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王妃,你家王爷不傻了! 第531章 我不怕死,只怕你离开

时间:2018-05-05作者:米玉白

    ,精彩小说免费!

    苏卿若被秦夜离捂住了嘴唇不许她再说下去,于是她便安静的看着秦夜离。

    她以为秦夜离阻止她后,他自己会说点什么的,谁知道,他一个人在那里不知道想到哪儿去了,从神情沮丧受伤,到此刻的精神奕奕红光满面,简直跟换了一个人似的。

    “?”

    苏卿若有点懵。

    正说着话呢他跑神也就算了,还不知道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把他自己给激动成这样了,他简直……

    简直是谜!

    苏卿若的眼神存在感太强,秦夜离被她盯着,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看着苏卿若眼角残留的泪光,他顿时收起心中的欢喜雀跃。

    心疼的摸了摸她的眼角,凑过去亲了亲,他捧着她的脸对她说:“卿卿你想太多了,这些事跟你没关系的。”

    他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我确实受伤了,可是早在你还没出现在我面前我就已经重伤了啊!你是在我身中数箭快死时才出现在我面前的,怎么能把我受伤的事情强加到你自己身上?”

    他幸福的抿嘴一乐,“卿卿你难道忘了吗,那次要不是你拿补元丹救了我,我当时就已经死了,哪儿还会有如今这么多日子可活?”不等苏卿若接话,他就继续说,“而在园林中被孟纯阳刺伤的时候,我们还只是朋友呀!我没有喜欢你,你也没有喜欢我,夺运阵在那时候根本不可能起作用的对不对?那次受伤是正常情况,你不许往自己

    身上揽!”见苏卿若要说话,秦夜离再次捂住她的嘴唇,继续跟她说,“而我父亲的尸体被毁,更是跟你没关系了。我父亲和祖父的尸体早在八年前和四年前就各自被人盗走了,就算没有你,那些偷走尸体的人迟早也

    会做点什么来威胁我的,他们不可能煞费苦心的把尸体偷走却什么也不做,对不对?”

    说完,他眼睛亮亮的望着苏卿若。

    苏卿若见秦夜离绞尽脑汁的为她开脱,不禁好笑,“那你在长云观受伤的事情呢?你能找什么理由?”

    她心中有一个声音说,秦夜离,你别傻了,别为我找借口了,我的夺运阵就是个害人的东西,我跟你在一起必然会害了你。

    “唔……这个……”

    秦夜离语噎,下意识眨了眨眼。

    长云观的事情确实不好辩驳……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办法!

    秦夜离捧着苏卿若的脸就吻了上去,把人亲得晕头转向的,他才一脸幸福的说,“长云观的伤是为卿卿受的又怎样?能为卿卿受伤,我很高兴。”

    握着苏卿若的手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秦夜离用嘴唇轻轻摩挲着她的唇角。

    他说,“卿卿,我不怕夺运阵,我也不怕倒霉透顶,大不了等我变成倒霉蛋的时候,我躺在床上哪儿也不去,那样就不会摔死,不会遭遇横祸,不会离开你了——”

    他开心的凝视着苏卿若的眼睛,“难道我到时候变成倒霉蛋后,不敢动不敢走路,整天只能像个活死人一样躺着,卿卿你会狠下心不照顾我吗?”

    苏卿若静静凝视他半晌,然后抱紧他的腰红着眼眶笑了出来,“不会,等你变成倒霉蛋了,我什么都不让你干,我伺候你一辈子。”

    一直横亘在秦夜离心头的危机终于消失了,他问,“那你不会带着孩子偷偷跑掉了?”

    苏卿若摇头。

    他继续问,“哪怕有一天你亲眼看到我受伤了倒霉了,你也不会打着为我好的旗号,一声不吭的消失掉?”

    苏卿若摇头。

    秦夜离终于满意了,他亲着她的指尖说,“你答应了,你就要做到,如果有一天我醒过来时发现枕边空了,你不见了,那我最多等你三天,三天后你还不回来,我就抹脖子跟你天人永隔,让你白打算盘。”他安安静静的看着她,说,“我不会去找你,你比我聪明得多,你又是修为高深的大妖,你要是存心想躲我,我找你一辈子都找不到,反而会让你东躲西藏过着跟逃亡者一样的生活,你不快乐,我也会一日

    日找得绝望。所以卿卿你听好,你要是走了,我一定不会去找你,我死给你看。”

    他鼻尖抵着她的鼻尖,眼睛深情凝视,“我不怕死亡,我最怕的是你离开我。”

    苏卿若被秦夜离最后一句话感动得想哭,抚摸着他的脸颊,终于点头。

    “……好,我说到做到,哪怕你真被我害惨了,我也不离开你。”

    她郑重答应的同时,还狠狠掐了一把秦夜离的腰。

    谁让这傻子笑眯眯的威胁她来着?

    秦夜离被苏卿若掐得很疼,但是他心里却比之前亲吻苏卿若的时候还要快乐,因为他家卿卿答应他,不离开了。

    难怪那些女子威逼男子时总爱说,你不怎么怎么样,我就死给你看……

    这办法还真好用。

    因为他的卿卿同样爱着他,所以他死给她看,就是最严重的威胁了。

    秦夜离握住苏卿若的手指,危机解除后,这姿势让他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他下意识低头看着苏卿若散开的衣带,想起她之前解衣带的举动,故意问,“你之前解衣带是想……看夺运阵?”

    苏卿若脸上的笑容浅了一些。

    她点头。

    她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找出来那夺运阵的痕迹,想看看是不是只要剥掉那层皮就能够脱离夺运阵的威胁,可是……多半是不行的。

    秦夜离将手放在了苏卿若腰侧,咬着她耳朵低声说,“继续,我帮你……”

    苏卿若不禁笑了,“帮我脱还是帮我看?”

    秦夜离一边解着她的衣裳,一边对她一本正经的说,“当然是帮你看……至于脱,只是为了能更好的帮你看个清楚而已。”

    “……真不要脸。”

    苏卿若笑着任由他装模作样,看他一本正经的,下手却毫不含糊,剥得可快了。

    秦夜离将柔软的衣衫往旁边一扔,颀长的身体覆了上去。

    他捧着她的脸突然低声说,“之前你说,等我变成倒霉蛋以后什么都不让我干……我想了想,这不行,我其他事情可以不干,但有一件事必须干……你说呢?”

    苏卿若看着他那勾起的坏坏嘴角,心领神会,不禁红了耳根。

    她的手指在他胸口轻轻划过,红着脸道,“我觉得不行,你忘了还有一种叫做马上风的死法么?”

    秦夜离没说话,心说,马上风?

    哼,他等会儿就让她看看,以他的能力和体力,到底会不会因为马上风而亡。

    ……

    院子外面。

    诛魔剑无聊的在院子门口飞来飞去,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棒呆了!

    虽然看到姐姐苏醒的那一霎它也很激动,很想冲上去跟姐姐说说话,可是一看到姐姐在哭,需要主人安慰,它立刻就把地儿让出来了,跑出房间不去打扰她们。

    不仅如此,它出来的时候还将桌上那只突然出现的小狐狸给带出来了,免得姐姐看到小狐狸之后分心,影响了她和主人互诉衷情。

    诛魔剑飞啊飞,飞得累了,往门口的青砖石缝隙中一插,直直立在其上。

    它瞅着蹲在门口的小狐狸,心想,这个冒充主人的坏道士怎么跟傻了一样,一动不动,一声不吭,莫不是真的傻了吧?

    诛魔剑是个跳脱的性子,有时候也有点手贱,当然它没手,它只是剑,只是贱……

    它盯着目光呆滞的小狐狸瞅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用它的剑尖去戳小狐狸。

    小狐狸呆呆的蹲在那里,被它戳得一个不稳滚倒在地,小狐狸也没有半点反应,只乖乖的自己爬起来,蹲好,继续呆呆的望着前方不知哪个地方。

    诛魔剑不信邪,又戳了一下。

    小狐狸又被它戳倒,然后又自己爬起来乖乖坐好,继续呆呆盯着前方。

    诛魔剑玩上瘾了,又去戳了小狐狸一下。

    小狐狸似乎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这把剑有点坏,总爱戳它,它终于转了转眼珠,看向诛魔剑。

    眼见诛魔剑又要戳过来,小狐狸索性自己往地上一躺,不起来了。

    “……”

    诛魔剑傻眼了。

    这小狐狸是真傻了还是懒得搭理它啊?

    看着小狐狸那平平静静一副“不用你戳,我自己躺倒”的模样,诛魔剑气坏了!

    这是嫌弃它吧?

    一个偷了主人魂魄的冒牌货也敢嫌弃它,它好想打死这冒牌货啊!

    不过这冒牌货似乎是姐姐带回来的,要打死这冒牌货之前,得先跟姐姐说一声——

    诛魔剑立刻往院子里面飞。

    它想着,它都出来这么久了,主人和姐姐有再多的话也应该说完了吧,这会儿进去肯定不会打扰到他们。

    结果还没靠近窗口,诛魔剑就撞上了一道无形的结界。

    它呆了。

    为什么要把它挡在外面?

    一定是主人那个心机腹黑鬼做的,主人知道它可爱,讨姐姐喜欢,怕它进去跟主人争宠,所以主人就暗搓搓的设了结界把它拦在外面了!

    它气急败坏的用剑尖往结界上戳,一副非要进去不可的架势。

    结果还没戳两下,就听见里面传来主人低沉压抑的低吼声,“滚!”

    “……”

    诛魔剑气得正要跳脚继续戳结界,就听见里面传来姐姐的一声轻喘,然后它看见房间里光芒一闪,显然是一道隔绝声音的结界又被扔出来了。

    诛魔剑僵了僵,它好歹也是一千多岁的剑了,还能有什么不懂的?

    它默默转过剑身往院子外飞去,直直落到目光呆滞的小狐狸旁边,两小只可怜巴巴的排排蹲。

    院子外的两小只,凄凄惨惨戚戚,好不可怜……院子里面的两人,温情脉脉,春光一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