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五十一章 我是玩家啊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本来因为实在找不到什么事情可干,直接就在游戏里面睡着了的肇裕薪。在一开始被沐春风的私聊邀请吵醒时,还是很激动的。毕竟,这是连续十多个小时以来,第一个愿意搭理他的人。

    只是,沐春风一上来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着实也是让肇裕薪有些摸不着头脑。

    就听,肇裕薪用有气无力的声音,回答沐春风道:“今天又是什么情况?不说我是外挂党了?”

    沐春风意外的没有废话,直接将一个链接发给了肇裕薪。肇裕薪点开了链接一看,顿时也是有点傻眼。

    首先,肇裕薪并不知道自己曾经被人举报过使用外挂。更为重要的是,发帖子的这个大波妹,肇裕薪对她的昵称,有印象。

    肇裕薪很清楚,在《大荒》之中,一个玩家无论菜到什么地步,重生多少次。以至于,他在起名字的时候,都已经开始不愿意费脑筋的瞎弄。但是,他都没有可能,与别人起同样的一个名字。

    如果,肇裕薪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大波妹,一定就是之前曾经加他好友,任他“干什么都行”的那个女人。

    既然,是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发的帖子。肇裕薪在认真看完帖子之后,还不忘浏览了一下最新的回复。

    回帖的人,主要分为两派。一派认为,肇裕薪只是一个重生的高玩,只不过就是过早被曝光出来罢了。而另一波人认为,肇裕薪就是一个托儿。凡是说他是高玩的,都是神龙公司请来的水军。

    由于,没有任何一个大公会出来,说肇裕薪是他们的人。以至于,认为肇裕薪是托儿的人,在论坛里一度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一直到,有一个人,突然爆出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这个消息的大概意思是,肇裕薪曾经在刚出新手村的时候,就与招摇山新手村村长组队执行过任务。从肇裕薪屏蔽了所有企图分一杯羹的玩家的行为上看。肇裕薪极有可能,是遇到了什么特别的任务,得到了特殊的奖励。这才是肇裕薪能够在pk之中,频频杀人的原因。

    本来,这一点已经足够证明肇裕薪只是一个有奇遇的玩家了。可是,另一方的人,再一次拿出了神龙公司将肇裕薪定义为npc的事情。还顺势反击称,肇裕薪的所谓隐藏任务,也是神龙公司安排来为他洗白的。

    关于肇裕薪身份的讨论,也便僵持在了这里。

    肇裕薪看完帖子之后,只来得及说了一句“这些人是有够无聊的”。随后,揉揉的私聊请求便也响了起来。

    肇裕薪无奈的将沐春风与揉揉都拉进了队伍之中,还没等揉揉开口,肇裕薪便率先说道:“其实,我就是个npc,你们没发现吧。”

    肇裕薪这样一说,揉揉与沐春风单机一同“嘁”了一声。

    沐春风抢先说道:“老大,这招你用一次了,还想蒙事?”

    揉揉也附和道:“我玩游戏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帮玩家开了副本,还能全程带刷的npc。”

    沐春风接着说道:“就是,就算你能全程带刷,你凭什么贪污我们的紫装。快,给我把寒星冷月枪吐出来。”

    肇裕薪知道,沐春风跟揉揉,这是在逗他开心。是以,也完全敞开了心扉,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这是什么情况。不过,我到目前为止,暂时还看不出自己究竟哪里不好。除了……”

    沐春风抢先接口道:“除了什么?”

    肇裕薪叹息一声,说道:“除了我已经进了监狱十几个小时,一直都出不去以外。”

    沐春风不在乎的说道:“那又怎么样,就当挂红了呗……等会,游戏里什么时候出来个监狱?”

    沐春风迷迷糊糊的,揉揉可一点都不乱。

    就听,揉揉说道:“老大,你是说,论坛里直播你pk的帖子,最后那个镜头结束之后,你没有被大刀杀死?”

    肇裕薪无奈地说道:“现在,我宁可自己已经死了。可是,这个真没有。”

    沐春风噗嗤一声,笑道:“好了老大,别逗我们了,我们俩过去找你吧。”

    肇裕薪无奈的将自己眼前的摆设截取了一张截图,顺手就贴在队伍信息里。看到了肇裕薪周围的环境之后,揉揉与沐春风赶忙点开肇裕薪的个人信息。只见,肇裕薪的队伍信息里面,清楚地提示着,肇裕薪在盘古城的监狱里面。

    沐春风嘴快,抢先说道:“老大,原来你真的在盘古城坐牢啊!”

    肇裕薪说道:“是盘古城么?这样吧,你们俩先去升级,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出去。如果能,等你们十五级了,咱们仨在盘古城汇合。”

    情知眼前的情况,只能这样办的三个人,只得解散了队伍。沐春风与揉揉去练级了,肇裕薪这边却也没有闲着。

    在被投入监狱十几个小时之后,终于有人来到肇裕薪被关的石室门口。肇裕薪一看来人,是一个身高体壮,胯下骑着神兽狴犴的壮汉。便知道,这人不管是玩家还是npc,都绝不会好惹。

    就听,来人说道:“我是颛顼人王座前大臣牟陶,人王大人要见你。”

    肇裕薪心道:要见就见呗,我不跟你走,也跑不了不是。

    这般想着,肇裕薪便来到自称牟陶的人身边,躬身行礼道:“有劳大人。”

    牟陶似乎没有什么心眼,开心地说道:“你这娃娃倒也有些礼貌,一会见了人王,认真讲话,没你的坏处。”

    说罢,牟陶便领着肇裕薪,向外走去。经过了七拐八绕,一连串暗无天日的小路,肇裕薪终于重新来到了阳光下面。不过,肇裕薪也知道,自己重见天日的时候,就是要面见人王的时刻。

    果不其然,牟陶下了坐骑,猛推了肇裕薪肩膀一把,催促着肇裕薪来到了一间大殿之内。肇裕薪就见大殿最深处,最高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看不清模样的人。

    肇裕薪虽然能感觉到那人目光灼然,正在盯着自己。却也只能因为自己无法看穿那人面前的珠帘,而觉得无可奈何。

    牟陶当先躬身向那人行礼,口称人王,并介绍了肇裕薪被抓的事情。随后,那珠帘后面的人王,便开口说道:“够了,叫他自己来说。”

    牟陶示意肇裕薪上去,肇裕薪上前几步,学着牟陶的样子行礼后站定。牟陶似乎很是满意肇裕薪的表现,偷偷对肇裕薪微笑示意。

    岂料,肇裕薪接下来开口便说道:“你就是人王吧?我可是玩家啊,你们凭什么关我那么久,还不让我下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