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十九章 不如猴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肇裕薪作为老族长队伍之中的队员,作为队长的老族长进入了战斗,他这个队员,自然也就一并进入了战斗。

    按照道理来说,肇裕薪无论如何,也应该帮助老族长一起战胜青丘盼。要不然的话,只要老族长一死,身为boss的青丘盼,一定会自动将攻击目标定为肇裕薪。

    可是,肇裕薪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仅有的一件拥有属性的装备,却不得不摇了摇头。

    漫说,猱穿林只是一件无双器。就算,猱穿林能即刻进化成一件神话器。根本就不曾增加任何攻击力的猱穿林,还是不可能让肇裕薪拥有与野外boss一战的实力。

    只是,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打不打,却是另外一回事。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肇裕薪原本早就已经放下了,从老族长这里接到任何隐藏任务的希望。似老族长这般精明,已经绝了肇裕薪用任何方式来欺骗老族长的念想。

    在肇裕薪看来,自从老族长主动担当队长开始,自己便已经进入了老族长的计划之中。老族长之所以会选择在青丘山揭露他,不过是想要让他无话可说罢了。

    或许,在老族长眼中,肇裕薪就是一个投机者,一个怀着不可说的目的,接近老族长的人。但是,在肇裕薪看来,老族长虽然做事有些绝,自己却仍旧签了老族长太多。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在心底对自己开了一次嘲讽。肇裕薪暗暗对自己说:多个猴还能多三分力呢,我就不信我还不如一个猴。

    嘲讽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如果说,对boss施展嘲讽类的技能,是为了激怒boss的话。那么,肇裕薪对自己施展嘲讽,便是希望获得勇气。

    肇裕薪的希望,获得了正面的回应。肇裕薪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之中,涌出了足够的力量。可以让自己轻易冲破,因为对boss的恐惧,而自缚的枷锁。

    紧接着,肇裕薪微微躬身,瞅准了时机,一个健步,就窜到了青丘盼的身后。

    来到了青丘盼的身后,肇裕薪略微停顿了一瞬间,似乎是在观察,青丘盼有没有注意到他。

    或许,是肇裕薪刚才的动作太快了,又或许是,青丘盼根本就没有将肇裕薪看在眼中。确定了青丘盼没有注意自己的肇裕薪,估量了一下自己还剩下一半多一点的轻功条,猛的窜起,挥动自己的拳头,猛然向着青丘盼的后腰击打了过去。

    一击之后,肇裕薪来不及观察战果,直接就清空了自己的轻功条,让自己远离了战局。

    当肇裕薪再一次回过头来,想看一下自己的成果的时候。肇裕薪清楚地看到了,青丘盼那血红色的名字上面,有一个颜色很淡的红色数字,在逐渐消失。

    奈何,这个数字十分直接而轻松的,就打击到了肇裕薪。

    因为,那个数字写的是“-2”

    两格生命值的伤害,或许仅仅是基于系统判定肇裕薪攻击有效,所做的默认扣减。如果是真实的打斗,肇裕薪这一拳,有可能只是给对方带来了一点压迫感。实际伤害,不要说见血或者破皮,就连痛感都可能没有。

    十分低落得肇裕薪,赶忙召唤出来战斗信息,想要看一看刚才的攻击,是不是出现了误判。

    这一看不要紧,反而对肇裕薪造成了心理上的二次伤害。

    只见,战斗信息的最后一条,赫然写着“攻击内脏弱点,获得伤害翻倍,对青丘盼造成2点伤害”。

    “弱点攻击”,是《大荒》之中的一种战斗方式。玩家在pk或者对抗人形boss的时候,是允许拥有弱点攻击加成的。

    就比如说,同样的技能,同样的装备。一个人击中了对方的后背,另一个人击中了对方的心口。攻击手段虽然一样,但是造成的杀伤力,却不相同。

    因为,任何生物的心脏,都是其要害。若是在没有防护的情况下,心脏部位被击中,自然是会受到更多额的伤害的。

    游戏之中,虽然拥有击晕与击飞效果的设定,却并不可能真的出现,一击将boss打背过气去,随后让它失去一切抵抗能力的桥段。

    是以,对于内脏弱点,关节弱点,要害弱点等等的攻击,便统一被定义为,获得更大量伤害的方式。

    作为一个已经在游戏之中五年的老玩家,肇裕薪自然之后,后腰部位的肾脏,也可以作为内脏弱点被攻击。还可以获得双倍伤害,作为攻击加成。

    奈何,肇裕薪的攻击力,实在是太低了一些,就算是双倍伤害,也是在默认抵扣一格生命的基础上翻倍。

    换句话来说,肇裕薪的攻击力,就算是翻倍,也依然无法攻破青丘盼的防御。

    对着战斗信息发呆了一会,肇裕薪幽幽地叹息了一声,低声度自己说道:“看来,我还真的是不如一只猴啊!”

    这种充满无奈的叹息,配合上肇裕薪那猫腰躬身的样子,特别是配合上猱穿林这件无双器所带来的外贸变化。如果,说肇裕薪是一只猴,或许,真的会有人愿意相信。

    只不过,就算肇裕薪是一只猴,肇裕薪却似乎忽略了,青丘盼,不要说与猴相比,比一般的玩家,都要强力了不少。

    那青丘盼要真是一只猴,肇裕薪这种弱点攻击,打趴下一只猴,还是绰绰有余的。

    毕竟,非人形怪物的弱点,并没有人形怪物或者boss,区分得那么细致。

    自怨自艾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

    就仿佛是一只猴子,突然之间就进化成了一个人一般。肇裕薪再一次站直了身子,这一次,肇裕薪低声鼓励自己道:“就算只能做一只猴子,也一定要做一只,有态度的猴子。”

    如果,我们硬要为肇裕薪身上的变化,找一个理由的话。我想,这一定是因为,肇裕薪的轻功条,再一次恢复了。

    肇裕薪之所以能这么快就恢复自己的全部轻功值,全然仰赖于,肇裕薪用自己的内功值,转化了一部分轻功。

    轻功,一般来说,是角色动作时消耗,停止动作之后,便会一点一点恢复的属性。而肇裕薪,偏偏觉得,让轻功自然恢复,实在太慢。便开始尝试着,用内功转化为轻功。

    事实上,内功、外功、轻功,作为最基本的三种属性,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只不过,却很少有人,用更难恢复的内功,来转化十分容易恢复的轻功。

    从这一点山,我们至少可以看出,肇裕薪的内心,还是有些焦急了。

    甚至,这一次恢复了全部的轻功之后,肇裕薪已经开始抛弃尝试攻击青丘盼的内脏弱点,转而着眼于,攻击青丘盼的致命弱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