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非典型网游文 第壹贰叁章 止咳糖浆

时间:2018-04-01作者:微莲不似荷

    感谢pc叔地月票支持,

    再次感谢pc叔投来月票支持。

    ——————我是分割线,以上内容不收费,下面是正文——————

    说话的时候,谭咏侯也一直在注视着肇裕薪这边的动向。

    见肇裕薪喝下了一瓶药水,谭咏侯的神情也是同步一松。

    等到肇裕薪说自己要努力的时候,谭咏侯也不忘笑着啐道:“你小子,居然趁这个时候喝止咳糖浆。”

    “止咳糖浆”,其实并不是肇裕薪刚刚喝下的药剂的名字。那个药剂,其实应该叫做“白蓰药水”。

    白蓰,是南洲仑者山的特产。

    仑者山上面有一种矮树,大概也就比稻子高一些,甚至都还没有玉米高。但是,这货却是货真价实的树。这种树,剥开树皮之后,会流出一种看起来像油漆,闻起来却像糖浆的红色粘稠液体。

    这个红色粘稠的液体,就是制作白蓰药水的主料。用它做出来的白蓰药水,可以在一段时间之内,恢复玩家一定量的血量。还可以,在一瞬间,就恢复玩家全部的轻功值。

    因为,这个药水的味道与颜色,实在是与咳嗽时喝的止咳糖浆太相像。是以,在玩家之中,有许多人主动忽略了“蓰”这个生僻字,不去深究它的读音。直接就将白蓰药水,称呼为了止咳糖浆。

    喝下了止渴糖浆,肇裕薪或许在第一时间,还享受不到恢复血量的收益。但是,重新恢复了轻功的他,却足以做到很多事情了。

    肇裕薪猛的发动冲撞技能,冲撞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末世公会玩家。

    等级差距在十级以上,肇裕薪完全不能将目标撞晕。甚至,就连冲撞本身所能造成的伤害,都因为等级压制,被抵扣了一部分。

    好在,肇裕薪原本的目的,也不是击晕对方。肇裕薪之所以撞击这个昵称是“苔痕满”的玩家,目的只是为了让他当肉盾。

    《大荒》之中许多攻击,在击中目标之后,都会透过目标的身体,继续影响一段距离。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与游戏里面关于攻击范围的设定有一定的关系。

    这种关系,在攻击范围之外,还形成了一种有关于攻击的“影响范围”。这种多出现在侠士职业pk时的影响范围,与贤士职业发动大型技能时的覆盖范围,有着大致相当的作用。

    原本,肇裕薪根本就不会在乎这种具有影响范围的攻击。奈何,之前连续两次的无限划过,已经让肇裕薪多少带上了一定的心理阴影。

    现在,有了苔痕满这个肉盾,一切就变得又不一样了。

    只要是与苔痕满同一个团队的玩家,因为团队玩家之间不能互相攻击。是以,透过苔痕满身体的攻击,再打到肇裕薪身上,便不再产生任何伤害。

    就是借助了这个规则上的漏洞,肇裕薪直接在包围圈上面,撕开了一条口子。

    脱离了侠士职业好似铜墙铁壁一般的包围圈,肇裕薪一下子就从一只困兽,进化成为了扑入羊群的老虎。

    如果说,比肇裕薪高十级的侠士玩家,只要穿戴整齐,就不是肇裕薪能轻易杀死的话。那么,同样等级的贤士玩家,也鲜有能抗住肇裕薪的攻击手段的。

    仗着身法上面的优势,肇裕薪指东打西,悠忽来去。每隔几秒,都会直接用花蟒缠身,卷飞一个末世公会的贤士玩家。

    随后,在这个贤士玩家被连续九次攻击打到空血,好像没头苍蝇一般逃跑的时候。肇裕薪便会一招浮光掠金跟上,直接取代那个贤士玩家,出现在他消失的地方。

    这种打法,使得原本就有些神出鬼没的味道额肇裕薪,行动起来更加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

    肇裕薪与谭咏侯的双线开花,使得末世公会玩家们心里最后一点坚持,也如土崩瓦解的危楼一般,消散在了尘埃之中。

    末世公会的玩家,原本是占据绝对人数优势的一方。此刻,却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逃窜。

    多数玩家,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跑向安全区。而且,就目前的形势来看,似乎也只有安全区方向的沐春风三人,才是最好惹的对手。

    当大量的末世公会玩家,涌向蜃楼城的时候。沐春风却带着揉揉与细叶谁裁,站在了大路的正中间。看上去,沐春风三人,是打算拦住末世公会玩家的去路。

    模式公会的玩家,就像是在嘲笑沐春风三人的不自量力。根本没有任何迟疑地,就冲了上去。

    看那样子,似乎是认为只凭自己一方的脚步,便足以踩死沐春风三人。

    神奇的一幕,随之出现了。不仅仅是沐春风三人,依旧嚣张的站在路中间的位置。妄图踩死沐春风三人的末世公会玩家,也以比之前冲过去更快几分的速度,退了回来。

    他们畏惧的,自然不是沐春风三个。让他们生出逃命的念头的,是沐春风三人身后的人。

    也不知道,沐春风是什么时候,将他们遇到埋伏的事情,在夜魇工会里面提了一句。

    原本就是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的夜魇工会玩家,一瞬间就兴奋了起来。

    身为会长的绿杨芳草发话,说:“收割末世公会的血衣,让暮雨清秋拿金币来赎。”

    这之后,夜魇工会合适等级的杀手们,便疯了一样的涌到了南洲的蜃楼城。此刻,他们只是本着不欺负小号的原则,先出面与末世公会的玩家打了一个照面。

    随后,他们有可能就会直接化身死神,开始收割,末世公会玩家的生命。

    眼见着事情闹大了,自己一方绝对不可能是夜魇工会的对手。之前一直负责盯梢肇裕薪的那个暗积尘,偷偷跑到暮雨清秋身边,问道:“肖少,现在怎么办?”

    暮雨清秋语气之中,带着深深的疯狂,说道:“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要管,先给我杀掉翻尘,其它的都不重要。”

    暗积尘迟疑,道:“可是,弟兄们这么多人换肇裕薪一命,是不是有点亏?”

    还没等暮雨清秋发话,高楼残照直接吼道:“又不是真死,怕个鬼?再说,肖少不是说了掉一级给十金币重练么?自己勤快一点,不就什么都有了么?”

    单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暗积尘对于暮雨清秋的忠心,远不及高楼残照。

    只不过,高楼残照的忠心,究竟是表现给暮雨清秋看的,还是别有用心,就只有高楼残照自己知道了。
小说推荐