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 第70章 娘子求你原谅我

时间:2018-04-01作者:米玉白

    “宋郎——”

    “……”

    冷不丁的对上翠红像是带着小钩子的眼神,苏卿若心想,你是不是傻?

    你一个伺候人的丫鬟,宋寒秋要真得了郑家的家财,他还会娶你吗?他那种男人,难道不会找个既漂亮又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吗?

    翠红见苏卿若只看着她,却不说话,低下头难过的说:“宋郎是不是昨晚跟郑大小姐一夜缠绵,见过了郑大小姐的温婉良淑,心里嫌弃我了?”

    她长长的睫毛一眨,眼泪啪嗒一声掉下,“我也是出身书香世家啊……当初若不是我父亲被牵涉到了贪墨大案里,我们又怎会举家被发配往北关?若非如此,我此刻还是金金贵贵的大家闺秀,又怎会沦为奴仆?”

    抬头看向苏卿若,翠红哽咽道,“宋郎你忘记了吗,你说我们同病相怜,都是因为父亲被冤枉才被发配到这苦寒之地……只有我懂你的怀才不遇,也只有你懂我的心酸。你说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说等你有出头之日,就会迎我过门的!”

    “……”

    苏卿若听完,只有一个感慨,原来是同病相怜的罪犯之后啊。

    不过宋寒秋虽然是犯官之子,但因本朝皇帝开明,曾经下令犯官之子只要有三位德高望重的贤人做担保,亦可参加科举,因此宋寒秋也一心想走上仕途,目前已经考上了秀才。

    只不过他因为家贫的缘故,做了秀才照样被人瞧不起,那些同窗聚会从来不带他一起玩儿,故而才有了他“怀才不遇”这一说。

    苏卿若低头冷笑,呵,一对人渣,即便你们是罪犯的子女,在北关过得不如意,也不能害一个无辜女子吧?

    真是好一对黑心肝的奸夫淫妇啊!

    狼心狗肺,颠倒黑白,害人性命,夺人家财,最后这样一对男女若是还能荣华富贵到老,那可真是老天瞎了眼。

    苏卿若骂完了人家奸夫淫妇,她还不得不撑着一张笑脸,扮演着这个“奸夫”的角色。

    “翠红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方才郑大小姐待你不错,你一个丫鬟毛手毛脚的弄疼了她,她不跟你计较,你反而在背后这么编排她——你如今这么做,有一天会不会突然良心发现,开始怨我?”

    “宋郎你可真坏!”

    翠红娇笑着依偎到苏卿若怀中,苏卿若身子都是一个颤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此时此刻被一个女人这样娇滴滴的依靠着,她突然怀念起秦夜离那高大的身子了,至少抱着秦夜离,她不至于一直想抖鸡皮疙瘩。

    翠红用手指在苏卿若胸口轻轻画圈圈,娇滴滴的跟她表忠心。

    “翠红已经是宋郎的人了,宋郎让翠红做什么,翠红就会为宋郎做什么,至于其他人……跟宋郎比起来,她们啊什么都不是。”

    苏卿若嘴角轻轻抽搐。

    她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位置,她明明有胸的,而且还不小,根本不像男人那样平坦,翠红都已经把手指画到她胸上了,竟然还把她当宋寒秋!

    这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幻境也是够了!

    抬手握住翠红的手指,苏卿若像脑海里宋寒秋那样用甜言蜜语哄着翠红,没一会儿就把翠红哄得眉开眼笑,一口一个夫君的叫着了。

    苏卿若费了半个时辰才哄好翠红并且送走了她。

    一个人靠在假山的光滑石头上,苏卿若一脸的生无可恋。

    天哪,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才能结束这个幻境?

    她真的很同情郑大小姐的遭遇,但是再这么下去,她真怕她会期盼着郑大小姐早点死、早点让她和秦夜离解脱……

    解决了翠红的问题,苏卿若在外面闲荡了一会儿,抬手嗅了嗅自己的衣裳,确定上面没有翠红靠在她身上时留下的脂粉气味,这才慢悠悠的往新房走。

    丫鬟们已经退下了,秦夜离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等着她。

    看到她走进院子,秦夜离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你去哪儿了?”

    秦夜离脸色很不好看,方才母亲那边的丫鬟已经来催了两次了,说母亲早早就起身等着他们去拜见,结果他一直坐在这儿等,这人就是不回来!

    苏卿若走进门槛,还没说话,就听见秦夜离冷漠的说,“我叫你滚你生气了?若是你也跟我一样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下去,那咱们和离吧。”

    他站起来,掸了掸自己的袖子,一身贵气,“走吧,等会儿到了母亲跟前你不用说话,我会主动向母亲提起和离的事情。”

    苏卿若看着脑海中宋寒秋的表现,就知道当年郑云袖也曾经向宋寒秋提过和离这件事。

    她虽然很想成全了秦夜离,和离了大家都解脱,但宋寒秋当年没有如此轻易放过郑云袖啊,她也只能苦巴巴的跟着走剧情了。

    “娘子这是说哪里话?”

    苏卿若忙上前握住秦夜离的手,秦夜离一脸嫌恶的挣扎,没挣扎开。

    他又用力甩了甩,依然没能甩掉。

    低头冷冰冰的盯着苏卿若,他说:“放手。昨晚你侮辱我那么多次,已然够了吧?现在你还想怎么样?”

    苏卿若看着秦夜离冷淡的样子,抬手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脸痛苦的低声喃喃,“娘子,昨晚的事……我很抱歉。”

    秦夜离冷冷看着她。

    昨晚的事很抱歉?

    那么你觉得你今早做的事就不过分了吗?

    苏卿若苦笑一声,“娘子一心想跟我和离,却不打算在和离之前先问问我,为何我娶你之前对你那么诚心诚意,昨晚却要那样对你吗?”

    秦夜离垂在身侧的手指握紧了又松开,开口时,嗓音更冷:“我不想知道。”

    不论你有什么理由,都是我自己瞎了眼看错了人,与其听你那诸多借口,倒不如什么都不问,大家和离一拍两散的好!

    苏卿若松开秦夜离的手,缓缓捋起自己的袖子。

    随着她一点点将袖子挽上去,她漂亮的肌肤也露了出来。

    明明肌肤白皙透亮没有任何缺陷,秦夜离却抬手用帕子捂着嘴唇,一脸震惊:“你身上为何会有这么多陈年旧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