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 第117章 他看见了通房丫头

时间:2018-04-01作者:米玉白

    苏卿若哭笑不得,从头到尾,这傻子时刻记在心上的就只有一件事:苏卿若是秦夜离的媳妇儿,他认定了死也不改的媳妇儿。

    她摇摇头无奈的转身走,“回去了。”

    她还要去准备一个保护神魂的阵法,将郑云袖的魂魄从他体内逼出来。

    哎,但愿他记忆混乱是跟郑云袖的魂魄有关系,但愿郑云袖的魂魄离开他体内,他就能恢复正常了。

    天天被他叫媳妇儿,她也很惆怅啊。

    秦夜离高高兴兴的跟在她身后,小心翼翼的问:“卿卿,你还生我的气吗?”

    苏卿若头也不回,“可生气了。”

    秦夜离可怜巴巴的望着她,“卿卿——”

    她故意逗他,戏谑的说:“刚刚你不是跟孟道长说,你们俩只能有一个人活着离开练武场吗?他早已经离开了,那你是不是要自刎把命留在这儿?”

    “我不要自刎!刚才那些话都是这张破嘴说的,不是我说的!”

    秦夜离立刻撇清关系,跑到苏卿若面前,指着自己的嘴很无辜的跟苏卿若说。

    他还自以为很聪明的眨着黑亮大眼睛,“真的不是我说的。”

    苏卿若心想,你可真是甩锅小能手,在幻境里为了力证自己的无辜,硬是非说幻境里的自己和幻境外的傻子不是同一个人,如今更绝,为了脱罪你连自己这张嘴都可以抛弃。

    你行,你最厉害。

    她抬手轻轻一下打在了他嘴上,“噢,那你可真无辜,那这张破嘴可真该打。”

    秦夜离重重点头,附和道:“该打!”

    跟在苏卿若后边默默往前走,秦夜离心想,卿卿真好骗,这样就不生气了,她真的太好了!

    ……

    戊时一刻。

    苏卿若蹲在秦夜离书桌前的地上,手边上摆放着一些亮莹莹的珠子。

    她将四十八颗珠子摆成了六芒星的形状,最后一颗也是最亮的一颗被她摆在了六芒星最中央。

    大功告成。

    她忙起来就没管秦夜离去做什么了,摆完了护灵阵法,一扭头,发现秦夜离不见了。

    她站起来看了一眼站在窗边朝外面张望的楚青璃,“王爷去哪儿了?”

    楚青璃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垂眸低低的笑了一声,然后说:“方才院外的侍卫禀告,有人想见王爷,王爷他出去了。”

    苏卿若好奇,谁来找秦夜离?

    替秦夜离守院门的侍卫可不是随便来个人就会通知秦夜离的,能得他们通报的,想必是秦夜离必须见一见的人。

    她想去看看那人是谁,结果刚刚走出房间门,就看到秦夜离挟裹着一身冷气从长廊那边走过来。

    见她要出去,秦夜离眼中有一丝慌乱,忙拉住苏卿若的手说:“卿卿,我好困了,我们快去睡觉吧!”

    “刚刚是谁?”

    苏卿若没有忽略掉他眼中的心虚和慌乱,微眯着眼打量他。

    不会是孟纯阳吧?

    他莫非又怼孟纯阳了?

    秦夜离强撑着他那点不高的智商,自以为演技很好的说:“没有谁啊,一个没长眼的人,我已经打发了她,卿卿你就不要管她了,我们回去吧!”

    苏卿若拨开他的手,打算出去看看。

    秦夜离着急了,一紧张之下直接从后面搂着她的腰,死死抱着怎么都不肯放,还孩子气的说:“不准去!我不准你去!”

    苏卿若低头看着圈着自己腰的手,没去掰他。

    她看向躲在一旁偷笑的女鬼陈丽华,眼神示意:方才发生了什么?

    陈丽华偷偷瞄了一眼孩子气的秦夜离,忍着笑,跟苏卿若告密:“方才院外来的是老王妃娘娘送来的丫鬟,叫倾城,也就是那个打着丫鬟的名义,实际上是来伺候王爷的‘通房丫头’。”

    苏卿若一怔,有点不可思议。

    她回头看向秦夜离,既然是老王妃派来的通房丫头,不是孟纯阳,那他干什么遮遮掩掩的跟做贼一样?

    秦夜离不知道这会儿正有一只鬼在出卖自己,他还以为自己力气大到让苏卿若无法动弹,对上苏卿若不可思议的目光,他很得意的挺了挺胸,抬了抬下巴,像只冠子最亮最红的大公鸡。

    陈丽华一面偷偷的看着秦夜离笑个不停,一面继续卖秦夜离卖得不亦乐乎——

    “因为是老王妃身边的人送那丫鬟过来的,侍卫们不敢将人拦在外面,就请示了王爷。王爷出去一看,见到那叫倾城的丫鬟身上虽然披着一件防寒的斗篷,但里面却只穿了一件薄如蝉翼的纱衣,脚上还戴了两个妖冶的小铃铛,他登时就怒了!”

    陈丽华想起都有点乐不可支,那张惨白的脸因为这么一笑,看上去都有点粉红粉红的了。

    “我还在想王爷他为什么发怒呢,结果他竟然将身上的外袍一掀,露出精壮的身材,用一种特别特别鄙视的眼神对倾城说——论脸,你的脸有我好看?论身材,你这瘦得跟竹竿一样的能跟我比?然后他轻飘飘的一脚就将倾城踹飞了,掸了掸袍子特别高傲的说,论功夫,你连我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你凭什么来跟我抢人?”

    陈丽华摸着自己的眼睛,她总还以为自己是个人,以为自己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没摸到眼泪,她才有些遗憾的放下手指,然后继续笑,“哎哟太好笑了,我们都很诧异王爷他为什么要跟一个伺候他的丫头比这些,听到他最后这句话,我可算明白了!王爷他这是以为,通房丫头是送给天狐大人您的,他以为那是他的情敌呢!”

    “……”

    苏卿若默默抬手扶额,这都叫什么事儿?

    她是女子,那通房丫头也是女子,这傻子怎么就能傻成这样,竟然毫不犹豫的以为那是给她享用的!

    陈丽华还乐不可支的说:“其他人都以为王爷眼光高,想要找一个样样都比他优秀的女子做伴侣,那倾城最后嚷嚷着她羞死了没脸见人了,哭着跑走的……”

    苏卿若知道了事情经过,可这哭笑不得的心情让她觉得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