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柒肆伍章 令丘山

时间:2018-06-13作者:微莲不似荷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以令丘山作为目的地,开启了传送阵。

    当他们从令丘山地图的传送阵之中出来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后面的路要怎么走。

    互相尴尬地玩了一会儿大眼瞪小眼的游戏,悠然经年忍不住问道:“老大,咱们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肇裕薪的心情,似乎随着距离令丘山越来越近,而变得越来越好。

    他当先迈出一步,随后对着身后的同伴勾了勾手指,说道:“这游戏最有趣的地方,不就是地图画不清楚,需要自己问路么?”

    肇裕薪说的游戏特色,当年不知道坑了多少人。就连他自己,也不止一次地吐槽过,游戏在地图制作上面的粗制滥造。

    如今,他知道游戏世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所有的游戏系统,都是人为利用科技,像外挂一样搭建出来的。他忽然有一点理解,这游戏在某些地方无法弄得太细致了。

    其实,负责游戏日常运营的神龙公司,一早就已经用尽了全力在经营着游戏。游戏地图不完善的地方,主要是因为,他们也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将游戏世界探索得太清晰。

    后来经过多次更新,而逐渐完善起来的详尽地图。现在看来,也应该是不断有玩家参与探险并上报问题,才逐渐被官方丰满起来的。

    从这个角度来看,肇裕薪突然有一点理解懒踏京华所说的,后者玩游戏,只是在为国家工作了。

    其实,每一个进入游戏的玩家,都已经是探索游戏世界这个计划的一部分。国家投入了大量的科研力量,甚至不惜为这个游戏专门弄出来一个游戏运营公司,自然是为了维护探险玩家的利益。

    仅凭这一点,肇裕薪自称的冒险者,就是名副其实的。因为,他真的是冒着生命危险在玩游戏。

    当然,这种风险,放眼整个游戏里面,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罢了。就算是他,在没有遇到bug之前,恐怕也永远都不会知道。

    肇裕薪发觉,最近自己的内心情绪变得越来越复杂。他努力让自己只专注于眼前的事情,走向了正在附近种田的一个npc身边。

    心里自嘲:看来我真是老了,找npc问路,也开始喜欢找老农之类的人物了。

    嘴上,肇裕薪却十分客气地说道:“老丈,跟您打听个事情,您知不知道令丘山怎么走?”

    一听说“令丘山”,老丈很是不淡定。就好像说出这个词的肇裕薪,都是什么恐怖的生灵一般,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才遥遥与肇裕薪对峙起来。

    肇裕薪不知道这npc为什么会害怕,不过,他知道就凭这个反应,对方肯定是知道令丘山这个名字的。

    肇裕薪继续解释道:“老丈不要担心,我们只是过路的冒险者,去那里完成委托的。”

    或许是“冒险者”这三个字起了作用,老年npc虽然仍旧是一脸戒备,却终于开口反问道:“你们去那座魔山做什么?”

    魔山?肇裕薪心里一动,回头与身边你的同伴交换了一下眼神。

    很遗憾,就连肇裕薪这个来报仇的人都不明白的事情,他身边的人,就更加理解不了了。

    肇裕薪试探着与npc继续交流,说道:“有一方火正坐镇的地方,怎么可能是魔山?老丈,实不相瞒,我们正是受到了祝融神族的委托托,过来执行任务的。”

    听到肇裕薪前边一句反问,老年npc叉腰昂头,大有一种辩论“那里怎么不是魔山”的气势。等到肇裕薪一说自己是在为祝融神族工作,那老者立即就蔫了下去。

    后边无论肇裕薪问什么,老年npc都是一副好像什么也没有听见的样子。

    肇裕薪讨了个没趣,跟身边的同伴说道:“咱们走吧,或许这老者不方便说话。”

    在接下来的旅程里面,小队里卖弄的九个人轮流去询问偶遇的npc。无一例外,只要一表明自己是在做祝融神族委托的任务,对方就没有话语。

    一路过来,除了确认这里的普通人族npc,非常害怕祝融神族以外,硬是不知道周围这么多山,那一座才是令丘山。

    甚至,就连自己一方已经被人跟踪,都没有注意到。

    见到事情很久也没有进展,肇裕薪有召集起伙伴们再次开会研究。

    他当先分析道:“目前来看,祝融神族在这边的口碑确实不怎么好。只是我们一提起祝融神族,这边的百姓就讳莫如深,完全开展不了调研工作。”

    宛转蛾眉也附和道:“不提祝融神族不能收集那融光作奸犯科的证据,若是一提祝融神族,这边的人便不说话了。”

    悠然经年也叹气,道:“所有人颠来倒去,都只说一句话,就是说令丘山是魔山。我们现在连令丘山在哪都不知道,怎么知道它是不是魔山?”

    “令丘山当然是魔山,这一点你们放心好了。”一个不属于小队里面玩家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朵里面响起。

    “谁在那里?”獬豸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喝问,“藏头露尾的,是打算找死么?”

    一个身材矮小,却穿着一身劲装的少年,缓步从黑暗中之中走出。

    “我若是来找死的,你们早就都死了。”无比自信的话语,配上灿若星辰的眸子,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听他把话说完。

    肇裕薪打了个手势,拦住了想要发作的獬豸,对来人说道:“朋友怎么称呼?不知道,能不能跟我们再多聊几句,关于魔山的事情?”

    “在确定你我是敌是友之前,你们不方便知道我的名字。”少年再次开口,“倒是这魔山,你说一个要烧起来好几次的山,算不算是魔山?”

    肇裕薪定睛打量着这个少年,对方的头顶上并没有弹起状态栏,证明他不会是玩家。而没有任何代表名称的部分被展示出来,则代表对方有可能是一个第一次与玩家接触的npc。游戏的数据库里面,还没有关于他的任何记载。

    既然对方是一个npc,肇裕薪自然就知道应该如何与对方打交道。

    肇裕薪清了清嗓子,来到少年面前:“关于魔山的事情,我希望知道得更多。因为,我们这一次的目标,就在魔山之上。而且,我猜想,你跟我们应该有着共同的目标,对吧?”

    少年现实一愣,随后有些不甘愿地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