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九十章 羊大六尺为羬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突然闯入的人,恰是凌嘉懿。

    此刻,她完全没有在意肇裕薪那有些尴尬的话语。或者说,她更在意的,应该是与眼前的对手pk。

    原本在兵器长度上比较吃亏的春风又绿,此刻见到使用拳套的凌嘉懿。自然是多了几分,之前并不存在的威风。

    似乎是十分在意,自己之前被凌嘉懿打断了技能。此刻的春风又绿,极力想要使用双虎回旋来分出胜负。

    凌嘉懿拳套的攻击范围,几乎就只在身前一点点的距离。在与春风又绿的对攻之中,当真是当得起一寸短一寸险的形容。

    那场面,看在肇裕薪眼里。有好几次,都是春风又绿手中的虎头刀,紧贴着凌嘉懿的胳膊划过。

    若不是没有看到代表伤害的数字,肇裕薪都有些怀疑,凌嘉懿是不是已经被割伤了。

    似乎是为了保证应变与攻击的速度,凌嘉懿与春风又绿两个人,默契的没有使用任何技能。就这么使用普通攻击,你来我往的进行着快速的攻防交换。

    呆在一旁无聊的肇裕薪,先是出声对春风又绿说道:“我说,你们夜魇的人,怎么这么不专业,我才是你们的目标好吗?”

    “别叨叨,一会弄死你,别着急。”春风又绿矮身躲过了凌嘉懿连续两计勾拳,如是说道。

    见春风又绿似乎十分喜欢与女人打架,肇裕薪只得从凌嘉懿这边下手。

    肇裕薪对凌嘉懿说:“我跟他还没打完呢,你能不能让我们把架打完?到时候,你就是杀上夜魇总部,我也不管你。”

    这一次,肇裕薪似乎惹到了众怒。凌嘉懿与春风又绿一同开口,吐出同样的一个字:“滚!”

    肇裕薪的游戏角色,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摸鼻子,这是游戏里面,全体玩家都可以做的动作。甚至,还有一个专属的表情,可以不需要玩家真的摸鼻子,就可以做出这个动作。

    原本的肇裕薪,很少在游戏里面做这个动作。这一次,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动作。

    好在,另一边的两个人,并没有太过注意肇裕薪。就算注意到了肇裕薪这个动作,恐怕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异常。

    不过,肇裕薪身上真正的异常,却是在这个摸鼻子的动作之后出现的。

    肇裕薪心道:老虎不发猫,你们当我不存在啊!

    想着,肇裕薪就一个冲撞,撞向了春风又绿。

    正在躲闪凌嘉懿的快攻的春风又绿,一个躲闪不及,便中了这一次的冲撞。

    偏偏,因为春风又绿的等级,比肇裕薪还低五级。这个冲撞附加的眩晕,便再一次在春风又绿身上起了作用。

    春风又绿这边一晕,正在与他对攻的凌嘉懿来不及收手。手上的打击感上来之后,凌嘉懿又加了一个流水落花技能,才堪堪停止了动作。

    可怜的春风又绿,连续被偷袭打断动作两次。还被凌嘉懿一招流水落花,送出去很远的距离。

    若非是春风又绿,走的是攻高血厚的路子。或许,就是这两次被偷袭,便可以直接送他去复活点。

    这边春风又绿,刚刚被推出去。意识到肇裕薪突然加入的凌嘉懿,突然就不乐意了。

    凌嘉懿对肇裕薪大声道:“你这人有毛病啊,没看见那是我的怪么?抢什么?抢怪有意思啊!”

    肇裕薪哭笑不得地回答:“注意用词,对手再弱,也不能当怪打啊。”

    再看凌嘉懿,气哼哼地走到仍处在眩晕状态的春风又绿身边。

    “你有多高?”凌嘉懿问。

    “一米六五....”尽管有些迟疑,春风又绿还是下意识地回答了问题。

    凌嘉懿听了之后,很不厚道地推了春风又绿一把,就算是结束了这次对话。

    随后,凌嘉懿对肇裕薪说道:“古时二十六厘米为一尺,这货已经六尺有余。有道是,羊大六尺谓之羬。他哪里是对手,明明是一只羬羊嘛!”

    肇裕薪突然觉得,凌嘉懿说的话逻辑十分通顺。顿时就让肇裕薪,生出了一种无从辩驳的感觉。

    当然,肇裕薪还算好的了。至少,被当成羬羊的不是他。

    另一边,被当成了羬羊的春风又绿,心里可就有些不是味道了。

    此刻的春风又绿,也就是正处在眩晕之中。要不然,他绝对有一种,抽自己大嘴巴的冲动。

    春风又绿十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嘴贱,去接凌嘉懿的话。现在,不仅被对方联手欺负了,还自己提供数据,让人家羞辱了一把。

    又羞又怒的春风又绿,在眩晕解除当然一瞬间,便爆发了。

    只不过,这次的爆发,并不是冲上来,找肇裕薪与凌嘉懿之中的任何一个拼命。

    就见,春风又绿猛地向后跳出一大步,说道:“你们人多欺负人少,有种别走,等我叫齐了兄弟,回来再跟你们打过。”

    说完,春风又绿身上颜色一暗,紧接着便消失在了原地。

    肇裕薪与凌嘉懿再向着春风又绿的方向观瞧,就只能看到地上隐约的一道黑影,向着远方窜去。

    春风又绿使用的,是侠士类职业的技能——“遁隐”。

    原本,遁隐这个技能,是可以被预先做好了准备的人用群攻打断,逼出使用者的。只不过,肇裕薪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春风又绿会逃跑。是以,失去了出手的最佳时机。

    “这什么狗屁夜魇工会,他们不是说,宁可战死也不逃跑的么?”肇裕薪还没说话,凌嘉懿却率先大呼起来。

    肇裕薪一听凌嘉懿话头不对,立即转过身来问她道:“听你这话,来得时间不短了吧?说,你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

    一直都是以超级强势的态度示人的凌嘉懿,这次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嗫嚅着,似乎是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那突如其来的羞恼模样,看在肇裕薪眼里,居然有几分含羞带怯的意思。恍惚之间,险些让肇裕薪看得痴了。

    遗憾的是,这种美人含羞的模样,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瞬间。凌嘉懿随后,就将这种情绪,转变成为了愤怒。

    凌嘉懿大声道:“喂!我救了你啊,你不说知恩图报一下,至少不应该把我当犯人审吧?你这么做人,是没朋友的,好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