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柒贰壹章 一夜无眠

时间:2018-06-06作者:微莲不似荷

    夜,宁静得深沉。

    这一夜,并没有任何可说的。多数只能白天在线的玩家,全都到了需要休息的时候。

    就连十分担心肇裕薪状态的霁月澄空,都被肇裕薪劝说着,下线去睡美容觉了。

    看起来,对于苍老的恐惧,是任何女人在任何时候,都不容忽视的一种情绪。

    游戏内,只留下一个不用休息,也睡不着觉的肇裕薪。

    他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经历的第几个这样的夜晚。他一个人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却需要与这仿佛没有尽头的黑夜进行对抗。

    长时间养成的习惯,让肇裕薪本能的觉得自己不想就这么浪费掉这段时间。

    最少,最少,也应该要想出明天初赛的人员名单才好。

    偏偏,他就是静不下心来。一点解决这个难题的头绪,都无法捕捉到。

    是不是,走到这一刻,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的才华,也只能支撑起这样的一种结果。后面的一切,就都是奢望了?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不断地用自我催眠的方式,暗示肇裕薪放弃。

    同时,也仍旧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告诫肇裕薪,不要轻易做出放弃的决定。

    肇裕薪知道,那是他根植在心底永远无法抹去的不甘在作祟。

    在这一刻放弃,对于肇裕薪来说,无疑是非常不甘心的。若是就这样结束这一次的国际联赛,等到将来午夜梦回的时候,肇裕薪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

    不放弃,又能做些什么呢?

    来自于灵魂深处的拷问,永远都是最能直击内心深处的。

    这个问题,虽然是肇裕薪自己提出的,可是他就是回答不上来。

    能供他利用的条件实在太少了,甚至,到现在肇裕薪偶有些弄不明白,像相和流那样病态的样子,是怎么进入决赛的。

    就更不要提,需要他针对相和流以及相和流背后额血裔继承者战队,制定出来相应的对策了。

    肇裕薪不甘心,总是希望能依托现有的资源,找到理想的对应手段。谁知,这一想,就是一整夜。

    游戏世界里面的时间,已经逐渐自己能做到与现实世界同步。当肇裕薪感受到了游戏世界的天亮了之后,现实世界之中,也迎来了日出。

    看来,真的到了不得不放弃的时候了。

    肇裕薪这样告诫着自己,终于做出了一个消极的决定。

    他决定,放弃思考阵容与对策。只要排出他觉得最强力的阵容,做到不遗余力的战斗。不管最终的战斗结果怎样,都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是的,肇裕薪只是放弃了思考对策。今天的比赛,他依然想要全力以赴。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月曾照战队的队员也陆续上线了。

    肇裕薪等人员全部都到齐了之后,便带着队伍先来到了比赛场地。

    彤华宫这张地图,看起来与广寒宫或者遣云宫,没有任何区别。也是北面有一个名为彤华宫的殿宇,南面大片的地方,都是空旷的广场。

    硬要找一点不同出来的话,最多也就是,彤华宫南面的广场,地面看上去有些脏,是黑漆漆的一片。

    看起来,这地图不像是隐藏着什么特殊的加成条件的。不如,就以不变应万变吧。

    这么想着,肇裕薪就对身边的队友说道:“獬豸、悠然、娥眉、澄空,你们四个跟我一起出战。这一战,或许会很难打,你们只需要尽全力出手,做好自己就行。”

    四个人非常默契,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部都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就站在了肇裕薪的身后。

    明月曾照战队很快就出现在了广场上面,与此同时,血裔继承者战队才刚刚进场。

    血裔继承者战队一共就来了五个人,显得对今天的比赛非常有信心。五个人也就不存在排兵布阵的问题,见到对手已经上了擂台,血裔继承者战队也快速来到了擂台上面。

    赖赖见双方的队员已经就位,也不耽搁时间,直接就宣布了比赛开始。

    相和流带着身后的四名队员,主动与明月曾照战队的队员行礼。至少,在真正动手之前的礼数,看上去还是十分周到的。

    肇裕薪带着队员还礼,随后立即就拉开了战斗姿态。

    见到明月曾照战队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血裔继承者战队也不含糊,立即就进入了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血裔继承者战队进入战斗状态的做法,并不是拉开什么硬腰硬马的起手架势。而是直接当着明月曾照战队玩家的面,凭空消失在了广场上面。

    莫非,这些夔牛区来的玩家,不仅仅是在光线暗淡的地方能隐身,就连这光天化日之下,都能做到无障碍的隐去身形么?

    这要真的是一种隐身技能的话,不管是从适用范围还是技能效果上,都要甩鱼人区的那些个人好几条街。

    尽管心中已经无法平静下来,肇裕薪仍旧在不断告诫自己,现在不是惊叹的时候。

    看不见的敌人,永远都是最致命的。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对方会从什么地方出手。

    “都打起精神,小心不要……”肇裕薪还有“被偷袭”三个字没出口,一扭头,就看到獬豸向着侧面翻滚了出去。

    “獬豸,你什么情况?”肇裕薪急声问道。

    “呀!”没等獬豸回答,悠然经年也尖叫一声,“快从我身上下去!”

    原来,是一名血裔继承者战队的玩家,双腿盘在悠然经年的腰上,整个人就好像树袋熊一样挂在了那里。

    那人就跟没听见悠然经年的话一样,不仅没有松开她,还向着她的脖子凑上了一双嘴唇。

    这样的举动,可当真是恶心坏了悠然经年。她也顾不得摆脱对手的钳制,掏出兵器直接就刺进了对手的左肋下。

    那人就好像被刺中的不是自己一般,一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仍旧坚持将嘴唇贴上了悠然经年光滑的脖颈。

    悠然经年立即就发疯了一般抽插武器向着对手的身体里面不断刺去,对手的血量则是在一阵紧似一阵的狂降之中,艰难稳定在了还有四分之一的位置。

    奇怪的是,从这一刻之后,悠然经年越是卖力抽插兵器,自己的血条反而变短得越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