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十章 天亮了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此刻的肇裕薪,再一次陷入了深沉的疑惑之中。如果说,一个玩家能看到中立npc的属性,这并不算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可是,无论玩家与npc多么要好,都不应该出现,玩家可以看到npc掉落信息这种事情。

    等等,为什么老族长的死亡次数,也只有一次?肇裕薪的心中,突然就冒出了这样的疑问。

    毫无疑问,这个疑问,恰恰就是肇裕薪此刻正在经历的事情之中,最为关键的部分。

    在肇裕薪看来,若非是自己已经与npc一样,只要死一次就必须熬过漫长的刷新时间再出现。那么,一定就是说,因为自己利用bug创建了第二个角色。所以,死亡次数也变成了另一个bug。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天晓得,肇裕薪如果用掉了这一次的死亡次数,他是需要再等上一段时间才能建立角色,还是说,之后被刷新出来的角色,已经与他肇裕薪没有任何关系了?

    其实,肇裕薪并不清楚。他被网吧老板“护送”进医院之后,虽然经过急诊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暂时没有死掉,却也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网吧老板在帮肇裕薪缴纳了大量医疗费用之后,也便回到了网吧,继续着经营。

    毕竟,网吧老板的一家,以及此刻正躺在医院里的肇裕薪,全都需要网吧老板赚钱来养活。

    只不过,就连医生也无法说清。肇裕薪仿佛植物人一般的深度昏迷,究竟是因为外伤,还是因为他的意识,此刻正被关在游戏之中,根本就出不来。

    如果是后者的话,天知道,肇裕薪会不会因为在游戏里面死了一次,意识就会被抹除。

    毕竟,游戏之中的任何一个npc,在刷新之后,都不会记得,究竟是谁杀掉了他。

    老族长并没有留给肇裕薪太多思考的时间,见到肇裕薪醒了过来,老族长明显显得十分激动。

    就听,老族长对肇裕薪说道:“不自量力的战士,此刻,永夜已经过去。如果,你真的想要回到自己的部族。我想,我可以送你回去。”

    老族长说到这里,肇裕薪的内心,又再一次燃起了希望。肇裕薪觉得,老族长这样说,就是要发布隐藏任务了。

    不出肇裕薪意料的是,根本就不需要肇裕薪反应,肇裕薪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等待着他确认选项的对话框。

    令肇裕薪顿感大跌眼镜的是,这对话框居然并非是确认接受任务的提示栏。而是,老族长要将肇裕薪拉进队伍的提示栏。

    已经在《大荒》这款游戏之中,驰骋了五个年头的肇裕薪。自然也是没少遇到过,某些特殊的任务,是必需要与npc组队的。

    可是,通常情况,与npc组队,都是需要过剧情的时候,npc才会出现。就算,侥幸遇到了npc需要与玩家同组一队的情况。npc也都是直接就出现在了玩家的队伍里面,根本就不会有npc主动邀请玩家组队,玩家还有权利选择是否拒绝的情形出现。

    连续遇到了太多自己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肇裕薪此刻的心情,其实是有些崩溃的。

    暗自咬了咬牙,觉得自己有必要真的冒险一次的肇裕薪,十分坚定地选择了确认。

    确认了老族长的组队邀请之后,更加令肇裕薪崩溃的事情出现了。那就是,肇裕薪与老族长组成的队伍,队长居然是老族长。

    肇裕薪不禁在心里腹诽了几句游戏设计者的脑残,如果与npc组队,是npc做队长的话。那么,玩家还要玩个毛线啊。

    完成组队之后,肇裕薪一直在等待身为队长的老族长行动。奈何,老族长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恬淡模样,似乎根本就不想离开自己的房间。

    没有奈何的肇裕薪,只得自己主动去催促老族长。

    肇裕薪对老族长说到:“老族长,咱们接下来的目的地,究竟是哪里?”

    老族长一听肇裕薪的问话,顿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随即,老族长回答道:“不自量力的战士,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部族究竟在哪里。”

    肇裕薪一听老族长这样说话,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肇裕薪十分邪恶地笑了笑,随后对老族长说道:“我的家乡在青丘山,不知道老族长去过没有。”

    表面上,肇裕薪是客客气气地回答了老族长的话。实际上,肇裕薪的心里,是在腹诽着这样的一句话:让你说我不自量力,我看你有多大本事。

    果不其然,老族长听到了肇裕薪的话之后,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似乎,老族长也想起了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

    肇裕薪十分清楚,新手村的村长,根本就不能算是什么强力的boss。甚至,如果不是没有人可以随意攻击新手村村长的话,任何一个高等级玩家,都能轻松杀掉新手村村长。

    此刻,肇裕薪口中的青丘山,虽然距离招摇山的新手村不远。但是,青丘山上面,却拥有一种名为“九尾狐”的高阶怪物。

    凭借肇裕薪对《大荒》的了解,基本上,很少有新手村村长,能够不惧青丘狐的围攻。

    正在为自己坑了老族长一把,而暗自窃喜的肇裕薪。突然就看到,老族长郑重地对着肇裕薪点了点头。

    随后,这个名为胥华的老人,便匆匆地更换了一身皮甲,并从居所的墙壁上,摘下了一张十分巨大的牛角弓。

    做完了这一切的准备之后,老族长再一次来到了肇裕薪的面前。对肇裕薪说道:“不自量力的战士,就让我陪你一起回到青丘山吧。”

    老族长说着就率先离开了房间,肇裕薪一边在后面无奈的跟着,一边心里还在无声的呐喊。

    如果,有人能听到肇裕薪的心声的话。他一定户知道,肇裕薪喊得是:没想到,这老头还是个练家子。对了,不许叫我“不自量力的战士”。

    肇裕薪知道,无论自己提出怎样严正的交涉,npc这种喜欢在称呼玩家的时候,加上形容词的习惯,都是不可能更改的。如果想让npc用更好的形容词形容自己,那便必须要尝试着做出一定的成绩。是以,肇裕薪只是在心底呐喊了一下,并没有真的开口与老族长交涉。

    唯一能让肇裕薪觉得欣慰的事情,或许是当他与老族长一同出现在新手村的时候,新手村的白天终于到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