有些心疼父亲。

    当然,不知道情况的母亲也同样让人心疼。

    可惜当事人没做下决定之前,他们做儿子儿媳的也没法越过当事人,将事情挑开了说,万一弄巧成拙,怕是会让父母心中不快。

    叹了一口气,苏卿若说:“母亲,对于让人死而复生这事儿,我的确有一点办法。不过咱们先不说它,您先静静心好好考虑一下,然后我们再慢慢说这事儿,好吗?”秦夜离也补充说,“母亲您别内疚,我能理解您此刻复杂、混乱、纠结的心情。父亲他毕竟是个死了八年的人,对我而言他只是我父亲,我有我的妻子和孩子,我不用跟父亲时时刻刻在一起,只需要隔三差五的对他尽尽孝就行了,所以我不怕他。但您不一样,您和父亲是夫妻,您和他将来可能要日夜相处,半夜看到他时您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他曾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您会被吓到,因此您会犹豫会挣扎是正

    常的,我真的能理解您。”

    慕容秋水红着眼眶望着她的儿子,嘴唇嗫嚅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感动得想哭。

    她以为没人能懂她此刻心中的犹豫和挣扎,原来她的儿子,她的儿媳,他们全都懂她。

    他们不会怪她冷血,不会说她不够爱清澜,他们理解她的害怕。

    看到两个孩子依次上前来心疼的拥抱了她,然后安安静静的离开,当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眼帘那一瞬,她眼中蓄积的泪水啪嗒一声掉落下来。

    她以手掩面,委屈,愧疚等等情绪将她笼罩,她的泪水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颗颗滚落。

    她心说,清澜,我仍旧爱你,哪怕你死了八年,我仍旧爱你……

    并非我对你的爱经不起考验,我只是害怕,怕鬼,怕看到你冰冷的尸体……

    即便你是我的夫君,短时间里也无法让我彻底战胜对鬼魂和死尸的恐惧啊!

    但是只要给我时间,我能战胜这种恐惧的,你相信我好吗?

    她闭上眼睛无声哽咽。

    曾经一心想着让清澜复活,可是那时候她没有想过清澜若是真正复活后,她们之间的障碍,她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和爱意在期待他复活。

    如今复活的事几乎就摆在眼前了,那一腔热血冷却后,于是,该有的担忧和挣扎,也就随着冒出来了。

    不是她心口不一,不是她虚伪,她只是曾经被爱蒙住了双眼,忽略了最残酷的事实。

    ……

    苏卿若和秦夜离走出长念楼不远,就看在了在屋檐下徘徊的秦清澜。

    秦清澜看到他们,期待的望过来。

    “她还好吗?”

    他问道。秦夜离皱了皱眉,低声说:“怎么算好呢?怎么又算不好呢?她爱了一辈子,想了一辈子的夫君明明就在她身边,却不肯见她,她仍旧被这种生死相隔的哀愁纠缠着,这算好吗?她知道她的夫君竟然有复活

    的可能,这又能算不好吗?”

    刚才走到门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母亲那彷徨无助又害怕的样子,让他很心疼。

    因此对这个让母亲心疼难受的父亲,他自然就有些迁怒。

    秦清澜一愣,随即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温柔的摸摸秦夜离的脑袋,无奈的说,“我知道你怨我没勇气去见你母亲,可是,不止父亲需要时间,你母亲也需要时间啊。”见秦夜离不以为然的想反驳他,他抬手止住秦夜离的话头,温柔对秦夜离说:“我记得你最怕冰冷滑腻的蛇,那我问你,如果有一天你家卿卿突然变成了一条鳞片冰冷的蛇,它还紧紧缠绕着你,你能克服心

    理阴影高高兴兴摸蛇脑袋叫媳妇吗?”

    “……”

    秦夜离顿时无语的看着秦清澜。

    有这么打比方的吗?

    这怎么能一样呢?

    秦清澜看到儿子眼中的瑟缩之意,他不禁笑了,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果然还是怕蛇啊!

    他说,“这怎么不一样呢?你怕蛇,如果你家卿卿变成了蛇你肯定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而你母亲不怕老鼠不怕蛇,她最怕的就是鬼,可我如今就是她最怕最不想见的鬼啊。”

    秦清澜见秦夜离无言以对,于是笑着离开了,不再打扰这小两口。

    秦夜离默默看着秦清澜离开,然后想起秦清澜刚刚提的那个问题,他顿时背脊一麻,狠狠打了个哆嗦。

    苏卿若走到秦夜离面前,伸手挑起他下巴,恶趣味的问道:“父亲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秦夜离你说,如果我现在变成了一条蛇,你会对我亲亲抱抱叫媳妇吗?”

    “……卿卿你别跟着父亲一起来闹我!”

    秦夜离忍着打哆嗦的冲动,一脸无辜的望着苏卿若。

    苏卿若的表情比他更无辜,“没闹,我是真的想知道啊。你快说,如果我变成了一条蛇,你会克服心理阴影,抱着我这条蛇一块儿睡觉觉吗?”

    “就像……这样!”

    苏卿若笑眯眯的看着他,不等他反应过来,就对他施展了一个小小的幻术!

    在她眼中她仍旧是她此刻的模样,但在秦夜离眼睛里,她竟瞬间变成了一条水桶粗细的大蟒蛇!

    它绿油油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它挨着他手指的部分蛇身,传来阴冷滑腻的触感!

    而那高高昂起的蛇头在他头顶摇晃了一下,突然吐出血红的信子,然后张开血盆大口猛地低头扑向他!

    “……不……蛇!”

    秦夜离瞪大眼睛,艰难的吐出两个字,然后吓得转身就跑!

    他跑动的时候还能听到身后的蛇在地上滑行追来的簌簌声!

    他面无人色的大步跑出去十几丈远,然后突然站住了。

    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那不是蛇,那是卿卿。

    刚刚乍一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蛇,内心对蛇的恐惧和阴影让他下意识就跑,完全忘记了是媳妇在跟他闹着玩!

    他慢吞吞的转身,看向身后追来的大蛇。

    他心里的恐惧让他想再次奔逃,但他的理智却一直在告诉他,这是媳妇,这是卿卿,这是假的……

    于是他忍着头皮发麻的可怕感受,眼睁睁看着大蛇窜到他面前。

    此刻非常想哭的他突然理解了父母的心情。

    当你最害怕一个东西时,哪怕是你最爱的人变成了那玩意儿,当它出现那一瞬,你仍旧难以抵抗心中恐惧的阴影!

    就算你拼命给自己做心理暗示,拼命让自己冷静,可看到害怕事物想逃避的天性扎根于心,让你根本没法淡定,没法冷静。

    苏卿若只是想让秦夜离别怨秦清澜,并不是想真的吓坏他,她见他面无人色的样子,立刻收起了幻术。

    可是哪怕她收回了幻术,她再次向他靠近时,他仍旧惨白着脸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她失笑,“怕成这样了?你还怨父亲不敢去见母亲吗?”

    秦夜离哭丧着脸,舌头直哆嗦,“不……不怨了,我再也不敢怨了!父亲只是怕吓坏了母亲,我终于能够理解父亲和母亲的心情了!”

    苏卿若达成目的,瞬间满意了。

    她在秦夜离眼中慢慢变成了小狐狸的模样,仰头对他说,“来,抱抱我。你看,我是有毛毛的狐狸,不是长着鳞片的毒蛇,乖,来抱一抱就不怕了。”

    秦夜离拼命摇头,他的内心是抗拒的。他家媳妇那么坏,万一她在他怀里又变成大蟒蛇来吓他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