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 第175章 造梦

时间:2018-04-01作者:米玉白

    子时一刻。

    苏卿若睁开眼睛,轻轻动了动身子,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被身边的人以一种占有欲极强的姿势圈在怀中,半点都挣扎不开。

    若是非要将他的手拉开,怕是会将他吵醒。

    苏卿若无奈的将一点灵力引入指尖,白皙的指尖对着秦夜离的眉心轻轻一点,秦夜离便陷入了深眠中。

    苏卿若这才放心大胆的将秦夜离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掀开被子下了床。

    随着她离开房间,她身上的衣袍随之变幻,恢复了皮毛那般雪白的颜色。

    黑夜中她的身影如同鬼魅,几个起落就离开了王府,半点都没有引起王府侍卫的察觉。

    在修道之人和妖怪面前,这些人族所谓的高手也不过如此。

    苏卿若找到了宋锦绣如今住着的客栈,隐身进了她房间。

    床上睡着的小丫头皱着眉头,似乎连在睡梦中都有些不开心,那漂亮的眼睛还有点浮肿,显然是哭过的。

    苏卿若在床边坐下,看着宋锦绣的脸,本来想着自己如今伤好了一半,可以随意动用灵力了,准备消耗一点灵力将宋锦绣浮肿的眼睛恢复如初,可一想到世安苑中那个睡着的小醋坛子,她无奈的摇摇头,打消了这念头。

    小丫头哭肿了眼睛不会要命,可若是那小醋坛子打翻了,闹了起来,那可是要命的。

    苏卿若没有多磨蹭,引导灵力让宋锦绣陷入了深眠中,然后将一团早已经编织好的梦境打入了宋锦绣脑海中。

    她等了不到一刻钟,就听见沉睡中的宋锦绣呢喃着叫了一声“母亲”。

    想必,她已经入了梦——

    如苏卿若所料,睡梦中的宋锦绣不知怎么的突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她左顾右盼,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开始慌张。

    沿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奔跑,一路经过却始终看不到人,周围好像始终有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了她的视线,让她只能看到附近的景致,更远一点的地方都被浓雾遮掩,这种万物俱静的感觉让她惧怕!

    她颤抖着大声呼救,可仍旧一个人都没有,渐渐地她跑不动了,她被吓得腿软,连逃生离开这个地方的力气都没有了。

    正在她心生绝望的时候,一个漂亮的小男孩出现在她面前。

    那个小男孩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她,问她,姐姐你怎么了?你很害怕吗?不要怕,这儿不是你一个人,我会陪着你的。

    宋锦绣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一双眼睛亮亮的望着眼前的小男孩,不禁紧紧抓住他的手不敢松开,生怕一松开,这儿又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她不知道在这个诡异的地方呆了多久,她只知道这个小男孩儿一直陪着她,让她不再彷徨不再害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们终于走出了这个诡异的地方,眼前豁然一亮,她看到了亮堂的院子,和熟悉的景致!

    这是听雪轩,是她从小到大一直住着的地方!

    她惊喜的想低头告诉小男孩她们已经到家了,可一低头,身边哪儿还有小男孩的踪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在恐惧再次袭来的时候,她看到一个美丽的妇人从听雪轩大厅中走出来,站在门口静静的微笑着看她。

    她看着那美丽的妇人不禁怔住了。

    然后,她看到那个妇人从腰间摸出了一个漂亮精致的荷包,说,锦绣,我的女儿,我是你母亲啊,这荷包是我当年亲手为你做的——

    她看看荷包,又看看美丽的妇人,没有半点怀疑就相信了那是她的母亲,她颤抖着叫了一声母亲,很快扑过去投入母亲的怀抱。

    母亲搂着她对她说了一连串的对不起,说自己死得早没能保护好她,说自己这些年一直没有投胎,就是放心不下她,如今看到她的渣父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终于能放心的离开这世间……

    她听着母亲的喃喃低语,心中悲凉,她第一次见到母亲,竟然就是和母亲的永别吗?

    母亲哄了她很久,她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母亲即将离开时,温柔的说,方才那个小男孩叫楚天佑,是当年被她连累以至惨死的沈桓沈公子的转世,她如今魂魄不存,无法赎罪,只求女儿能够替她赎罪,了断她欠下的这一份因果……

    “母亲——”

    宋锦绣突然从梦中惊醒,怔怔的望着床顶,梦中母亲温柔细语的声音好像还在耳边,可看到客栈的屋顶她已经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梦……

    意识到那只是一个梦,宋锦绣喉咙涩涩的,两滴冰凉的眼泪从眼眶中滚落。

    可是想到梦中那个温柔的母亲,她一点也不想相信那是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想相信那是母亲来托梦了!

    “母亲……方才梦中真的是您吗?是您看到父……宋寒秋和孙如月被下了大狱,您大仇得报,因此即将去投胎,这才前来给女儿托梦吗?”

    她缓缓坐起来,又是两滴眼泪砸下。

    闭上眼睛想起梦中那无比真实的一切,她越发觉得这个梦不只是她思念母亲才产生的虚假梦境。

    倘若这个梦是假的,梦中怎么会出现“楚天佑”这个名字?

    她忽然想起,最后母亲曾说,她若是不知道楚天佑的下落,就去秦王府,去了那儿自然会有人告诉她答案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宋锦绣决定天亮了就去秦王府!

    ……

    翌日。

    秦夜离早早起床准备像平常一样练武,却被苏卿若叫住了。

    他好奇的看着苏卿若,“卿卿有事吗?”

    “跟我来。”

    苏卿若掌心一翻,一个漂亮的黑色小阵盘凭空出现。

    她走到世安苑中的练武场上,将小阵盘扔到练武场中央,小阵盘突然隐入了砖石中,紧接着练武场上出现了一个完满的圆,以小阵盘为圆心,半径为一丈。

    这个圆形一看就是个阵法,圆的边界似乎有阵阵气流回旋撞击,圆里面是一个看似很危险的地界,圆外面则风平浪静,很是奇妙。

    秦夜离跃跃欲试的看着那圆形阵法,侧眸看向苏卿若,等着苏卿若让他进去。

    苏卿若侧眸对他说:“你因为天生神力,在北关很少遇到与你势均力敌……”

    话说到一半就被秦夜离得意的打断。

    秦夜离握着自己的长枪挥舞了两下,将长枪插在地上,霸气的说:“不是很少遇到,是从未遇到!”

    他是北关的神,除非那些人用车轮战术,几百人打他一人,否则一对一的单挑的话,谁也不是他的对手!

    苏卿若抬手扶额,你最厉害,你也最得意了!

    她哄孩子似的温顺改了口,继续对他说:“你天生神力,二十六年里从未有过与你势均力敌的对手,可大月朝地幅广袤,北关在整个大月朝只算得上个巴掌大的小地方,你在北关没有对手,日后去了大月朝的京都,你未必不会败于他人之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