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柒贰贰章 极乐之境

时间:2018-06-06作者:微莲不似荷

    面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奇怪现象,悠然经年本能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并将目光投向了肇裕薪。

    她已经习惯了,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等待肇裕薪来帮他解决。

    肇裕薪也没有令她失望,同时就回应给了她一个关切的眼神。

    仅凭这一个眼神,悠然经年便生出了一种安心的感觉。就好像,自己之前的焦虑,都是没有必要出现的一样。

    心情刚刚安定下来,悠然经年忽然感觉到了一阵不对劲。

    她感觉自己的脖子,扭动之间有非常强的滞涩感。那感觉,就好像是脖子麻了,让她有一种这脖子并不是她的的错觉。

    最为诡异的是,她在这种麻木的感觉之外,还感受到了一种好像在跟爱人亲热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弄得悠然经年一阵阵面红耳赤,浑身都非常不自在。

    难道,是我渴了太久,被一个敌人抱住,都会产生这样羞耻的感觉么?

    仔细体会着身上的异样,悠然经年在弄清楚异样的来源之前,却率先生出了这种十分浪荡的想法。

    她立即就想要摇摇头,将这种让她感觉到无比羞耻的想法甩出脑袋。

    奈何,她此刻麻木的脖子,已经不能让她完成这么激烈的动作。

    狠狠地用了几次力,却并没有让她真的感觉到头颅的晃动。

    “不要动!”伏在悠然经年身上的血裔继承者战队队员突然开口说话,“你这么光滑的皮肤,万一被血染上了颜色,就不好看了。”

    这样轻浮的话语,让悠然经年的内心深处,再一次出现了恐慌的情绪。

    不过,她却不是在恐慌对方言语上的轻薄。令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是,这个抱着她,并出言调戏她的人,居然拥有一口软萌的妹子音。

    莫非,我是遇到人妖了?

    悠然经年心中一动,立即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不过,她却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推测。

    因为,她觉得如果是一个性别认同与多数人有差异的个体,他不可能对着一个他认知之中的同性做出如此轻浮的举动。

    无论如何看,这个血裔继承者战队的玩家,都应该是一个女人才对。

    遗憾的是,悠然经年对于同性之间的亲热,天生就拥有极强的排斥心里。

    “死变态!”悠然经年一开口就用上了十分激烈的言辞,“快从我身上下去!”

    那个血裔继承者战队的玩家,不仅没有下去,还特意将悠然经年抱得更紧了。

    只听,她对悠然经年说道:“这个小姐姐,不要这么大火气嘛。火气太大了,伤肝。”

    听了她的话,悠然经年立即就不自在地挣扎了起来。

    却好像是被铁笼禁锢住了一般,根本就不能挣脱对方的钳制。

    甚至,在挣扎的过程之中,她还感觉到了自己,已经变得麻木的脖子上,有阵阵凉凉滑滑的感觉蠕动而过。

    因为脖颈的麻木,悠然经年并不能确定蠕动而过的是什么东西。进而,因为对未知的恐惧,让她的头皮一阵紧似一阵的生出了发炸的感觉。

    一阵急促的吸吮声,在距离悠然经年耳朵极近的地方传来。

    “死变态,放开!”悠然经年尖叫一声,开始拼命推拒着抱住自己这个敌人。

    她已经意识到,这个对手在对自己做什么。委屈与羞辱的复杂感觉,激发了她最激烈的反抗。

    “我红杜鹃盯上的猎物,还没有任何一个逃脱的例子呢!”那名自称红杜鹃的血裔继承者战队玩家,尖声说道。

    “我管你什么红杜鹃绿麻雀,快放开我悠然妹妹!”婉转娥眉舌绽春雷,厉喝一声就要向着这边扑来。

    不想,却被一个身影拦住了去路。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的对手是我。”来人绅士地说道,“认识一下吧,我的名字叫做猿哀鸣。”

    “我管你是什么叫!”婉转峨眉没有好气,立即就要推开拦路的猿哀鸣。

    猿哀鸣就好像与婉转娥眉排练了无数次的搭档一般,快速向着侧面一步跨出。紧跟着,就好像红杜鹃钳制悠然经年那样,盘踞在了悠然经年身上。

    如果说,红杜鹃与悠然经年还算是同性之间的亲密接触。那么,猿哀鸣与婉转娥眉这样异性之间的亲密接触,立即就让玩宛转蛾眉进入了既羞且怒的状态。

    “放开!”婉转峨眉厉声高呼,顺势就开始反抗。

    那猿哀鸣就像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般,肌肉鼓胀之间,就将嘴唇靠近了婉转峨眉的脖颈。

    害怕步了悠然经年后尘的婉转峨眉,挣扎得更加剧烈了。

    然而,这种挣扎看在猿哀鸣眼中,却是另外一翻景象。

    他爱怜地对婉转娥眉说道:“这位气质高贵的美丽小姐,痛苦只是暂时的。这就让我来缓解你的痛苦,顺便让我们一起到达极乐的境界吧!”

    含糊地说着话,猿哀鸣已经开始吸吮起婉转峨眉的脖颈。

    婉转娥眉想要惊呼出声,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完全麻木。

    她卖力地想要发出声音的,却发觉只能发出简单的“呵呵”声。

    见到连续有两个队友失陷在对手手里,刚才还能勉强保持镇静的獬豸与霁月澄空,不约而同的向前迈出了一步。

    很明显,他们是想要去救援自己的同伴。却又在默契地迈出步子之后,十分同步地停住了脚步。

    他们,此刻忽然有一种担心。担心自己这一动,就会变成婉转峨眉那样。

    然而,很多事情,并不是担心就不会发生的。

    两个血裔继承者的队员在他们身后现身,一瞬间就完成了搂抱与交缠的动作。

    此刻,比赛场地上唯一没有被血裔继承者战队控制的人,便只剩下了一个肇裕薪。

    他自然一早就看出了局面的不同寻常,却一直在纠结,自己应不应该有所动作。

    当他看到自己的同伴全部被擒之后,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等下去了。

    手中寒光一闪,乘龙问天戟带着龙吟呼啸而出。肇裕薪抡圆了战戟,一边对着空气不断攻击,一边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霁月澄空处赶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