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柒伍零章 颛顼帝

时间:2018-06-14作者:微莲不似荷

    ,!

    肇裕薪刚刚迈步进入大殿,他最不想见到的皋陶就第一个认出了他来。

    “是你小子啊!”皋陶不顾失仪,大呼出声,“你小子怎么又来了?”

    肇裕薪对于皋陶一直就有些害怕,索性向着重黎那边避了一避,才回答道:“我是人王臣子,我为什么不能来?”

    “扯谎!”皋陶大喝一声,正想继续呵斥肇裕薪,却被颛顼帝拦住了话头。

    颛顼帝似乎忘记了肇裕薪是谁,问:“谁给寡人解释一下,这位究竟是谁?”

    皋陶因为咽回自己的话,回话稍微有些慢,一旁的重黎便接替他解释道:“这人叫做翻尘,在祝融峰的时候,臣见过他一面。”

    “这么说,他是祝融氏的家将咯?”颛顼帝微微眯起眼睛,眸子之中神光隐现。

    重黎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也算是,也不算是。”

    “这样么?”颛顼帝将目光聚焦到了肇裕薪身上,看的肇裕薪心中甚至有些发虚。

    重黎看到肇裕薪的样子,微微一笑,稍微上前两步,小声向颛顼帝解释了一下,上一次见到肇裕薪时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哪知,颛顼帝越听越迷糊。未几,已经忍不住出声问道:“这不对吧?寡人记得,融彻前不久才说要为神族子弟求一个捕蛇将军。既然眼前这人是捕蛇将军,又怎么会是你说的那个人?”

    重黎赶忙躬身答道:“臣确实因为这人一句话,放跑了姜慧聪。至于说捕蛇将军的事情,臣未亲眼所见,不敢妄自揣测。”

    “重黎考虑问题细致,不敢随便说,我敢!”皋陶终于找到了接话的机会,“我敢拿脑袋担保,这个就是上一次,仗着人王仁慈,自称什么冒险者,从我这逃脱了罪责的小子。我看他不诚实,不管是上一次还是这一次,一定最少有一次在撒谎!弄不好,两次都是来消遣人王的。”

    皋陶考虑问题的角度很简单,这个翻尘要么就不是冒险者,要么就不是捕蛇将军。终究不可能是一个冒险者,被人王莫名其妙的封了将军。

    甚至,已经开始揣测,这个人就是一个习惯了招摇撞骗的普通人。

    颛顼帝自然知道皋陶的意思,不过,却不能像皋陶一样武断。转头又问了问重黎,道:“你看皋陶说得可有道理?”

    重黎点了点头,说道:“臣以为,皋陶大人说得有道理。臣上一次见到他时,他也是自称冒险者。”

    颛顼帝将目光重新投注在肇裕薪身上,说道:“这就有趣了,孤的捕蛇将军,你不打算给寡人一个解释么?”

    肇裕薪忽然感觉到,自己仗着将军的身份,大大咧咧地来到人王这里参核融光,极有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他没有想过,在他能开口说话之前,人王根本就不相信他的身份。

    可是,来既然都来了,总不能无功而返啊?

    左右不会有生命危险,不如就这么硬着头皮上吧!

    等等,万一这人王,其实跟祝融神族是一伙的,又该如何?那融彻身为神族,不管是出于不屑还是不方便,都不能为难一个凡人。

    这人王,可是人间最大的统治者。要想弄死个把凡人,还不是很随意的事情么?

    越想,越是觉得后怕。肇裕薪此刻,已经恨不得能买一瓶后悔药吃一下了。

    “怎么,理由还没编好么?”颛顼帝明显等的有些不耐。

    肇裕薪知道,自己再不说话,估计就一点转机都没有了。他索性把心一横,在心里呐喊一声,人死鸟朝天!

    随后,开口对颛顼帝说道:“人王,你先不要管我的身份是什么。这人太多,我真是在这不太方便说。等到有时间了,咱们单独聊。”

    “大胆!”皋陶立即呵斥一声,就想要亲自拿下肇裕薪。

    “无妨!”颛顼帝二度拦住皋陶,继而对肇裕薪说道:“孤的捕蛇将军,你说说你是为了什么才这么赶时间。若是理由充分,寡人可以应允优先处理你说的事情。你身份的事,就容后再问,如何?”

    肇裕薪点了点头,说道:“也罢,你可知道,我人族疆域之中,有一座令丘山?山下的百姓,如今过得是怎样的日子?”

    颛顼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重黎。

    重黎点了点头,接话道:“那是南州的一座山,山下有人族村落若干。由于地处偏僻,人口也不算多,眼下那里只有一个南正,还未派驻其它官员。”

    颛顼帝点了点头,算是嘉奖重黎办事还算牢靠。随后,便问肇裕薪:“莫非,你说的事情,与融光神子有关?”

    肇裕薪踏前一步,寒声说道:“你可知道,那祝融融光是怎么当南正的?此刻,我跟你在这里多浪费一刻钟,你的子民就要在水深火热之中多煎熬一刻钟。也便会有更多的凡人,不明不白地死在祝融融光手里!”

    “岂有此理!”颛顼帝大怒,“重黎,寡人不管捕蛇将军说得是真是假,这事情容不得半点含糊,你亲自替寡人走一趟,务必要查清楚。”

    “诺!”重黎躬身领命,却一直盯着肇裕薪,迟迟没有离开。

    颛顼帝自然知道重黎的意思,对肇裕薪说道:“捕蛇将军,重黎去办事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不如,你就在这跟寡人说说,你究竟是寡人的臣民,还是那些自称冒险者的自由民?”

    肇裕薪满面春风,开心地回答道:“能陪人王叙话,是小臣的荣幸。如果人王愿意听,小臣便一直讲到重黎大人回来又如何?”

    “如此甚好!”颛顼帝吩咐道,“皋陶你送重黎出去,寡人要你亲自看守殿门,没有寡人的谕令,绝不能放任何人进来。”

    皋陶答应一声,与重黎一起离开了议事大殿。

    待皋陶将大殿殿门重新关闭之后,颛顼帝就像一个等着听故事的孩子一样,吩咐肇裕薪道:“好了,先在只有咱们两个了,你是要刺杀寡人还是要讲故事,都抓紧一点时间吧。”

    肇裕薪忽然觉得颛顼帝十分有意思,也走上前几步。像一个旅行回来,正在给朋友分享路途见闻的旅游达人一样,一点一点跟颛顼帝聊起了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