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八十七章 夜魇到来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录制视频的那个人,其实真的就是夜魇工会的成员。他的昵称,叫做“绿肥红瘦”。此刻,他正将自己录制的视频,发送到公会频道。

    白毛绿水:能确认那个人是翻尘么?

    绿肥红瘦:我跟了他很长时间,就为了弄清楚他的实力如何。所以,我十分确定,他就是翻尘。

    白毛绿水:依你观察,他的实力如何?

    绿肥红瘦:还算中规中矩,应该算不上很强。唯一的亮点,应该是他的宠物。不过,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白毛绿水:不要过早的下结论,我刚刚了解了一下,春风又绿与透绿窗纱就在英山附近。我这就让他们过去找你,你们三个汇合了之后,去翻尘被怍牛围攻的地方看看。记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绿肥红瘦答应了一声,就开始等待春风又绿与透绿窗纱的到来。

    其实,绿肥红瘦知道,白毛绿水为什么一定要他们过去看看。那是因为,被怪物杀掉的玩家,极有可能因为掉级,抵消大量的红名时间。

    尽管,红名死亡掉落装备的惩罚是一致的。还是有大量的红名玩家,会选择冲进主动怪物密集的地方自杀。这样,一方面能抵消红名,另一方面也不会被其他玩家捡了便宜。

    对于夜魇工会来说,自然不会在乎,肇裕薪死了会掉落什么。他们所在意的只是,肇裕薪是不是真的死了。万一,因为这一次死亡,肇裕薪的红名时间结束了。那他们夜魇工会就尴尬了。

    是以,他们必须要去确认,肇裕薪是否爆了什么东西在刚才的地方。不然,一直到下一次发现肇裕薪的踪迹,整个夜魇工会都会因为区区六百金币,而不得踏实。

    至于说,此时此刻的肇裕薪,也确实是身处即将扑街的边缘。

    当数十只,无论平方面积还是立方体积都是他数倍的怍牛,将他淹没的时候。肇裕薪一度,甚至失去了抵抗的意图。

    只不过,与其他玩家不同的死亡记数模式,还是给了肇裕薪绝强的求生意志。

    在被一只冲来的怍牛,成功撞飞出去之后。肇裕薪一面问候着素未谋面的母怍牛,一面凌空向着另一侧的一只怍牛,发动了寒星夺魄技能。

    身子在半空之中的肇裕薪,失去了发动冲撞的条件,只能选择武器附带的寒星夺魄技能。好在,寒星夺魄刺,还是十分给力的。肇裕薪几乎只是眼前一花,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了那只怍牛的牛头上。

    虽然已经升到了二十五级,但是,肇裕薪还是不具备学习骑乘技能的条件的。更可况,就算是学习了骑乘技能,恐怕也没有人会捕捉一头浑身怪肉纠结的怍牛,来当坐骑。

    一面死命的揪着牛角,防止被怍牛甩飞出去。肇裕薪还不忘用脸颊贴了帖,他偶然整理背包,才换上的猞猁肩甲。

    毫无疑问,若不是这个无双器肩甲,让他的防御与生命,又有了一定的提高。或许,二十五级的肇裕薪,早就被同样级别的怍牛,一头顶死在了刚才的位置。

    心里连续叫了好几个侥幸之后,肇裕薪也不得不佩服怍牛的攻击力。若不是,这些怍牛的等级确实也太低了一些。肇裕薪都有一种,在他再次成立工会之后,组建一支怍牛骑兵队伍的冲动。

    怍牛的冲阵技能,作为一个集体技能,来的快速,走的也特别的迅捷。

    没能将肇裕薪顶死在当场的怍牛们,一点也没有停留与迟疑,直接就好像来时那样,带着漫天的烟尘离开了。

    当然,在离开之前,被肇裕薪抓着牛角的那只怍牛,还不忘用尽全力一甩牛头,直接将肇裕薪甩飞了出去。

    本来就已经有了一定的晕船感觉的肇裕薪,这一次当真是有些“晕飞”了。

    完全失去了控制力的肇裕薪,最终被甩上了一颗橿树的枝桠之间。那模样,就好像是被猎豹吃剩下的半片食物。因为特别好吃,被猎豹珍藏一般的挂到了树杈上面。

    正在树杈上面“醒酒”的肇裕薪,还没有完全恢复对身体的掌控能力,就看到三个鬼鬼祟祟的人,来到了他刚才被怍牛袭击的位置。

    这三个人,自然不是别人,恰恰就是绿肥红瘦三个。

    肇裕薪左右也是没有事情做,便挨个点开了三个人的信息栏。

    当肇裕薪注意到,这三个人的公会标识,与看绿浅深以及采绿洲边,是一样的时候。肇裕薪特意点开了对方的公会信息看了一眼。

    当看到对方的公会名字,赫然就是夜魇的时候。肇裕薪在心里腹诽道:这什么夜魇工会,都是老婆偷人的人组成的么?怎么,每一个人的名字里,都有个绿字?莫非是因为,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必须带点绿?

    虽然腹诽着夜魇工会的恶趣味,肇裕薪依然不得不感叹,夜魇工会真有钱。

    那个绿肥红瘦,也是刚刚才二十五级,用的就已经是二十五级的无双器武器——“月牙妖刀”。

    尽管,绿肥红瘦身上的穿着,并不能做到清一色的无双器,却也都是二十五级才能装备的装备。比肇裕薪身上那身,十五级手工制作的蓝装,要强上了不少。

    另外两个跟在绿肥红瘦身边的人,虽然都是二十级,却也是人手一把无双器武器。

    春风又绿,用的是一对名为“雌雄虎头刀”的双刀。而透绿窗纱则用的是,一对名为“雌雄星月刀”的双刀。

    肇裕薪静静地看着这三个人认真看地的样子,足足有一分钟时间。似乎是在思考,自己惹上的是怎样麻烦。

    在肇裕薪看来,眼前三个人这一片叶子一样的夜魇工会的标志,是不会假了。那么,自己极有可能就是像恶来说的那样,是因为杀了看绿浅深,被夜魇工会报复了。

    至于说,那一件血衣六百金币的事情。虽然仍旧有疑点,却也有可能是夜魇工会在故布疑阵。

    不过,无论有没有幕后主使者,夜魇工会要杀肇裕薪的事情,是不会错的。那么,肇裕薪也并不介意,先下手为强。

    就见,肇裕薪翻身从橿树枝桠上跃下,手中长枪枪尖冲下,径直刺向了绿肥红瘦的的头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