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五十三章 冒充高玩的人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再度硬着头皮对话,并没有为肇裕薪带来任何惊喜。风泣依然认为,眼前的肇裕薪,是一个低等级的npc。用牟陶刚刚才说过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人。

    似乎是想通了这一点,肇裕薪立即就收起了继续对话的打算。因为,在肇裕薪看来,自己不应该继续与风泣纠缠下去。不然的,就连风泣都能看到自己的异常,难保牟陶不会在之后反应过来,再把他抓回去。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只得暂时认命,当起了没有技能的玩家。

    离开了风泣所在的部落,肇裕薪一边专门拣选就连守卫也很少出现的,人迹罕至的路线行走。一面开始思考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毫无疑问,此刻的肇裕薪是有些担忧自己之后的游戏生涯的。因为,如果他一直不能从npc那里学习到技能的话。他此刻看起来比同等级玩家更具备的优势的攻击防御等属性,终究会被逐渐升高的等级消弭掉。就更不要说,此刻他的等级还很低,就算不是恶来那样的满级玩家。随便来几个获得了二三阶称号的的人,都能轻松秒掉肇裕薪。

    肇裕薪并非没有想过删号重练,奈何,肇裕薪发现,自己退出游戏的选项,根本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加上刚才风泣的表现,已经让肇裕薪愈加相信,自己正如神龙公司回复一般玩家时那样,变成了一个npc。

    思及此处的肇裕薪,内心是有些崩溃的。不过,这并不是因为肇裕薪的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事实上,曾经看过无数本网络小说的肇裕薪。对于穿越重生之类的超自然现象,是有着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的。

    让肇裕薪觉得崩溃的事情是,别人穿越,不是带着现代的高科技穿越到了古代,就是先去了未来,学好文化科技,再回来建设现代。可他肇裕薪,居然是穿越进了游戏,还没穿越好,直接从玩家变成了一个npc。尽管,肇裕薪此刻,能像个玩家一样进行游戏。但是,不能学习技能的窝囊情况,是一个穿越者应有的素养么?

    在心里这样问了自己之后,肇裕薪十分怂的选择了认命。因为,就算肇裕薪对于自己的穿越经历有任何不满。甚至,肇裕薪已经将自己的穿越,当成了网友时常笑谈的穿越惨案。肇裕薪都必须全盘接受这一切,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下去。毕竟,npc只能死一次,刷新出来,就不一定还是不是他肇裕薪的灵魂了。

    想到了这里,肇裕薪在内心之中高声喊道:贼老天,你越想弄死我,我越不服。

    肇裕薪这一声呐喊,颇有几分“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味道。只不过,就算是生出了这种雄心壮志,肇裕薪也仍旧没有喊出声来。

    肇裕薪所做的,只不过就是默默地开始寻找野怪,准备继续打怪升级的大业。

    遗憾的是,就算此刻已经过了第一波新玩家涌入游戏的阶段。持续拥有热度的《大荒》,还是吸引了不少玩家的陆续进入。

    此刻,肇裕薪已经尽量选择人少的地方在行动。却偏偏只躲开了守卫,却没有能躲开应龙国这些热情的玩家。

    在发生了几次被围观的事件之后,肇裕薪主动隐藏了自己的名字。此刻,就算有人点开了肇裕薪的个人信息。那人除了肇裕薪的等级以外,什么也不会看到。

    将装备与昵称隐藏起来以后,确实为肇裕薪减少了被围观的次数。只不过,如此神秘的行径,却也引发了许多玩家,对于肇裕薪的行为一窥究竟的**。

    自知已经无法制止网友的肇裕薪,只得无奈的点开了自己的地图信息,想要弄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地图上面,清楚的提示着,肇裕薪此刻,正身处在甘枣山一带。暗自腹诽了一句,“甘枣山上连棵枣树都没有”。随后,肇裕薪便开始留意起脚下的杂草。

    事实上,肇裕薪已经回想起,甘枣山的两大“特产”。其中之一,就是肇裕薪脚下,这经过采集与炼制,可以解除“眼盲”状态的箨草。另一种,自然就是最喜欢吃箨草的“敷鼠”。

    事实上,箨草是一种类似于竹笋壳的东西。只不过,甘枣山上面,敷鼠泛滥。长有箨草的笋子一冒头,就会被敷鼠吃掉。若非,不是敷鼠挑食,不食笋壳。或许,玩家根本就无法发现箨草的存在。

    此刻,肇裕薪并不具备采集技能,也便不会是在寻找箨草。肇裕薪此刻,是在与身边的玩家,抢夺敷鼠。

    肇裕薪从始至终,都不是一个喜欢抢野怪的人。奈何,八级就被抓到了盘古城的他,此刻只能用十级的敷鼠练级。因为,在中洲这张大地图上,可供新手玩家练级的地图,并不多。肇裕薪如果舍弃了敷鼠的话,就必须要到“霍山”这张图,去刷十五级的“胐胐”。

    眼看着自己比胐胐还低七级的等级,肇裕薪知道,就算自己去刷胐胐效率也不会太高。是以,肇裕薪只能在这里与许多玩家一起抢夺刚刚刷新的敷鼠。

    有道是天道酬勤,肇裕薪正找着,自己左前方就刷新了一只敷鼠。肇裕薪二话不说,直接将手中寒星冷月枪一送,就将这只敷鼠挑飞上天。顺便取代了敷鼠,出现在了敷鼠刷新的位置。

    紧接着,也不等敷鼠从天上落下来,肇裕薪便接连刺出四枪,将敷鼠消灭在了半空中。

    直到此刻,肇裕薪身边,才闪烁出各色的光芒。其它发现这只敷鼠的人的攻击,全部都落在了肇裕薪的身上。

    由于,此刻的肇裕薪,与周围的玩家都没有开红。是以,肇裕薪虽然被他们的攻击弄得有些站立不稳,却并没有真正的被扣减生命。

    送来攻击的,是一支组队练级的五人小队。此刻,小队之中,一个叫“萧然野服”的人,正在当前频道大声喊道:“那边那个八级小号,你懂不懂规矩?”

    很显然,萧然野服是在为肇裕薪抢了他们的怪而恼怒。可是,当肇裕薪从信息栏里点开萧然野服的资料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把肇裕薪当小号的人,也不过才十级罢了。

    或许,是为了不在当前频道暴露自己的名字。又或许,压根就不打算跟一个十级的“大号”置气。是以,肇裕薪十分潇洒的转身,挺枪,又挑飞了另一只敷鼠。看肇裕薪的样子,根本就不打算理会这个萧然野服。

    感觉到自己被忽略的萧然野服,当即就有些不开心。再度在当前频道喊道:“那个小号,你拽什么拽,给我滚回来。”

    肇裕薪依旧没有理会他,反倒是萧然野服的队长,一个昵称是“懒踏京华”的人,出声拦住了萧然野服。

    懒踏京华说道:“萧然,别这么冲动。对方只有八级,若不是拥有什么附带技能的武器,就是单纯凭借操作将敷鼠挑飞上半空的。”

    萧然野服不服气地说道:“那又怎么样?”

    懒踏京华说道:“这两个情况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说明,他不是我们眼下应该招惹的高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