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九章 只能死一次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大荒》这款游戏之中,同样名字的怪物,也是分不同的等级的。从想给新人练手的白色普通怪物开始向上递进,依次是蓝色的勇士怪物、紫色的无双怪物、金色的疯狂怪物,以及,红色的噩梦怪物。

    除了对应颜色的怪物,会爆出对应级别的装备以外。随着怪物名字的颜色变化,怪物也会逐渐变得具备更高的ai,以及习得更多额外的能力。

    肇裕薪看了看眼前蓝色的狂化狌狌,在脑海之中,检索了一下自己对于狌狌的能力的记忆。顿时,肇裕薪就好像眼前看到了狌狌的资料与介绍一般,确认了狌狌最擅长的能力,就是健步如飞的敏捷。

    肇裕薪对于狌狌的这种能力,是十分你熟悉的。因为,在学会了狩猎技能之后,肇裕薪没少带人到新手村,集中狩猎狌狌。这全部都是因为,狌狌的肉,实际上是制作增强耐力的丹药的一味原料。

    当然,那个时候的肇裕薪,一方面等级非常高,另一方面也已经有了一身不俗装备。是以,当时肇裕薪与身边的朋友们,都是成片群杀狌狌的。

    这一次,肇裕薪习惯性的冲向了狌狌群。自然也是因为,之前无数次的反复冲锋,让肇裕薪养成了习惯。

    当肇裕薪置身于狌狌群中间的时候,肇裕薪才想起来,自己现在是一个一级小号。不仅自身属性不过关,更加没有任何装备穿在身上。

    刚刚发过昏的肇裕薪,只是警觉了一瞬间,就又慢慢放下了心。因为,在肇裕薪的记忆之中,狌狌是被动怪物,不会主动攻击玩家。是以,就算是身处在狌狌群里面,肇裕薪也不会觉得紧张。

    可是,肇裕薪或许是忘记了。此刻的狌狌已经不再是白色新手怪物,而是蓝色勇士怪物“狂化狌狌”。进入了狂化状态的狌狌,比一般的狌狌,提高了两个等级,就连品质都提升了一个级别。它们并没有因此学会什么犀利的能力,只不过是拥有了主动攻击玩家的能力罢了。

    肇裕薪的心,刚刚松弛了下去。就在全身都最放松的时刻,肇裕薪看到了周围不下五只狌狌,集体向他发动了进攻。紧随在这五只狌狌身后的,还有数量不明的,刚刚被肇裕薪从身边经过而触怒的狌狌,在向着肇裕薪这里赶来。

    面对这样的一个情景,肇裕薪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吾命休矣”。

    就如同,之前慌乱了一瞬间,便冷静了下来一般。肇裕薪这一次,也并没有慌乱太长的时间。因为,肇裕薪这一次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是一个一级零经验的新手账号。就算是死,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更何况,新号最嚣张的地方,就是可以死一万次。

    怀抱着这样的想法,肇裕薪根本就没有操纵着角色先行躲闪。而是,率先唤出人物界面,看向了翻尘这个角色的剩余死亡次数。

    岂料,肇裕薪不看还好,看了之后当时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出现在肇裕薪眼前的,关于“翻尘”这个角色的死亡次数显示为:只有一次。

    从来都没有过重新建立账号的经历的肇裕薪,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剩余一次”,究竟是死过了这一次,就会重新建立账号。还是说,死过了这一次,还有一次死亡的机会。

    好在,肇裕薪此刻,就算是真的被送去重新建立账号,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是以,肇裕薪两眼一闭,就选择了等死。

    伴随着狌狌敏捷的攻击,以及利爪入肉的痛苦。肇裕薪游戏生涯之中第一次,被新手村外面的怪物挂掉了。

    根据《大荒》之中的死亡规则,挂掉的肇裕薪,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出现在了新手村之中。

    复活之后的肇裕薪,第一时间就是查看自己的死亡次数剩余。结果,肇裕薪最不愿意的看到了的事情出现了。自己的剩余的死亡次数,居然还剩下一次。

    对于肇裕薪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无论自己的死亡次数,是不是一个新的bug。自己只要死亡了一次,就应该被扣掉一次的次数。这个一,究竟是变成零,还是直接让肇裕薪再一次重新填写昵称,选择职业与种族。终归是,需要给肇裕薪一个变化作为交代的。

    此刻。肇裕薪复活了,可是剩余的死亡次数却没有变化,显然是不正常的。

    意识到了异常的肇裕薪,本能的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令肇裕薪始料未及的是,周围并不是肇裕薪最熟悉的新手村复活点的样子。此刻,肇裕薪正躺在老族长为他铺好的干草垫上面。

    没有让肇裕薪等多久,老族长那慈祥的脸庞,再一次出现在了肇裕薪的眼前。

    就听。老族长十分惋惜地对肇裕薪说道:“年轻的战士翻尘,我知道你怀有一颗仗剑行走天下的决心。但是,永夜之中的野兽,是十分难缠的。为了救你,我已经将族中最为珍贵的栾鱼丹给你服下。以后,你可千万不要再这么冒失了。因为,没有了栾鱼丹,是没有人可以逃过死亡的。”

    肇裕薪当然知道栾鱼丹是什么东西,那是《大荒》这款游戏之中,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终极丹药。在死亡之前使用栾鱼丹,可以治好任何伤势。在死亡之后使用栾鱼丹,可以恢复一次死亡次数。

    可是,肇裕薪却游戏想不通,一个新手村的npc,为什么会对他使用栾鱼丹。

    此刻,肇裕薪心里,对老族长充满了腹诽。肇裕薪想的是,早知道你有栾鱼丹,我就死到不能再死,然后再建个新号到你这里来骗栾鱼丹了。

    以现在游戏里面的物价,这颗栾鱼丹,保守估计,最少也能为肇裕薪换来一个月的泡面。

    想到了栾鱼丹所对应的泡面,肇裕薪愤恨地看向了老族长的眼睛。似乎是,想要用自己的目光,将老族长身上是否还有栾鱼丹,看一个透彻。

    出现在肇裕薪眼前的,是一个关于老族长的情况的信息栏。

    信息栏上面,如肇裕薪所想那般,描述着老族长的一切资料。这些,肇裕薪并不在意。甚至,肇裕薪之所以唤出npc的信息栏,只是在发泄自己的情绪。

    不过,令肇裕薪大感意外的是。老族长的信息栏里面,居然清楚地写着“胥华老人,胥族分支部族族长,可死亡次数01/01,死亡掉落:栾鱼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