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十六章 还要骗我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感谢谭咏侯同学的推荐票红包,后面剧情咋写,您说句话,我立即抓紧改。

    ——————我是分割线,下面是正文——————

    肇裕薪这边因为所见再度陷入迷惑,老族长那边可没有因为聊天而驻足。

    就见,老族长当先一步迈出了传送阵。随后,回过头来招呼了一下肇裕薪,道:“不自量力的战士,这里就是青丘山了,你的部族在哪里?”

    这一次,老族长再叫肇裕薪“不自量力的战士”,肇裕薪算是真的没脾气了。一方面,是因为,老族长一出手就是无双器,绝对有资格藐视什么都没穿的肇裕薪。另一方面,肇裕薪也是有些陷入了对于沐春风所说的事情的思考,有些回不过神来。

    肇裕薪不明白,沐春风无法进入的传送阵,他为什么可以进入?这仅仅是因为,他跟老族长在一起组队么?

    或许,真相并没有这么简单。无论是从肇裕薪这一次的角色,只有一次死亡次数上来看。还是从,刚才老族长击杀狂化狌狌,只分给肇裕薪一件无双器,而没有任何经验入账来看。

    这些条件,都指向了唯一一个真相,只是肇裕薪并不太愿意承认罢了。

    只有npc不需要依靠刷怪升级,也不会因为与怪物之间爆发了冲突,而收获经验值。

    肇裕薪此刻,完全没有回答老族长的问话的意思。肇裕薪在努力寻找,自己究竟哪里与npc不一样。

    目前,肇裕薪佐证自己还是一个玩家的唯一的证据,便是自己可以与玩家互相加为好友。

    毕竟,任何一个游戏,也不可能让玩家与npc互相添加好友。要不然,那npc刷新了之后,究竟是该记得玩家,还是该忘记玩家呢?

    如果,npc也能有记忆,那么,是不是会追杀曾经推倒过他的玩家?

    想到这里肇裕薪忽然精神一震,对了,一定是这样,自己是有记忆的。有记忆的,一定是玩家不是npc。

    其实,低等级npc,不管有没有记忆,只要有人跟他对话,他无论是回答的话,还是所能起到的作用,都是单一的。而肇裕薪这种,并不能完全确定,死过一次之后,还会不会有记忆的。或许,只能暂时定性为,高级npc。

    更何况,一上来就得到了一件无双器的肇裕薪,根本就舍不得拿自己这个账号做实验。更不要说,这个账号死一次,有可能直接影响到肇裕薪的记忆。

    此刻的肇裕薪,是十分矛盾的。他一方面不愿意相信,自己变成了一个npc。另一方面,却在潜意识里,已经开始惧怕自己真的就是一个npc。

    或许,这是因为,肇裕薪这个npc,只有一级吧。如果,他变成了一个满级的npc,或许,他就会从容一些了吧。

    一个只有一级的npc,就算是人形npc,或许也是npc之中,最底层的存在吧。肇裕薪在npc之中的地位,或许根本就不比新手村门口,供玩家刷经验与白板装备的狌狌,高出多少。

    至少,在面对老族长的时候,肇裕薪是处于绝对劣势地位的。

    这种劣势,首先就体现在:老族长可以不理肇裕薪,但是,肇裕薪却不能不理老族长。

    长久的沉默与思考,使得肇裕薪一直没有回复老族长的问题。这就导致了,老族长的耐心,被肇裕薪消耗干净了。

    愤怒的老族长,一瞬间就将肇裕薪从地上提了起来。

    随后,老族长怒声喝问肇裕薪道:“胆怯的战士,你没有胆量说出你的部族所在吗?”

    肇裕薪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对自己究竟是玩家还是npc的探究之中。是以,他已经可以将一切事情,与自己的遭遇相互联系起来。

    肇裕薪一瞬间就机敏的意识到,老族长是将他当成了一个npc那样对待。不管他这个npc究竟是什么功能,在老族长眼中自己都必须要拥有一个归属。

    可是,肇裕薪自己清楚自己的情况。他在建立翻尘这个角色之前,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玩家。甚至,还是一个藉由带队首推奢比尸,才堪堪有机会跻身“高玩”行列的玩家。

    他,又怎么可能,拥有在游戏之中的归属呢?

    肇裕薪十分努力的瞪大了眼睛,想要呛声老族长。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改口说道:“我记得,就在前面。不如,我们再往前走走?”

    这一次,老族长是真的愤怒了。就见,老族长松开了肇裕薪,将他扔回了地面上,怒声说道:“青丘山只有青丘国一个部族。作为人族有名的大族,青丘国举族迁离了青丘山之后,这里这么多年以来,都不曾出现其他的部族。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

    肇裕薪心里咯噔一下,突然就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这青丘国,已经随着相柳区的开放,变成了相柳区可以选择的特殊种族。原本作为怪物出现的青丘国九尾狐,自然已经被从游戏里面移除了。天知道,他是不是脑子抽了,才会说自己的部族,是在青丘山。

    看着自己与老族长之间的组队状态,以及老族长此刻还是绿色的名字。肇裕薪忽然想到了一个,能够证明自己是不是玩家的办法。

    在《大荒》的规则之中,只有红名npc才能主动攻击玩家,这与野外的主动怪物是一样的。肇裕薪想到的办法,就是主动激怒老族长,看看他会不会攻击自己。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便鼓足了勇气,对老族长大吼一声说道:“我就是青丘国剩余的族人,你能把我怎么样?”

    肇裕薪知道,青丘国的族人,图腾就是九尾狐。就算是玩家选择了青丘国作为角色的种族,在其种族天赋的影响下,也会使角色形象,带上数量不同的尾巴。像肇裕薪这种,一条尾巴也没有的品种。青丘国历史上,恐怕都是很少出现的。

    只是,肇裕薪此刻已经有些顾不上这些事情了。肇裕薪只是想要知道,老族长在攻击他之前,会不会变成红名。如果,npc之间互相攻击,还需要“开红”的话。那么,肇裕薪也只有认命一条路了。

    是以,肇裕薪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瞪大了眼睛,等待老族长拆穿他之后,一掌将他劈死的画面出现。

    肇裕薪意料之中,老族长揭穿他的谎言之后,那山崩地裂一般的怒火,并没有如期出现。

    肇裕薪等待了许久,只是等到了一个妩媚的声音说道:“我倒要看看,这诺大的青丘国,究竟剩下了怎样的不肖子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