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柒壹肆章 八方极远

时间:2018-06-04作者:微莲不似荷

    此刻的雪迎春,刚刚与飞廉分开。

    作为正义制裁战队的二号人物,她何曾忍受过这样的挑衅与羞辱。

    就算,眼下挑衅她的,是明月曾照战队的队长,也不行。

    “小东西,你嚣张得还是早了点!”雪迎春恨恨出声。

    肇裕薪没有回答,只是根据声音来源,将自己身体朝向角度,略微做出了一定的调整。

    雪迎春立即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不过,她却舍得不好不容易在对手面前建立起来的优越感。

    她接着说道:“人都说,一个人失去了视力,听力就会特别的好。如今看来,你还真的是有当一个瞎子的潜质。”

    话音未落,雪迎春便如一根离弦之箭一般,射向了肇裕薪。

    而且,她选择的攻击位置,恰恰就是肇裕薪的双目。

    雪迎春考虑问题的角度十分简单,就是奔着肇裕薪此刻以伤换伤的打法去的。

    在她看来,肇裕薪就算有能力反击,也必定会因为双目受创,暂时失去视觉。

    到时候,只要身后的飞廉能加快攻击的频率。趁着这个突然爆发的男人受伤,还是有机会要了他的命的。

    “飞廉,跟上!”雪迎春自信地呼唤道。

    “唉~飞廉?”遗憾的是,飞廉并没有回应她。

    此刻的飞廉,正快步向着远离战场的方向移动。

    雪迎春恼恨飞廉的临阵脱逃,却碍于现在这个阶段,不适合将自己一方的内乱暴露出来,而没有说话。

    银牙一咬,雪迎春手上加力,更加凶狠地掏向了肇裕薪的双眼。

    肇裕薪一开始没有考虑到,雪迎春会将她最擅长的偷袭,直接转变为正面硬攻。

    说实话,他对于这次攻击,准备得可以说是很充足,也可以说是很不充足。

    说充足,是因为他一早便预判出了对手的位置。这为他之后的行动,赢得了一定的先机。

    说不足,则是他对对手的决心估计不足,没想到对方能这么直白地发起攻击。

    肇裕薪双眼前有一对指头在不断放大,一直到他的视线都有些被这对指头遮挡的时候,他才刚刚有了反应。

    肇裕薪甚至觉得自己的瞳仁已经能隐隐感觉到对方手指的热度,一双手才后发先至,挡在了自己的眼前。

    双手与雪迎春攻来的手一接触,肇裕薪心里就踏实了下来。

    就见,他右手向前一探,就抓住了雪迎春的大臂。紧跟着左手一翻再向下一压,按住学迎春的小臂就向怀里一带。

    原本就处在伸臂探身状态的雪迎春,重心立即就被带歪了。不受控制的,向着肇裕薪的怀中扑去。

    如果,肇裕薪是一个采花贼,或许他接下来会毫不犹豫地抱住雪迎春轻薄起来。

    奈何,肇裕薪在这方面,还是颇有几分正人君子的感觉的。

    他十分“客气”地向着旁边一闪身,让开了雪迎春的身体。

    紧跟着,整个人原地旋转半圈,右脚向前重重一踏,双手就好像是撒网一般抡圆了向下一劈。

    “啪,啪啪”,一长两短,三声碰撞声接连传来。

    再看雪迎春,已经以一种十分不雅观的姿态,跪趴在了地上。

    肇裕薪撤步收手,反向又旋转了半圈,重新面向了前两个被他打趴下的对手。

    此刻,肇裕薪身上充盈着一股绝对的自信。

    被他打过一次的对手,决计不需要他再去确认一番状态。他自信,结结实实地吃了自己一招的敌人,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起得来。

    在肇裕薪转身回来的一瞬间,才刚刚爬起来的那两个人,就是肇裕薪这种近乎自负的自信的力证。

    传习自儿时记忆的无名拳法,已经成为了肇裕薪类似于习惯的本能。根本就不需要大脑主动去反应,身体就已经抢先一做出了反复训练无数次的动作。

    是的,这就是肇裕薪解决自己反应能力不足的办法。

    实践证明,他是成功的。至少,正义制裁战队四个人组成的这个战阵,除了一个逃跑得人以外,余下的三个人,都已经被被他砸成了瘫软如泥的“倒卧”。

    虽说,已经有两个“倒卧”打算相互搀扶着挣扎站起身来。属于他们,或者说属于战阵的阶段却已经过去。

    接下来,是肇裕薪的个人反击秀。

    他左脚向前踏步,“啪”的一声响,便等于是通知了流霜,我现在要打你。

    这种攻击之前提前@对方的做法,其实并不是特别可取。至少,刚才的雪迎春采取了这个做法,换来的就是十分凄惨的下场。

    不贵,同样的伎俩与招式,换一个人来用,这个效果,也有可能是天差地别的。

    肇裕薪这种无声的布告,用在刚刚才被他吓破了胆子的流霜身上,除了能显现出肇裕薪在战斗之中光明磊落以外,还对对方有着极为强烈的震慑作用。

    流霜虽然知道自己即将被攻击,却怎么也迈不动步子,无法躲避。

    他知道,出现这种情况,不仅是因为自己刚从倒地的状态爬起来,身体有些滞涩。

    更重要的是,他内心的恐惧感,压制住了他的神经,不允许他反抗。

    此刻,他已经不再是他,而是一只匍匐在上位者面前的孱弱小兽。

    而他需要面对的,也不再是肇裕薪,而是一条高高在上的神龙。

    偏偏,越是认同这样的感受,他便越是难以挪动脚步。就连身边的轻似梦不断拉扯他,给他助力,他都不能挪动哪怕一点步子。

    这样的胆怯,换来的自然是又一次的被痛打。

    “啪”,接下来的宣告,直指刚刚松开流霜的轻似梦。

    此刻,肇裕薪每次发动之前必定踏步而生的这声“啪”,近乎拥有了魔力一般。

    他不仅能禁锢对手的身体,还拥有了传向四面八方极远处的能力。

    就算是虚拟看台的上的玩家,在听到这声“啪”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一哆嗦。

    那样子,就好像这声“啪”能啪进他们的心灵深处一般。

    “啪”,又是一次跺脚,刚刚恢复行动能力的雪迎春,也没能逃脱再一次趴在地上的命运。

    这一刻的肇裕薪,似乎化身为了一尊拥有魔力的大魔王。他朴实的拳脚动作,打在对手身上虽然没有显示出任何属于负面状态的符号,却仿佛天生自带虚弱与眩晕的负面状态一般。非典型网游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