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壹陆章 孤单的旅程(下)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揉揉着急地说:“就让我进去看一眼吧,我就想知道他是不是在这里住院。”

    保安乙:“姑娘不要着急,你可以等早上八点以后,再去找值班的护士查询有没有你要找的病人。”

    揉揉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进不去了。是以,只能抱着箱子,在医院的走廊里面,静静地等候保安说的“八点以后”。

    t市的冬天,夜晚尤其寒冷。两名保安看不得揉揉孤单无助的样子,专门找到值班的护士,为揉揉借来了一床毯子。

    揉揉裹着毯子,蜷缩在平时病人坐的等候椅上面,静静地等待着。

    没过多久,天边的第一道曙光,就刺破了黎明前的黑暗。t市的早晨,终于展露出了它的头角。

    冬季的t市,天亮的时候,就已经是七点钟前后了。

    上白班的护士和大夫,很快就来到了医院里面。作为医护人员,他们的工作时间是只有工作的。如果想要在上班之前,饱餐一顿,并及时清醒过来。他们只能早早来到医院,提前做好准备。

    揉揉拉住了一个住院部的护士,请求对方,帮她查询一个叫“肇裕薪”的病人。

    是的,揉揉的老大,就是肇裕薪。虽然,她并不知道,她现在每天叫的“翻尘老大”,其实就是她原本认定的那个老大。

    正在交接班的护士,原本不希望被人打扰。因为,根据交接班制度,一旦被打断了交接,便要重新核对工作与患者的各种情况以及信息。

    不过,当护士看到揉揉那熬了一夜,如小兔子一般通红的眼睛的时候。护士那原本就不怎么坚硬的心,还是变得柔软了许多。

    连续拨打了几个电话,终于帮揉揉确认了,肇裕薪应该住在十楼的病房里面。揉揉用带着哭音的声音,说了无数个“谢谢”。

    护士简单地安慰了揉揉几句,便把她送上了电梯。当揉揉从十楼的电梯门里面出来的时候,却正好看到许多医护人员,推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走上另一部电梯。

    原本,白布盖过头顶,就意味着这个人已经死了。很是胆小的揉揉,平时轻易是不敢去看这些东西的。

    这一次,揉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却仔细看了几眼那个被运走的尸体。

    尸体脸上盖着白布,揉揉并没有看到任何有效的信息。

    待尸体被运上电梯之后,揉揉迈着胆怯的步子,来到了十楼的值班护士站。

    原本,护士是想要告诉揉揉,探视时间是上午十点的。当揉揉提出,只是来确认病人究竟住在几床之后。护士或许是因为看到揉揉那柔弱的样子,有些心软,便帮她查询了一下。

    值班护士惊讶地说:“肇裕薪刚刚被送走了!”

    听了值班护士的话,揉揉莫名的想到了之前那具尸体。

    揪着一颗心的揉揉急迫地问:“什么时候?为什么?”

    值班护士仔细看了看面前的电脑,回答:“就在刚刚,好像是因为很久都没有交住院费。”

    “我有住院费,我给他交!”揉揉大喊,随后又变成大哭,“你们为什么要送走他,你们怎么能不救他……”

    见到揉揉哭得十分伤心,护士连忙过来帮揉揉擦眼泪。并尝试着,看看能不能安抚揉揉的情绪。

    一心认定肇裕薪已经死了的揉揉,越哭越厉害。嘴里面,只是重复着“你们为什么要让他死”之类的话。

    护士等揉揉哭累了,才尝试着对揉揉说道:“其实,他送来的时候,就一直是植物人的状态……”

    护士说到这里,揉揉猛的抬起了头,看向了护士。揉揉的这个举动,吓得护士一下子就止住了话头。

    揉揉心里清楚,她的浅初荷姐姐,是真的没有骗她。而且,她在这一瞬间,也突然理解了,浅初荷为什么想要退出游戏。

    那是因为,他们最信任的老大,已经变成了植物人。已经不能再带领他们,在《大荒》之中,完成称霸全服的小目标了。

    揉揉虽然外表柔弱,却要比她的那个浅初荷姐姐,更加坚强许多。揉揉一方面在心里对自己说:别让我知道,是谁吧老大害成这个样子的。

    另一面,揉揉却用颤抖的声音对护士说:“继续说,我在听。”

    护士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们平时做这种工作,见惯了生死,有些看法可能很你们这些亲戚朋友不一样。要是说得你不舒服了,你也别见怪。”

    揉揉没有接话,只是点了点头。

    护士接着说道:“其实,他这个样子,家里条件又不是很好。一直待在医院,靠输进去的液体,与身上插着的管子活着。其实,也挺累的。”

    揉揉知道,护士说得是事实。尽管,这话说得有些不近人情,揉揉却也没有发作,仍旧是点了点头。

    护士似乎看出了揉揉脸色不好,接着说道:“其实,他家里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多数时候,来探视他的除了他父亲,就只有你这样的朋友来过了。原本,他父亲的意思是,倾家荡产也要让儿子醒过来。奈何,这句话的前半部分,却先实现了……”

    护士的话语之中,可以看得出来,暗藏了许多的伤感,以及无奈为之的小幽默。

    揉揉虽然伤心,也看出了护士的用意。是以,揉揉努力收住了眼泪,对护士说:“之后呢?”

    护士说:“之后啊,他父亲说,如果今天早上还筹不到钱,就不给他治了。还特意提前就签好了文件,拜托我们今天一早,帮他儿子撤下所有的监护设备。他怕他到时候亲眼看着,狠不下心……”

    说实话,揉揉还是有些愤恨,肇裕薪的父亲不给肇裕薪治病。原本,揉揉还特意从浅初荷那里,要来了肇裕薪父亲的照片。打算看过了肇裕薪,顺便去看一下他的父亲。

    这会,揉揉从手机中找到了那张照片,满怀怨怼的看了一眼。

    随后,揉揉对护士说:“既然家属已经签字,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我能不能去看他最后一眼?”

    护士点了点头,将停尸房的位置,详细地跟揉揉说了一遍。又送揉揉登上了电梯,才松了一口气。

    揉揉依照护士的指点,来到了停尸房。原本,不是家属的话,是不允许随便进入停尸房去看尸体的。是以,揉揉不得不再一次哀求停尸房的值班人员。

    值班人员被揉揉磨得有些受不了,开始翻看尸体的进出记录。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并没有找到名为肇裕薪的记录。

    确切的说,值班人员并没有翻完全部的记录。因为,这个时候,正好有一具车祸死亡的尸体,需要进入。

    揉揉忽然听到,这句尸体的名字,似乎也姓肇。不由得,强忍着恐惧,多看了几眼。

    尽管,那张脸已经因为车祸,变得有些扭曲。揉揉仍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肇裕薪的父亲。因为,这张脸,与她刚刚看过的照片,几乎一样。

    此刻,在尸体的手中,仍旧捏着那一小叠,正在滴血的百元大钞……

    (第一卷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