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柒肆捌章 山神娶亲

时间:2018-06-13作者:微莲不似荷

    ,!

    到了该送女儿上山这一天,刘事秉虽然有些不甘心将女儿送上山,却依然将女儿打扮成了出嫁的样子。

    由于令丘山的抽风式大火,也让住在山脚下的刘家日子过得十分拮据。

    穷人家的姑娘出嫁,自然没有搬搬抬抬排成长龙的嫁妆。所谓的山神,更加不可能派人来接亲。

    所以说,一切讲究都用的是最简单的。刘事秉夫妇只是给了女儿一身新嫁衣穿着,火红的嫁衣,越看越符合令丘山上这火灾现场一般光秃秃的环境。

    听说,这嫁衣的颜色,是山神最喜欢的。

    没有人在这一刻站出来,告诉新娘子,你今天不能下地,不然以后要操劳一生,受很多苦。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送上山的姑娘,能有命留下就不错了,受苦都是次要的了。

    刘事秉夫妇能做的,只是给上山的女儿,弄了一块遮羞的红盖头。

    送亲的队伍,是由刘事秉夫妇的邻居组成的。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比新娘子还愁眉苦脸的表情。

    那是因为,他们都是来自于同一个村落。几乎每一个人家里,都曾经送过女儿上山。

    他们能自发的来帮刘事秉夫妇送女儿,也只是出于一种抱团取暖的心理安慰罢了。

    送亲的队伍,走到了半山腰,便不肯再走了。不是他们心狠,不想多送新娘一程。他们是真的害怕,害怕自己在山上呆得太久,会把性命搭进去。

    鬼知道令丘山一天到晚什么时候冒火,总没有已经送出了一个女儿给山神当新娘,还要把全村人都搭上的道理吧。

    村民们一个一个来到刘事秉的身边跟他告辞,叮嘱他不要太伤心,凡是要往好处想。最后,都会不自觉地加上一句,别因为舍不得女儿,耽搁太久,把自己也搭进去。

    刘事秉只是点了点头,已经失去了与邻居们寒暄的能力。

    每一个人都一脸沉痛满身理解,却也都只是紧紧地攥了一下刘事秉的手,就当做是安慰了。

    等所有的村民都走干净,原地只留下新娘与刘事秉两个的时候。新年也微微侧身,对着刘事秉说道:“爹,您也回去吧,娘还在家里晕着呢。你在这里耽搁久了,等娘一会儿醒过来,怕是没人照看。”

    刘事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吭哧了半天,才狠狠一咬牙,说道:“闺女,委屈你了。”

    新娘看起来十分尴尬,隔着红盖头连连给刘事秉打眼色。可是,刘事秉此刻又哪有脸仔细观察眼前的新娘子。

    新娘实在着急,开口说道:“爹爹说得哪里话,为人子女的,自当为家里分忧。更何况,我这一去也不一定就是必死无疑,您在家好好生活。等我来年,给你赚回来一个山神女婿。”

    刘事秉此刻,也不知道是应该哭好,还是笑好,只是不住嘴地说着谢谢和对不起。

    那场面,哪里还有一点送女儿出嫁的感觉。

    新娘也真是有一股狠劲,跟刘事秉告别之后,立即转身,头也不回地向着山顶大步走去。

    似乎,这新做的嫁衣,一点也不能影响她的移动。

    刘事秉定定地看着新娘的背影,直到新娘消失在了不远处的一个山头后面,才步履蹒跚地向着山下走去。

    他不知道,那山头后面,早已经有另一队人马,等在了那里。

    看那衣甲锃亮,刀剑齐整的样子,还真的看不出是接亲的队伍。

    当先一个人,身穿一身绣满了红莲的粉白色袍服。他打量了一下正在大步赶路的新娘,对身边的属下说道:“你们说,她蒙着头,能看清楚路么?”

    没有人回答,似乎是被这样一个直接且浅显的问题难住了。

    提问的人两手互握,击出啪的一声响,自顾自地说道:“不怪你们犯难,本座也犯难。他理当是看不清路的,可是他看不清路,又怎么能走这么快呢?”

    身边的属下,仍旧没有人搭话。

    那连续发问者也不恼,继续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本座,就比你们略微聪明一点。因为,本座知道要抓她过来问个清楚。”

    说着话,他看了看左右的属下,有些不耐地说道:“本座在这里说了这么多,你们怎么还没人动手?莫非,本座不说话,你们就都是死人么?”

    距离他最近的两个属下,立即就迈步向前,打算去将新娘掳来。哪成想,却一步也没有迈出去。

    原来是之前说话那个,揪住了自己的两个属下。

    一手一个,将两个属下打翻在地,他哈哈大笑着说道:“本座没让你们动,你们居然敢动,是初来乍到,不知道本座的手段么?”

    那两个属下连忙高呼:“融光神子饶命!”

    原来,这个脾气有些不正常的神经病,就是肇裕薪要找的祝融融光。

    融光一脚一个将两个属下踢到一边,说道:“今天是本座大喜的日子,本座就饶你们一命。真是一群废物,抓个女人都要让本座亲自出手。”

    这一次,融光身后的所有属下,全部都保持了木头人的风采。没有一个人敢随便吭声,生怕触了融光的霉头。

    仗着自己的神体强健,融光一个纵跃,就来到了新娘傍边。见新娘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矮身伸手在新娘腿弯处一捞,就将新娘抗在了肩膀上。

    新娘立即被吓得惊声尖叫,大喊:“你是谁?快放我下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可是山神的夫人!你如此……呜……”

    “女人都是这么麻烦!”融光一把捂住了新娘的嘴巴,“你是山神的媳妇,我正好是山神,你就应该乖乖跟我回去入洞房就是了,哪来那么多话!”

    新娘一听这话,立即就老实了下来。似乎,仅凭融光这三言两语,她就认了命一样。

    融光一愣,随后松开了捂着新娘嘴巴的手,椅了新娘一下,不无担心地问道:“真是晦气,你没死吧?”

    新娘吐出一口气,用有些憋闷的声音回答道:“阿爹来时跟我说了,女人这一辈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扁担,大不了就抱着走。你既然是我的夫君,我自然愿意跟你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