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柒壹叁章 跺脚

时间:2018-06-04作者:微莲不似荷

    一击得手,绝不恋战。

    这是正义制裁战队这个战阵的特点,肇裕薪虽然看不出来这样猥琐的打法哪里正义,却不得不开动脑筋,考虑如何破解眼前的局面。

    正义制裁的玩家,此刻最得意的地方,就是他们迅捷无比的身法。

    原本视野良好的时候,或许还能通过多重感观综合判断这些玩家的行动。

    此刻视野只局限于身边月光笼罩的一小点范围,似乎只要肇裕薪不能拿出更加迅捷的身法,就真的不存在与对手对抗的可能了。

    身法,对了,就是身法。

    肇裕薪忽然想到,在刚刚加入明月曾照公会的时候,为了制定在相柳区的作战计划,曾经找霁月澄空了解过她的技能。

    当时因为霁月澄空就说过,自己的技能需要极长的准备时间。也正是因为这样,肇裕薪才将霁月澄空的技能归类为了不需要考虑使用的范围。

    这一次,特意安排霁月澄空出场,还给了她两个保镖,不就是看中了她曾经说过的特殊能力么?

    怎么一看到她施展技能时的华丽效果,就把这个茬口给忘了呢?

    轻轻敲了敲脑袋,肇裕薪抬起眼皮,瞟向了自己的状态栏。

    那里赫然有一个由五个向上的箭头所组成的图标,这个图标代表的是,肇裕薪的全部属性都有所提升。

    看来,我已经有了强化状态,为什么一直没发觉改变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肇裕薪又迎来了一个昵称为“轻似梦”的玩家的袭击。

    肇裕薪对这个玩家有着很深的印象,因为这个女玩家有着一身近乎爆炸的火辣身材,却偏偏喜欢攻击肇裕薪腋下与腿弯这样的地方。

    这一次,她选择的攻击位置,仍旧是肇裕薪很不好防守的肋下。

    肇裕薪感受到左肋下疼痛,立即用右手去抓轻似梦,却不想只揪住了一片羽毛。

    看来,不是我的属性不如对方,是我的反应还需要提升。

    肇裕薪很快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这却又是一个近乎无解的难题。

    一个人的反应能力,并不会是一成不变的。

    哪怕是一个天生迟钝的人,只要这个人的身体机能是正常的,通过合理的训练,也是可以让反应变得超人一等的。

    可是,肇裕薪现在,要去哪里接受训练,又如何才能得到训练最需要的时间呢?

    很显然,他是不存在这样提升实力的可能的。

    那么,接下来即将遭受的第三次攻击,难道仍旧依靠霁月澄空的治疗技能,硬抗过去么?

    就算霁月澄空的技能,可以拥有无限长的时间。肇裕薪始终摸不到敌人的毫毛,也没有意义啊。

    更重要的是,游戏世界里面的技能,绝不可能拥有无限的时长。

    这么消耗下去,肇裕薪需要面对的结局,很有可能就是被对手消耗到死。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放手一搏。

    肇裕薪在这一刻,打定了拼命地心思。

    第三个发动攻击的,是从一开始就表现得与关山度关系极好的雪迎春。

    肇裕薪一看到她露头,左脚立即重重向前踏出一步。

    这是一次,肇裕薪在表明决心的同时,也在为自己鼓劲的跺脚。

    跺脚之后,学迎春的攻击,也便印上了照顾心的胸口。

    肇裕薪借着胸口中招的惯性,微微侧身之后,整个人都倒向了雪迎春那边。

    接下来肇裕薪矮身一探,肩膀准确的顶在了学迎春的肚子上面。

    原本是侧身飞行的雪迎春,忽然感觉自己腰腹处有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就想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

    倒飞出去的雪迎春,很不凑巧的撞到了正准备跟在她之后发动攻击的飞廉。

    极为严谨且高速的攻击状态,让组成战阵的四个正义制裁的玩家,就像是一台精密仪器的四个零部件。

    虽然说,其中有一两个零部件罢工了,也并没有让战阵这台精密机器立即停转。仅仅是让这个机器的工作,漏掉了一拍。

    就是这漏掉的一拍,给了看台上围观的玩家一种,正义制裁战队被肇裕薪刚才那一跺脚,直接吓破了胆子不敢再出手的感觉。

    其实,看台上的观众,在这种黑暗的状态下,视野还不一定有广场上的肇裕薪更好。

    他们与其说是用“看”来认知比赛,倒不如说是在用推理。

    不一会儿,天空上的弹幕,就充满了催促正义制裁战队不要当缩头乌龟的词句。

    肇裕薪自然看到了这些弹幕,他索性顺势大喝一声:“再来啊!”

    说实话,有没有肇裕薪这一声喊,并不能影响正义制裁战队什么。

    漏掉一环的精密仪器,后边还是会依照设定好的程序,继续发动攻击。

    这一声喊,唯一的作用,就是将肇裕薪的气势,以及整个明月曾照战队的士气,重新推了上去。

    流霜作为排在飞廉之后出手的玩家,没有受到任何外界因素影响。轮到他出手的瞬间,他再一次出现在了肇裕薪的背后。

    再看那肇裕薪,在后背吃痛的同时,又是向着流霜的方向一脚踏出。

    紧跟着,他右手从流霜耳边探出,吐气开声,整条手臂以手肘为前锋,用力向下一劈,道:“给我留下!”

    流霜就好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一般,“pia”的一声,就趴在了广场上面。

    肇裕薪没有机会乘胜追击,因为轻似梦的攻击,紧跟着就到来了。

    他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也没有,左脚重重跺地,右掌直取轻似梦面门。

    有了前两个同伴的前车之鉴,轻似梦这次出手时就预先留了三分力。此刻一见到这个场面,立即就向后一仰头,想要避开肇裕薪的攻击。

    哪成想,肇裕薪右手招式一变,再次改为下劈。

    手肘陷入一片柔软之间,将轻似梦劈了一个后心着地。

    遭受到了重击的轻似梦,身体再也不能像梦一样轻盈。

    强打精神对抗住了晕过去的冲动,她接下来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身体仿佛灌了铅一般,一动都不能动。

    肇裕薪没有过多的关注轻似梦,他根据这两次交手的方向,一阵推断之后,转向了雪迎春的方向。

    左手向着黑暗之中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似乎是在等着雪迎春进招一般。非典型网游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