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 第134章 秦王可爱的小心机

时间:2018-04-01作者:米玉白

    她本就是已经魂飞魄散的鬼魂了,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灰飞烟灭,是这位大人将她魂魄重聚,结果她因为没有理智却险些害了秦王……

    如今,又因为她的微末心愿,劳烦两位大人东奔西走四处求人,她如何过意得去?

    苏卿若对郑云袖的善良,算是又认识了一分。

    满足郑云袖的愿望,郑云袖则献祭她自己的灵魂,这本就是她们之间你情我愿的交易,郑云袖又有哪里亏欠了她们?又何须过意不去?

    郑云袖并不知道她的灵魂对苏卿若有多大的作用,吞噬了郑云袖的灵魂,苏卿若体内的伤就能好个几成,这远比别的妖怪辛苦修炼上一两个月还来得轻巧,所以替郑云袖找沈桓的转世虽然麻烦了一点,但苏卿若并没有什么意见,她甚至还觉得自己是占了便宜的。

    不过既然郑云袖这么不安,苏卿若也没打算拒绝人家的好意,正好秦夜离早一点接受郑云袖的魂魄就能少一点傻气,也挺好的。

    于是苏卿若便接受了郑云袖这份心意,并且说:“秦王乃北关之主,这点事对他而言算不上麻烦。沈桓的转世,我和秦王依旧会帮你找到,你无须羞愧不安。”

    “……那多谢两位大人了。”

    郑云袖见苏卿若愿意提前抽取她的灵魂,她也松了一口气,安心了许多。

    否则看到两位大人为她的事情如此忙碌,她却什么也没有付出,她真的很焦灼很不安心。

    接下来,郑云袖放松了自己对魂体的掌控,说:“请大人抽去我最精纯的那一点魂魄,赠给秦王。”

    苏卿若本来以为郑云袖自己就能够分剥出最精纯的那部分魂体给秦夜离,不过见郑云袖好像真的不会,她便自己动手了。

    在幻境中毕竟过去了将近两年,两年时间里她体内的伤没有愈合多少,但灵力还是积攒了一点的。

    她将灵力凝于指尖,对着郑云袖轻轻一点,就见一个个白色泛着金光的小光点从郑云袖身体里溢出,围绕着她的指尖打转。

    若是有佛门中人在这里,就能看到这些光点是最纯粹的,没有一丝一毫的鬼气,反而被功德金光环绕着,是最最适合给人补魂用的。

    苏卿若没有抽取过多,她怕郑云袖的魂魄过多会影响秦夜离的本性。

    倘若秦夜离到时候变成一个时时刻刻翘着兰花指绣花的王爷,她一定会一巴掌拍死他的!

    苏卿若抽取了大约二十来个小光点就停手了。

    郑云袖感觉到自己的神智依旧是清醒的,翘起嘴角有点高兴。

    她其实也有点害怕这位大人将她的魂魄取走一半以后,她会再度失去理智变成一只只剩下执念却毫无记忆的女鬼……倘若那样,她就无法清醒的看到宋寒秋付出代价的结局了。

    她更想,在献祭灵魂之前,看一眼她如今的女儿,宋锦绣。

    她想看看那孩子如今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宋寒秋和他后来的续弦欺负?

    那可怜的孩子,有没有被宋寒秋教坏?

    ……

    苏卿若安抚了郑云袖以后,就用小瓶子装着郑云袖最精纯的魂魄去找秦夜离。

    秦夜离正坐在书房里,一边磨墨一边思考要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去推倒如意坊,要怎么做才不会引起如意坊背后主人的怒火?

    然而他呆坐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一个好办法来。

    砚台里的墨汁变得过于浓稠了他就一小勺一小勺的加清水,继续握着墨条磨,变得浓稠后又加水,继续磨,一直这样重复,砚台都快满溢出来了,他一个好主意都还没有想出来。

    苏卿若进门,看到秦夜离的袖子已经在砚台上沾染了黑色痕迹,忍不住说:“你是嫌衣裳颜色不好看,想自己染个色儿是吗?”

    “啊?”

    秦夜离听到声音猛的回过神来,一开始没明白苏卿若话里的意思,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袖子,顿时着急忙慌的站起来!

    “哎呀,怎么都弄脏了!”

    这一身宝蓝色的衣裳可是他专门找出来跟卿卿搭配的!

    卿卿的浅蓝色道袍,他的宝蓝色缎衫,站在一起多般配啊!

    现在可好,这袖子脏了,不能穿了!

    苏卿若见他苦恼得眉头都皱起来了,走上前无奈的说:“你堂堂王爷还差这一身缎衫?库房里那么多绸缎都在积灰呢,让绣娘们重做几套不就好了?”

    秦夜离眉头并没有松开,反而更愁了,“她们做起来好慢的,怎么也得五六天才能做好……可是我宝蓝色的衣裳就这一套……”

    苏卿若白了一眼他,“穿其他颜色不行?”

    秦夜离摇头,盯着她身上的浅蓝色道袍,“不行,其他颜色跟你不搭了!”

    苏卿若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道袍,又看看他身上的,这才明白,原来之前从池塘里出来后这傻子沐浴了翻箱倒柜的找衣服就是为了找一件跟她搭配的啊!

    真是无聊。

    苏卿若准备从袖子里掏出瓶子把郑云袖的灵魂给他炼化时,毫无防备的她突然被迎面泼来的墨汁淋得她满身都是!

    “?”

    苏卿若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夜离,他这是要做什么?

    秦夜离两只手抱着已经空空如也的砚台,瞅着苏卿若那一身被浓墨染成了黑色的道袍,小幅度的翘了翘嘴唇。

    见苏卿若抬头看过来,他忙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想抱着砚台把里面的墨汁倒进外面的花圃里,一不小心就倒在你身上了!”

    苏卿若微微眯眼,盯着秦夜离那心虚的脸和那双不敢跟她直视的眼睛。

    秦夜离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默默地将砚台抱着挡在自己脑袋前面,小声说:“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抱稳……真的……”

    苏卿若冷笑一声,“你真不是故意的?”

    秦夜离从砚台后面露出心虚的双眼,看了眼苏卿若,忙又举起砚台挡住自己,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

    苏卿若伸手将砚台拿开,托着秦夜离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不许撒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